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下留人,却留不住自己的爱情

2016-06-24 09:59 | 作者:唯美成殇 | 散文吧首发

风轻,云淡,花盛。

取一支青花瓷瓶,注满清水,你端坐在晨曦之中,插花。

你有一双白皙的双手。修长,干净,坚定。你神情专注,似是做一门功课。这门功课每日必修。因为,你需要一双稳定的双手。

你是一名侩子手,生死刹那,由你决定,因为这是你祖传的技艺,也是生计。十四岁,你出了趟红差,你初次临场杀人,心生恐惧,三刀未断。

那一刻,你心很痛。你牢记父训—侩子手是送生者往生极乐,解除生之痛苦。而你未能做到。于是,你闭门练刀。

,你对空相望,只为心定。插花十载,方得手稳。初时,刀入木,三寸停留;越十年,刀穿木而过,细发如丝。

今日,是你第二趟红差。

你缓步而行,卖花老者挑担走过,尊敬道声:“先生,出红差去吗?”你颔首点头。

你行杀人之事,却颇受人尊敬。世人皆知你解除生之痛苦,你杀人并不为快乐,只为超脱。

小巷深且长,你缓步而行,转角处,遇一素娇姑娘,她挡在你面前。

“先生,请留步。”

你双手笼于双袖之中,颔首不语。

“先生,受刑之人乃是我夫君,先生可否一刀了断,妾身愿奉上一百金。”

你含笑相望,将杏花递上,侧身而行。

法场,风停,止。

照例,监斩官问死囚,有何所求?死囚言,再饮娘子所酿杏花酒。杏花陈酿难求,一时难以寻求,监斩官面露难色,素娇姑娘闻言,折身疾去。

你单手执刀,立于法场。日将中天,素娇姑娘仍未返回。

午时三刻,死囚长叹一声:“可怜我愿难偿矣。”

三声鼓响,令箭落地。你挥刀急斩。耳畔听得一声凄喊:“刀下留人。”

素娇姑娘飞奔而来,尚在十丈之外。

你心念方动,刀光闪过。转身,行至监斩官面前,单膝跪地:“行刑毕。”再回身,素娇姑娘已至,酒碗呈至死囚唇前。死囚张口,饮尽。含笑相望片时,颈处忽现一裂痕,继而断开,人头落地。

你一刀成名!

独院,月寒,水冷。

瓶中花已开,清芳满院。你执杯在手,对月独饮。虽然刀在你手中,能定生死,却总是无法愉快,只有手更稳,刀更快,心更定,才得以化解心中沉重。

又是

深巷。烟雨。杏花。

这趟杀人红差,受刑之人乃一女匪。此女身怀绝技,刺杀高官无数,日前为一大内侍卫擒住。时女匪已身怀六甲,临盆待产,按律不当斩。然大内侍卫要回宫交差,临行时点其穴道,令其不能动弹,言次日必斩,否则穴道一解,无人能制止。

雨丝渐稠。你执刀在手,心生哀鸣。三声鼓响,令箭落地,你略一思虑,挥刀。

刀,终未斩下。

监斩官拍案而起。

你趋步向前,单膝跪地,抱手说:“刀锋钝,无杀气,已不能斩。”

监斩官面似铁青,再扔令箭,大喝道:“斩。”

你依旧跪地,不肯起身。

监斩官再次扔令箭,望着你,大喝:“给我斩。”

你起身,刀交左手。

刀光闪过,只见你右臂齐肩而断!

你左手挥刀,女匪人头落地。

一声啼哭,划破法场,你含泪相望,久久不能言已。

你长叹一声,怔然当场。虽然你手中有刀,能解众生之苦,却无力解自己之痛,永远无法放下屠刀。

然而你现在心中已无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