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人

2016-05-29 17:19 | 作者:清晨一缕阳光 | 散文吧首发

司廷,村子里最牛的人。说他牛,是因为他是全村精准扶贫的标准对象,不用群众推选。所有政策范围内的救济款项他都有份。一孔破窑洞一个长满蒿草的院子一个瘫痪在床的智障老婆是他的全部家当。大概一米六左右的个头,穿衣服长一片一片的,有时候都要盖住膝盖了,一顶破旧的蓝色帽子,一圈一圈泛白的汗水渗透的印儿,看起来是出大力气的人,其实不然。瘦小泛红的脸上长着几根西里巴拉的小胡须,眼睛到很机灵,好像始终搜寻着什么似的。说话偶尔会咬舌头。

爸说司廷孝很懒,但很义气,做人还是有道道的,不明白什么意思。只知道他基本是村里人的谈资,政府的负担。一次在村大会上支书指着他大骂:“司廷孝,你个大懒怂,再把你们家院子里的荒草不割掉,以后的救济你想都别想”。司廷孝只是嘿嘿一笑,救济是照吃不误的。他可能真的很懒,听说他和老婆居住的那口破窑洞臭气熏天,老婆生活不能自理他只有将就了。反正老婆智障也不清楚,日子得过且过。乐呵呵的活着,又能吃救济,何乐不为!

一次我看他和几个邻居在一块玩牛九,兴致很高,每一把牌玩玩之后,无论输赢总有人那他开玩笑,骂骂咧咧的,他也总是嘿嘿一笑,也不生气,用手把口水一抹,絮絮叨叨的还几句。似乎,天底下所有的人都是爷,只他一个孙子。玩牌结束后有人说:“司廷孝,你还欠我八毛钱呢”。这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五元钱“啪”像牌桌上一摔,大声还道“这么两个怂钱我会欠你的”然后会对着小卖部的老板大喊一声;“给我倒二两酒”。两口酒肚下,便气冲冲的走了。

其实,我知道司廷孝是有儿子的,只是在儿子七八岁的时候,一次偶尔得了什么病,他自己也不清楚,家距离医院比较远,他那瘦小的身体背着儿子就向镇卫生所赶,等到地儿,背上的孩子早断气了,只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从此他便顺其自然了。有时候命运是没法改变的,上苍会把“好”给一个人,把“坏”给一个人,而且扎堆给。司廷孝就是拿到“坏”的那个人,可能他也就这么想的。

最近一次见他时,他刚好是从邻居家回来,说是去吃酒席了,其实每逢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都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吃。我见他时,他手上领着几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汤汤水水的,我问他提什么东西,他说是邻里乡亲给他装的好吃的,是给他卧病在床的老婆带的。他急急忙忙递给我一支烟,说是酒席上拿的,然后兴高采烈的,屁颠屁颠的操小路回家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知说什么,一个人,一种活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