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2016-05-20 09:44 | 作者:碎碎光影 | 散文吧首发

一切都在改变着,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伴随着时间的步伐。

仿佛还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我知道,一晃已经六年了呀,无论事物发展得多么缓慢,六年的光阴也足以使其变得面目全非。可我始终不愿承认,姑姑家那个可的小表弟终究是离我远去了。

在我小的时候,由于不同的原因,我和他同时住在我的爷爷奶奶家。我比表弟仅大四岁,在他很不懂事的时候,我也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和他没少斗嘴。因为抢一些零食,我和他会斗嘴;因为争夺爷爷奶奶的宠爱,我和他会斗嘴;因为看喜欢的动画片,我和他会斗嘴……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年幼,毕竟作为姐姐,我的力气还是比他大的,对于一些争夺战,我还是占有很大优势的。对此,我慢慢感到很愧疚,因为我没有做到作为姐姐应该尽的责任,只会欺负弱小的他。

我不知道,他一直在迁就着我这个好吃懒做的姐姐。在帮助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方面上,其实他做的更多,而且劳动量更大,他一直像个小大人似的,迁就我。在我无理取闹的时候,他不会说破,尽管他的身高逐渐超过我,力气逐渐大过我;在我陷入苦恼的时候,他会安慰我,尽管他也还是个孩子。渐渐地,他会把他最好的玩具给我,他会分享他的零食给我,我就这样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带给我的温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长出胡须,喉结若隐若现,他留着时尚的发型,穿着前卫的服装,他有了自己的思想,他不在迁就他那寄生虫似的姐姐……

这样的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却还是感到怅然若失。原本憨厚老实的小表弟一改往日的形象,他的个头快速的增长,略显棱角的脸庞依稀还有昨日稚嫩的影子,他长大了啊,不再是那个任我欺负的小孩子了呀。我突然发现,他学会了抽烟喝酒,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发现斗嘴时我再也斗不过他;我发现他表面上依然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可背地里他又有另外的想法,他成了一个表里不一的孩子。我感觉好受伤,也许是我习惯了他原来的样子了吧。

这么多年来,我早已把他当做亲弟弟一样看待了。他学习成绩不太理想,我就耐心地给他辅导功课;高中时回老家,我第一个想见的人不是爷爷奶奶,而是他;我的一些课本和辅导书专门整整齐齐地搁置着,想着哪天他可以用到;每当家里人对他进行批评教育时,我会不由自主地为他说情。这真是一件令人又高兴又伤心的时刻,高兴的是,我的小表弟长大了,伤心的是,曾经的小表弟离开我了。

习惯真的是一个很奇怪东西,它让人对一直发生的事情产生依赖感。小表弟的改变如此,生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这种情感大抵亦是习惯使然吧。

逝者如斯,跟随着时间匆匆的脚步,我们会不断在习惯所带来的舒适感、怅然若失感中轮回,这是生活的必经之路,我们无法改变这条轨迹,只能够顺其自然,自在从容地迈向下一个旅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