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

2016-05-22 14:18 | 作者:在水一方 | 散文吧首发

娃娃时,踏着海边,蹲下,海水厚厚的,海面上浮着玉白,我们躺在母亲襟白里,被玉白乳着,母亲说;“大海有家乡漂来清香玉珠。”

儿女时,踏着海边,蹲下,海水浅浅的,海面上浮着橙红,我们躺在母亲臂弯里,被橙红浸着,母亲说“大海有四方漂来情郁香。”

长大,我们总喜欢展开双臂,踏着海边跑着,惊惊咋咋大声呼唤;“大海我们爱你!”橙红总是吓得直跳,忽地赶紧离开海面窜上天空,大海醒了,追着跑在最前面英俊年少和女孩,年少拉着女孩,女孩羞红羞红的…

世界上漂亮女孩不一定有美好友谊,美丽爱情

妒忌往往是恶魔。恶魔总会编排肮脏恶毒辱骂来发泄它们心中仇恨。女孩被推上讲台,什么,女孩是《钢铁怎样炼成》书里利亚,什么,女孩是十九世纪船舶里茶馆艳女,什么,女孩是准河河畔船舫里茶楼歌女…女孩哭呀,跳呀,呛呛泣泣,“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女孩哀求恶魔放过她,恶魔大声奸笑;“就不让你得到工作前途,”“就不让你得到英俊年少爱,”恶魔唾沫四溅,彻底淹没了女孩全部贞洁贞操。

橙红慢慢靠近大海,大海累了,泛起红色波浪穿过山礁崖石,哗哗喘息,继而又退下,让着后边波浪浪…橙红累了,靠近大海,海红,天红。女孩也累了,闭上眼睛安静躺在海面上,母亲说;“大海有漂来爱情郁香,”“是吗?”女孩问天问海,泪珠印去海边戏嘻洗浴, 泪珠印去海岸鲜花树红,泪珠印去海上飞欧旋舞,橙红很快变成嫣红,大海很快变成烟灰,她们飞快拥抱起女孩奔去那边岛屿,母亲叫着,追着,女孩没有声音,母亲仿佛跌进海底深渊,黑洞洞没有一点光亮…

天空纵然黑起脸来,翻起千朵万朵乌云,压向大海,大海不平静了,愤愤卷起万波千浪,压向恶魔。天空,千朵万朵,大海,万波千波,她们和着一并呑噬了魔鬼…恶魔没有了,漆黑中间漫漫伸出一线粉红光亮,慢慢展开粉红,染着那边高楼绿林,染着这边岛屿。母亲说,“说是是非人偏是非者,它终究不会有好结局。”

女孩终于睁开眼睛,母亲笑着,捧上一碗姜汤,一碗鱼粥,这边岛屿渔家老翁,阿婆,阿叔,哥哥,姐姐眉眼露出欣慰笑容…

岛屿开始鲜活起来,新筑宽畅水泥堤岸上,酒瓶椰木,木棉树,桂花树,变叶木,三角梅,一串红…岸边,靠着老式木船,新款机械船,船尾渔家捕的海 鱼,鲜贝,海螺,海虾,铁丝编织箱,泡沫箱,满满都是。岛屿半腰,渔家木屋,歇息草棚换上一层层寓所别墅,映着碧蓝天空。寓别墅顶上阳台各种山、石、松盆景,各种花卉,玫瑰、月季、九里香、杜鹃盆栽,玉色遮蓬下,木桌、石桌,三三两两几张木椅依在旁边…半腰下去,新拓平坦马路,人行道…人行道旁边,海酸枣、小叶榄仁、垂叶榕、被朱蕉、红叶、醉浆草、长花围着一直到渔家歇息广场,周围,商店、饭店、商场、花房、书屋、画室,走廊上,酒座橱柜里酒水饮料琳琅满目。各地商人,各国商人,来到岛屿。工人,白领,医生,老师,艺人,来到岛屿。休息天,广场走廊歇息的国外商人,友人,儿童妇女,阿姨,阿叔…红酒酒香,苿莉甜水,瓶瓶音啷,热闹非常。

花园那边新切的小溪,传来电子提琴演奏,是红梅花儿开?还是喀秋莎?

田野小河边红梅花儿开,

有一位少年真使我最爱!

可是我不能对他去表白,

… … … …

河边红梅花开己劲凋谢,

少女思念一点没减少。

… … … …

我是一个姑娘怎么对他讲?

没有勇气诉说我尽在傍徨,

… … … …

大海仿佛也听到电子提琴演奏,穿过山礁,穿过崖石,变成细细水流,仿佛象母亲一样,跟在女孩后面,进了花园小溪。电子提琴忧虑爱情情歌,女孩伤心极了,用伤口绷带一遍遍拟去伤心泪滴

少年你知道吗?我远在天边,我己经是遍体鳞伤,

少年你知道吗?我远在天边 尤如掉进污泥羔羊,

少年你知道吗?我远在天边,檐下舔着疼痛伤口。

万恶恶魔,你肮脏唾沫摧残,使我心灵一辈子难于抹去。世界上有那个年少不需要完美体肤?年少啊,我只能远在天边,躲在屋里轻轻哭泣…

金黄来了,啄着书屋,画室,酒座人背影,来到花园小溪面前,电子提琴开始演奏柴可夫斯基《四小天鹅》,向往光明快乐。不一会儿,金黄升起往着海那边,看海听海的人,也往着海边。金黄越升越高,变成玉白,玉白亮着海,忽儿侵入波浪漂来,忽儿侵入堤岸漂去,堤岸渔家亮起珠黄,冰箱面前饭香,网络电视娃跳,船尾渔家老翁,阿叔,阿婆,姐姐,哥哥围着海鲜火锅,笑呀,叫呀,老翁高兴邀起看海听海的人…

看海听海的人坐下,大口大口喝着红酒,喜不自禁,“哇,这里美呀,哇,那里美呀,”大叫;“海呀,月儿,我们爱你!”玉白笑得弯起腰,象是醉了老翁,悠悠摇摇,摇去半腰寓所别墅, 渔家音响有了肯尼基萨克斯,这唯美天籁弦乐让大海停住,大海不动,看着女孩,女孩偎着母亲动也不动,很久,很久,大海开始游动,玉白动了,女孩动了,祈盼望春风的明天苿莉花更香,更美丽,祈望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我明天不会哭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