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常日子,唯见清喜

2016-06-16 06:51 | 作者:庭院深深 | 散文吧首发

我上班的商铺楼,有着长长的回廊,燕子们喜欢在这儿,择角筑巢。每年,四月初,小燕子会准时归来,檐下便热闹起来。初季,坐在室内,听燕子在走廊里欢快轻啼,那一刻,恍如坐在乡间临水而居的屋子里,小燕子们正成双在水面上翩跹飞舞着,水岸边亦有鹅黄叶的依依垂柳。那一时,我似乎已闻到了,草木的味道,水的味道,泥土复苏的味道,一颗心莫名的欣欣然了。

这些喜悦,都是小燕子的歌声带来的。我把这些美好的一瞬间,采来写于卷上。远方的文友看到,发来消息说:“你真有福气,生活在城市,还有这些小精灵来陪伴。”是啊!我虽远离故乡居住在城市,但有燕子的陪伴过日常,心灵,得到了很大的慰藉。很感谢这些精灵,能在这回廊筑巢,把家安在我身边。记得老人们说过,燕子在哪里筑巢,就会给此处人家带来幸福,多好的喻意。

六月了,燕子啼叫声少了,因它们在忙碌着孵化小燕子。没事的时候,我常常去看一个个燕窝,每一处都有几个小脑袋,一旦,老燕子飞回,它们就叽叽直叫,很是可。今年,回廊上又新添了几处燕窝,走廊上,常常拉了一地的屎,可人们从不去惊扰小燕子,这一片商铺楼是燕子们快乐,宁静的家园

时节,我才发现,阳台空出好几盆花钵。春天,我的阳台,只开出一对并蒂莲。休息天,我去了花市,买回一株茉莉,一株长寿花,一盆绿箩。茉莉和长寿花买回来时,都打着花蕾。不几日,这些红的,白的夏花就美美地开了。亦记着卖花人的话,茉莉喜阳,绿箩喜阴,这两种花可时常浇水。长寿花,喜干,不可多浇水。原来养花需依性而养,这样才能养出水灵的花苗,让其开出芬芳的花朵。

我是一个爱花的小女子,平常,只要看见花开,就挪不动脚步,亦喜欢上前闻一朵花的香。喜欢这样一句话,到每一朵花前伫足,认一认前生。我好像真的这样去做了,可至今,我依然不知,我的前生是哪朵花。

今夏,第一朵茉莉花开在晨曦里,它娇俏的模样,似小家碧玉般惹人爱怜。喜欢茉莉小小的花蕊与白净的颜色,还有那似梅的暗香。或许,那个年少时,身着白裙的我,亦是一朵小小茉莉花吧。因曾经也有人说过,一个女孩纯洁得如一朵小茉莉花。

良人总笑话我,养不好花,却还坚持着去养。其实,养花养的是一份心境,无论好与坏,都是生活的一种给予。如若岁月不肯多给一份芬芳与我,我依旧会,依着心在居室,在心里种上芬芳。

平常的日子,一个女子生活常态是,一张桌,一杯茶,一本书度日。常常觉得自己是位居士,隐在这红尘里过着清闲的日子。

茶,我是喜欢喝花茶的。金银花,玫瑰花,菊花,茉莉花茶都是我的挚爱。一杯花茶在手,可看,那些花花朵朵再次在热水里盛开,可闻一缕缕花香,亦可饮下一杯杯花的茶汤。我总幻想,喝着这些花茶久了,会不会变美一些呢,或许,身上可散些发草木的清香,修一份玉净花明的慈眉。

书是每日必看的,上午读读唐诗宋词,下午看看散文名篇。读唐诗,不喜去背熟,只琢磨诗的意境。我读:“洗涓涓净,风吹细细香”就恍若看到雨后的竹林,微微的春风送来竹叶的清香。虽不能亲临去看雨后的竹林,但已能感受诗人所表达的幽静清远,这便是读诗带来的美好感受。这一刻读书的时光,便是花径轻扫,蓬门微开的清喜光阴。

晚间下班回家,会经过一块花地,那里正盛开着许多橙色无名花,漫看这这些花朵,心情舒畅。还有一棵樱花树,它伸出长长绿绿的枝桠,似想拥抱每个归人。

流年的日子是平淡的,但我想把平淡的日子经营出一点清喜来。素常日子,我的清喜在一声鸣里,在一朵花开里,在一句好诗词里。作为一个平凡的小女子,能看得见生活中的清喜,便是对自己最好的眷爱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