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瓷】白衣冷烟蔽月华,瓷如天青不染尘

2016-06-22 19:04 | 作者:郭璟纯 | 散文吧首发

“青”字,带给人很多的遐想。凡是带有青的,譬如丹青、青衣、青、青黛、青楼、青蛇、青瓷…… 俱是美好的化身。但凡一沾染青,七情六欲,人世沉浮,或嗔或真,亦亦幻,如同人世间不染的青莲,亦或者霁初晴的水光潋滟,亦或是青瓷里的天青色沉淀,又如戏曲里青衣的青衫寥落。

青自带古韵,颜色耀而不浊,润物无声。国画里的水墨丹青中,青作为主要的一种颜料,丹青色艳而不易泯灭,故以比喻始终不渝。遂想起贺铸所叹: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在烟雨霏霏的江南时节,漫步在青城的青石板,空气中的水雾带着一种纤尘交融,弥漫开来,天青氤氲,如同渲染的泼墨。

青之一色天之痕,素为国人喜。方文山在《青花瓷》词中写道: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这里的天青,严格意义上指的是青瓷,而非青花瓷。古人云:惟千峰翠色、梅子青、豆青、乃为纯青耳。天色本蓝,有时为青。所谓“青釉”,颜色并不是纯粹的青,有:月白、天青、粉青、梅子青、豆青、豆绿、翠青等,但多少总能泛出一点青绿色。

青瓷,又分为很多种。天青瓷 ,是汝瓷的代表颜色。诗中有云:雨过天青云破处, 这般颜色做将来。六朝至唐宋以越窑为代表的南方青釉瓷;宋到元明的龙泉窑系青瓷;耀州窑、临汝窑、钧窑等宋代北方青瓷;以及明、清以来的景德镇青釉瓷器,是青釉瓷器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所谓的宋代“汝、定、官、哥、钧”五大名窑,除定窑外均属青釉瓷。其中哥窑就是龙泉青瓷。

历来青瓷为文人骚客所爱。唐陆龟蒙《秘色越器》: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如向中宵盛沉靡,共稽中散斗遗杯。” 北宋汝官窑中,天青为贵,粉青为尚,天蓝弥足珍贵。后世的形容有“端庄杂流丽,刚劲含婀娜”,“细纹如凝冰之裂,在玉壶中可並肩”。”炉火纯青“这一词,想必也是脱胎于此吧。

南宋是中国青瓷的黄金时代,其中龙泉青瓷是中国瓷器的一座高峰。历经千年,从无超越。龙泉青瓷产品有两种:一种是白胎和朱砂胎青瓷,著称“弟窑”或“龙泉窑”,另一种是釉面开片的黑胎青瓷,称“哥窑”。“弟窑”青瓷釉层丰润,釉色青碧,光泽柔和,晶莹滋润,胜似翡翠。“哥窑”青瓷以瑰丽、古朴的纹片为装饰手段,加之其釉层饱满、莹洁,与釉面纹片相映,更显古仆、典雅,堪称瓷中珍品。

野泉烟火白云间,坐饮香茶爱此山。唐代白居易的诗句道出时下的风尚。说道青瓷,不得不提茶。青瓷与茶,相爱相杀,历来不分家。唐代是青瓷诞生的早起,以越窑为典范。其中以法门寺出土的越窑青瓷葵口碗、婺州青瓷玉璧底碗为代表。茶圣陆羽在《茶经》中推崇以越窑为代表的青瓷作为泡茶茶具。北宋时期,那时候古人是极讲究喝茶的。所以还有专门煎茶的工具。

龙泉作为盛产龙泉宝剑、龙泉青瓷的地方,历史延续千年,自有它无可替代的神韵。宝剑作为冷兵器,已经随着时代发展,退出历史舞台。而青瓷随着文化的厚积薄发,越发为众人喜爱。听闻杭州不染文化艺术在传承青瓷这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深感欣慰。

我亦是如此的喜欢青瓷。遂写下这篇文字,表达个人喜好。上句源自《倩女幽魂》所述:王祖贤版的小倩,造型柔美飘逸,变幻万千。那一袭白衣如冷烟蔽月华,不染尘世霜。她明眸流转,浅笑含愁,如此清冷幽怨。白衣胜雪,闭月羞花之貌,形容倾城国色不为过。而瓷器唯以青瓷资格优雅,胎薄玉璧,纤尘不染。

所谓月中美人,玉之高洁,瓷之清雅,莫不过如此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