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旧事

2016-05-30 11:05 | 作者:春天的地铁 | 散文吧首发

本文纯属戏说,与史实无关,切勿对号入座

成都东边有一座山,古称分栋山,绵延数百里,气势如虹,因山上有龙泉古驿站又名龙泉山,山势蜿蜒东去,气势如虹,拱卫成都,傲视川东,是一道天然屏障,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相传龙泉山最初命名为龙泉时,天下文士有诸多的不服,龙泉山虽贵为成都龙脉,却无灵泉润泽,直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天现异象,二十万简州人肩挑背扛,历经十年艰辛打通龙泉山隧洞,自此一山三湖喷涌甘泉,龙泉山之龙泉才实至名归,简阳天府雄州之美名最终名符其实,彻底实现了女校书薛涛笔下〞使君幻出江南景〝的江南盛景。

说来也怪,原本光秃禿,一览无余的龙泉山脉,一之间,突然焕发了新颜,山上花秋果,叠翠葳蕤,春风唤醒万倾桃园,时高结金黄枇杷,平日一文不明的山沟沟宛若天上蓬莱降人间一般,实现了美丽的蜕变,就连山下田间劳作的姑娘也出落得亭亭玉立,秀外慧中,不输苏杭半分,乃至于有多情的墨客骚人留连忘返,发出了〞上有苏杭,下有简阳〝的感概!

山美,水美,人美,如此享乐之地,怪不得很多人来了就走不脱了,不过以前的龙泉山并不是这个样子。

时光翻至1959年,大哥成都向妈老汉四川省抱怨,兄弟简阳管得实在太宽了,出门就是简阳的田地,抬头就看得见简阳的山坡坡,呼吸就是兄弟家羊肉汤的味道,自己想立根界牌都立不稳。言下之意十分明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换句话说,大哥成都已经看上了兄弟简阳的几亩沃土了。

皇帝长子,百姓爱幼儿,妈老汉四川省也是左右为难。

帮吧,又怕简阳闹腾!不帮吧,长期住在大儿子成都家实在不好推脱!

翻开四川省家史,简阳小兄弟一直把守着大哥成都的东大门,一守就是几千年,这份兄弟情谊,这份坚守,实在不容易啊!

遥想当年,韦皋将军平定吐蕃叛乱,大军驻扎在小兄弟简阳的地盘上,拼死护卫大哥成都安危,数十万人的吃喝,那是一个天文数字啊,别个简阳小兄弟,连气都沒吭一声,更沒伸手向大哥借一斤粮,要一担草,自已默默承担下来,这样的兄弟情深,就是桃源三结义的刘关张也不过如此啊。

再到后来,日本鬼子疯狂轰炸重庆,成都。

做为成都后方的简阳也人心惶惶,深受其害,不仅要面对日寇的轰炸,自已收拾残局,还要照顾从成都撤下来的机关,忍嘴待客为他们管吃管住。

古人云患难见真情,小兄弟简阳对大哥成都巴心巴肝,堪比义薄云天的及时啊。

妈老汉看在眼里,心中也是有数的,由于孩子众多,实在带不过来,简阳从小就跟着内江哥哥过日子,虽然过得不怎么如意,却练就了一身羊肉汤的好厨艺,让人羡慕不已。

十个指拇没有长,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如今为了地盘的事,老大成都有了微词,做父母的怎么可以坐视不管呢?

为了平息成都的怨言,二老把成都,简阳,内江三兄弟召集在一起。当着众人的面,照本宣科的把成都的想法合盘托出。

简阳听了大哥成都的想法,想看看内江哥哥怎么说,毕竟自己从小跟着内江哥哥闯荡江湖的。

内江哥哥自顾自的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的品味着花茶的味道,哪管得上这些闲扯淡的事情。

没人替自己说话,更不想让妈老汉四川省左右为难,简阳猛地站起来,大腿一拍,大哥,不就是想要龙泉驿那几块地哇,拿去就是了!反正简阳有的是地盘,多了也管不过来,指不定龙泉小兄弟跟着大哥超,超出名堂来了呢!(说来也巧,几十年后的龙泉,经济总量雄居全省第一,成了大哥成都的得力干将,这是后话)

就这样,1959年的四川省地图上钉了个桩桩,龙泉小兄弟跟大哥成都混日子去了,正式由简阳龙泉,更名为成都龙泉。原本川M换成了川A,0832也换成了028.

大哥有要求,小弟有回应,这日子过得不紧不慢,你舒心我也开心。不过,龙泉山不喷龙泉,一直是小兄弟简阳的一块心病,无雨大早,有雨小旱,一直让简阳倍受煎熬。

时间翻到1969年,小兄弟简阳请内江哥哥出面,邀约附近的几个小兄弟开了个小会,商量修水渠的问题,会开了几次,羊肉汤喝了不少,尽春意喝了两背兜,小兄弟们还是找个借口,敲个撩边鼓都跑了。

简阳实在等不下去了,干脆召集自己地盘上的人,甩开膀子,挥舞钢钎二锤,喊出了〞打通龙泉山,再造都江堰〝的口号!

苦干到1976年,龙泉山隧洞还沒有打通,喷薄而出的龙泉还只是施工图纸上的蓝图。

有一天妈老汉四川省又来看望简阳了,他们沿着工地转了一圈,美美的喝了一碗羊肉汤,顺便把简阳从里到外夸赞了一番。

中国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妈老汉四川省一番含喧后,又诉起了大哥成都的苦处。简阳心里跟明镜似的,不就是要洛带几块地吗?何必那么磨迹呢?

做兄弟那么久,大哥成都想要的东西,一定志在必得。内江哥哥也不敢招惹成都,更不敢替简阳出头,只好装聋作哑,喝闲茶。

简阳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打个招呼,洛带这个小兄弟以后也跟着成都混日子去了。

大哥満意了,兄弟开心了,内江哥哥也夸简阳懂事,1976年的四川省地图上又矗了一根杆杆,简阳洛带正式更名为成都洛带,像小兄弟龙泉一样,川M更换为川A,0832更换成028.

自此以后,大哥成都开门见的山是自己的龙泉山了,闻到的味也不再是羊肉汤的味道,即使搭起梯子远望,也看不到简阳的半亩良田,心情自然美丽了许多!

小兄弟龙泉在大哥成都的提携下,成长很快,几年功夫,就以龙泉山峰为界,与简阳哥哥平起平坐了。

自从跟了大哥成都后,龙泉小兄弟的日子混得有板有眼,日渐才大气粗,见的世面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偶尔遇见了跟着内江哥哥混日子的简阳大哥,仍然哥长哥短。不过,已经不像当年那么虔诚了,眼神里还隐隐的透着一些小觑。

小兄弟龙泉和简阳一起共建了个水库,所谓共建,就是简阳哥哥拿大头,龙泉小弟时不时的也来出了把力,由于工程艰巨,修建过程中有人牺牲了,有人致残了,费了很大的周章,水库才终于大功告成,由于这个水库百分之九十都在简阳石盘的地盘上,按照江湖上的老规矩,应该以主要淹没地为名,叫石盘水库。

原本认为理所应当、顺理成章的事,到了小兄弟龙泉那里却碰了个结实的软钉子。

〞石盘水库,名字那么土,不遗笑大方么?〞

简阳不是傻子,他懂得水库名字背后隐藏着更加深厚的东西,不仅仅只是简单的经济利益,还有可能会影响到后辈数代人的生活

龙泉对石盘水库这个名字乐意好,反对也罢,简阳是不屑于顾的,毕竟两弟兄在一个锅儿里舀饭舀了那么久,简阳太熟悉龙泉的想法和伎俩了。

然而,要是小兄弟不依不绕跑到大哥成都那里诉苦,甚至马脸懂嘴的把大哥成都请出来调解,简阳还真的束手无策。

大哥自然还是大哥,哪有不罩着自家兄弟的道理,成都从战略高度讲到天势地利、未来发展,然后再从横向,纵向将石盘与龙泉两名字一作对比,连倒茶的服务员都承认叫龙泉湖比石盘水库更有竟争力。

一顿羊肉汤,一堆酒瓶,一大堆说词之后,石盘水库还是硬生的称做了龙泉湖,以致于几十年后,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地人,都弄不明白龙泉湖究竟是谁的地盘。

简阳心里一万个不乐意,却欲哭无泪,想找内江大哥倾诉一下,内江大哥依旧微笑不语,俯首喝茶,末了喃喃的来一句〞舍不了孩子套了不狼〝。

大哥的面子,简阳不能不给,小兄弟的情绪,简阳不能不照顾。

尽管简阳自己有太多的不满,有太多的不爽,不过,转念一想,不就是一个水库取个名字嘛,用得着那么纠结么,猫儿,狗儿叫啥不一样呢!

简阳修的水库叫龙泉湖就叫呗,反正水库就在龙泉山脚下,也算名符其实。

这么一想,心情自然好了许多,看到龙泉的小动作不断,简阳才意识到原来的小兄弟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了。

若大一个龙泉湖,两弟兄共管,一年到头打鱼分鱼,养吓分虾,整点农家乐挣钱,生意虽说不怎么景气,两兄弟倒也相安无事。

和平共处,是简阳两千多年总结下来的心得,与邻居争,伤和气,与兄弟争,伤感情。还是老祖宗说得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是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都说吃亏是福,但总吃亏也不是什么好事,由于有了之前一系例的前车之鉴,简阳总算明白了,亲兄弟迟早也有明账的那么一天。

简阳找到平常不怎么往来小兄弟仁寿,二人哥长哥短的吃了一顿正宗的羊肉汤。

两人一边喝烧酒,一边剥花生,一边有一句无一句的闲扯。

酒喝到一半,简阳借酒劲,就把想收编位于三岔水库边上的仁寿两个大队的事情合盘托出。

仁寿听得伸目结舍,一口气〞安〝了好几声,末了,他一本正经的告诉简阳,兄弟归兄弟,仁寿的土地没有一寸多余的,而且三岔水库就是将来仁寿的出海口,天王老子都不要指望能够拿得起走。

这顿饭吃得有些不欢而散,仁寿兄弟鲜明的态度,让简阳心里像打了鼓似的。

仁寿的土地,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那么简阳的呢?

如响锤敲击着心房!

【作者巫昌友,四川简阳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