2016-06-28 17:23 | 作者:庭院深深 | 散文吧首发

时候,我看家里的老寿星年画,总稀奇寿星公公那两道长长的白眉,长到和白胡须一般长。小小的我,站在年画前百思不解。后来,父亲告诉我,那两道长白眉是长寿的象征。年画里的寿星公公,总是笑眯眯的,手杵龙头拐杖站在画里的仙境处,一付慈眉的样子。

电视剧《西游记》里的人物之一,太上老君的眉毛也是白的,长的。不过,他的眉毛看起来有点凶。尤其他把手中的拂尘一甩,闭目念起咒语,启动三味真火火烧孙悟空时,真是觉得他好可怕,跟着不喜他的白眉。记忆里,白色的,长的眉毛只在神话世界里的神仙才会有。

父亲年老了,身体多病,可他的眉毛现在越老越长长,有点像寿星公公的眉,弯弯的垂下来。我见了父亲总笑着对他说:“大大,你的眉毛长这长,说明会长寿呢!”父亲听了总会笑。我心里祈盼着,父亲的长眉,真的是长寿的象征。这样的话,他能陪伴着我们久一点,再久一点。父亲活在世上,我还有家可回,有根可寻。

曾看过许多部武侠小说,很喜欢那些手持一把剑,行走江湖除强扶弱的大侠。而小说里对这些正面人物的眉描写一般都是:“斜飞的英挺剑眉。”想象着长这样的眉的男子,身上都一股正气吧。说到正气之眉,现实世界里,我只推崇周恩来总理那两道浓眉,是真正的英挺,正气。良人的眉,亦是英挺的,或许当年喜欢上他,因这两道好看的浓眉。

由香港演员郑少秋扮演的楚留香,在我看来,古装造型是最潇洒英俊的。只见他,长身玉立,白衣飘袂,手握一把纸扇,一回眸,一展扇。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带着笑意,弯弯的,似空里皎洁的弦月,迷倒众生。那一刻我才知,男人的双眉里,还掩藏着风流。

某天,在网络空间,得了几张细眉细眼女子图,心下欢喜着收藏了。喜欢这样细眉,细眼的女子。我小时候画图,每每画美女,就是这样一个细眉长眼,樱桃小口的女子。想象这样的女子,她不声不响坐在那儿,只要细眉眼偷瞄你,那魂儿就会被勾了去,这样的眉目风情,普通的女子,学都学不来。

动画片《葫芦兄弟》里有个蛇精,那眉亦是就是细长细长的,眼睛虽大,但一笑就眯成一条缝。蛇精的双眉在影片里,那真是千姿百态:有惊恐时的挑眉,有咯咯大笑时的波浪眉,有拋媚眼时的弯弯眉,有狡诈时游离眉。痴想,只有在动画片里,女妖精们的一双眉因情绪的变更,有着不同的变化。现实中的人,哪有这般灵动的双眉。

古人以柳叶眉,为美。今,已不崇尚。多年前,女人们都去纹眉,可我总觉不好看。粗粗黑黑,不自然,且显老气。后来的日子,又流行绣眉,眉毛弯细适中,自然许多,可心里依然不喜欢,喜自然的一切美,包括眉毛。我的眉,又清又淡,远关之,淡淡无痕。想来,与母亲从未给我剃过胎毛有关。没人赞过我的眉,可自己喜欢把它修得干净,细致。喜欢,那一句,眉目清秀。年轻时,甚至希望,遇一良人,看过此眉,可柔唤一声,眉儿。然,携手一生的良人,寡言少语,此事,只能藏于心中,成为我心底的一个秘密。

琼瑶的电视剧《哑妻》,有一幕,柳静言为方依依画眉的画面,到如今记忆犹新。原来,好的爱意绵绵的婚姻里,还可以得夫婿为之画眉的宠爱。那时,真是羡慕啊!一颗女儿心涟漪着。自想将来,觅得如意郎君时,定让他画眉一回。或可以如诗所写:“妆罢低语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那么的,娇羞问一回。可,好多年过去,这些为眉尖上的浪漫事,一件也没做过。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从没画过眉,但为了要一个眉清的形,常常去理发店修眉,几下就搞定。浪漫是一回事,生活又是一回事。

不过,我有个习惯,与陌生初见,总是先看别人的眉形。一众看来,眉形好看的,大都是聪慧有修养的人。男人的眉形乱,我可以理解。但身为女子,则需时常把眉修饰,穿干净的衣裳出行。有时,我迎面路遇一普通女子,或见其精致的眉形,会不由多看一眼,这样的女子亦美的别样。

有人说,眉宇间,是一个人的精神住址。所以有的人看着,眉目,温和,淡然。众生百态,便有百态之眉。我多想依心修一份明净的眉宇,如那几个字:花明眉清。或许有一天,眉尖亦可飘出一朵花的暗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