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2016-06-14 16:16 | 作者:timekiller | 散文吧首发

清晨,阳光透过百叶窗缓缓地洒在我沉睡正酣的脸上,暖暖地。一声呼喊,睡中似乎听到有人在呼唤我,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向窗外望去。蓝天白云下,穿着一袭白裙的你正向我招手。哎呦!我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差点就错过了公园踏青。

我一下楼,你就赶紧挽着我的手,以风的速度朝公园跑,生怕错过清晨的风筝展。你喜欢天上自由飞翔的风筝,风筝飞过的天空湛蓝悠远, 就像你的眼眸一般的剔透无暇。你仔细端详着每只风筝后,像小孩子一样依偎在我的胸前撒娇,要我给你买一只燕子形状的风筝,我则像往常一样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你的鼻子后,叹了口气“真是长不大的孩子”。

清晨的公园涌现了很多来放风筝的人,风筝一只只地不断被牵引上天空。一会儿天空就被五颜六色各种形状的风筝兵团占领。你边看头顶一个高过一只的风筝,边喊我帮你把小燕子放飞到天空。在风的依托下小燕子缓缓地飞到了天空。我把牵引风筝的线递给你,你凝视我的眼说:“不,线还是有我们俩一起牵引吧,我想我就是飞的小燕子,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自由翱翔;但害怕飞得太高会挣脱了线,或是你不小心放开了线。”多愁善感的你,天你会望着窗外被打落的花朵伤感:晴天则会替被风吹散的落叶惋惜。

你喜欢黑黑夜里没有多少颜色,除了黑就是星光黄,除了蛙叫虫鸣也没有多少嘈杂,显得特别的真实与寂静。我们挽着彼此的手在湖边漫步,月光无华,洒落满地银辉。走累了,就躺在老槐树下休息,你喜欢躺在我的怀里仰望星空,细数天上的星星。是否还记得有一次,你指着天上的银河哀叹,一条波涛汹涌的银河把牛郎和织女生硬的分开;万万光年的距离,思念要走多远才能遇到彼此;要多少只喜鹊才能搭建横跨银河的鹊

曾经天真地以为拥抱过就是承诺,吻过就是一生一世。不曾想过燕子最终还是挣脱了我的手,分手后的我们走上了不同的路。其中的是是非非在时光面前显得像羽毛一般的轻盈,我也不想再提,怕触及疼痛 。分手后,你曾找过我,我回应你以冷漠,心想既然分手了就不要再藕断丝连。后来遗憾充满了我的心,曾悄悄的躲在你们班的后门静静地关注你。再后来,你牵着别人的手从我的面前走过,掀起的风湿润了我的眼。分手那天,你哭着对我说,你从来不懂我,只会笑嘻嘻地面对面对我。是的,偶不懂你,但这并不妨碍我你,就像绿叶默默无言地陪伴鲜花一样。

没有我的日子里,天空湛蓝依旧,白云飘飘。好久不见,你是否一切安好,还记得我曾问过你,若干年后我们如果在某个街头相遇将会是怎样的情景呢?或许若干年后,相遇,我们都忘记了彼此的容颜,相对无言,只觉似曾相似。或是相互介绍自己的另一半,调侃一下曾经共同拥有的日子后各奔东西。一切看似刻骨铭心,在今天都变得云淡风轻,久远的回忆斑驳在泛黄的日记本里,成为青残留的笔迹,歪歪斜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