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人生的边上--(缅怀)

2016-05-26 06:36 | 作者:命里无她 | 散文吧首发

我正站在人生的边缘边缘上,向后看看,也向前看看。向后看,我已经活了一辈子,人生一世,为的是什么呢?我要探索人生的价值。向前看呢,我再往前去,就什么都没有了吗?当然,我的躯体火化了,没有了,我的灵魂呢?灵魂也没有了吗?有人说,灵魂来处来,去处去。哪儿来的?又回哪儿去呢?说这话的,是意味着灵魂是上帝给的,死了又回到上帝那儿去。可是上帝存在吗?灵魂不死吗?---(走到人生的边上)杨绛

踩着坚硬的水泥地,忘却了土地应有的松软,与它嵌入心底的芬芳,始终坚守着一丝纯洁,平淡而纯净,在初早起的晨曦里,透露着清爽的气息,硬朗而深刻,那时迷雾还未散尽,露还未被蒸发,泥土上的小草喘息着这份恩泽,树叶上爬满了露珠,像是昨的未眠在袒露着心迹,又好似欲言又止般让人琢磨不透,然而却让人无暇顾及,就像它脚下盛开过的睡莲,平日里好像从未见它盛开过,正是这平日里,才让它得以能够清新脱俗,别具蓦然的韵味,悄然间在夜晚绽放,或晴天,或雨天,或月明星稀,或夜凉如水,皆无法阻挡亦不是它不盛开的狡辩,素静淡雅,温润从心底涌入眼帘,模糊了视线,一度令人哽咽,真好,我遇见了它,无关绽放与凋零,在初春的早上,那时迷雾还未散尽,湖面蒙上了一丝神秘,牵动着思绪,远处的山丘遥遥的伫立着,是令人向往却无法到达的希望,存在亦或是不存在,都只是对个人而言,非要寻根问底,亦或是一探究竟,岂不是毫无诗意可言,连同灵感的闪现也会得到阻碍,无碍于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既然如此,又何必踏上这段路途,就像此刻的我,虽身在此处,灵魂却早已神游,四处飘荡,领略别样的灵魂与深刻,风景不过是云烟,散去了就散去了,散去了还会回来的,在未来某些平日里,有一株睡莲盛开在一颗树下,树叶爬满了露珠,那时迷雾还未散尽,天微微泛黄,晨曦就要撒满整个天空,有个人站在湖边向远处的山丘眺望着,眼里泛滥着波光,犹如此刻的湖面的波浪,微微荡漾,细致而漫长,深邃而令人难忘,在初春的早上,有什么深邃而神秘的在蔓延着,蔓延着,去何处寻找亦或是改如何逃避着运命,这不可抗拒,这无尽的虚无

---Wenily 16.5.26 1:10A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