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那棵树

2016-05-15 11:45 | 作者:苏南苏书 | 散文吧首发

绿白,翠秋黄,四年光阴,一晃而过。校园时光,即将完结,不舍之意溢满心头,往昔的一切如黑白影片般在脑海里来回放映,争取让生命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能够有个最完美最称心最真诚的落幕。

二零一二,农历壬辰年,初入师大,细弥漫四周,初秋的九月,微冷细细散开。略微幼稚带着想的我们踏入了校园,建设中的师大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好,不免有些许失望。放眼望去,地表满是黄土,偶尔不平整的地面积着水,洁净的鞋子很快阵亡在黄土之下。报名,入住,整理,四年的生活开始。一年一年,岁月流逝,曾经苍黄的校园高楼立起,小小的花园慢慢规整,从前的零乱渐渐消失,至二零一六年模样已基本确定,在大学第四年的末尾也能使用一下美丽的图书馆。四年过去,我们见证了花溪师大由不美变美丽,见证了时间的魔力,也见证了我们自身的成长

荣幸亦感遗憾。

荣幸见证美丽,遗憾未曾完成的梦想

校园建设,很多植物都是从外运来,绿草,花朵,树木,各种皆有。移植小花园的树木基本都被剪枝只留下躯干以便成活,宿舍窗外的那棵树也不例外。简,幼小,三两枝被剪过的枝桠,躯干被两根木棒支撑着埋在泥土里。移植种下,遇春开花,花谢发芽,叶绿转浓,浓变苍黄,叶落枝荒,年复一年,循环不断,枝多干长,需可仰头才能望见树尖。

某年某月某日,正值春天,天气正好,闲来无事从窗台向外望去,天上只有三四块不大也不笨重的白云,没有什么风,可是花园中的树枝似乎故意地轻摆,像逗弄着四处的绿意。春风拂来的清绿轻轻地跃上小花园,一点一点的,一穗一穗的,绵延细致地染绿了冬天留下的苍白。

我把双臂重叠放在水泥窗台上,静静凝视窗外几米高的绿树,树枝上每一片青绿的小叶都是听着春声的小耳勺儿,在明媚阳光地照耀下越发显得清透明亮。原来大学第三个春光是正好。原来,那些时光里的记忆已经堆叠许多层,不管怎样洗涤都不可能退去。

我一直坚信,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人所有物都是缘分

小小的宿舍,成双成对,柜子,床铺,书桌,承载了四个花样女孩最好的四年光阴。我们由最初的陌生客套到后来的肆无忌惮,我们笑过,我们哭过,我们吵过,然后和好,磕磕碰碰,住校生活最长的年月安然度过。窗外的那棵树,艳阳晴天,刮风下雨,冰天地,无一不见证过我们生活过的一切。

窗外的那棵树,我不知道学名是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相信它会一直站立在那里,就让它保持一种神秘而清晰的美,不管经年怎样辗转,我都不可能忘记。那棵树,先开花,雪白如玉,晶莹剔透,滴落在画板上的雨滴仿佛纯度最高的钻石,为莹白的花朵添上最好的点缀。花黄,花谢,以花朵的消逝为依托的绿叶正式登场,莹白转翠绿,纯洁转生机,华美而绚丽。顺其自然,理所当然。

宿舍空间小,室外天地广。相逢即是有缘。同校同学,同班同学,各位老师,彼此之间相互了解,交流不同想法,碰撞不同思想。校园活动,展示平台,让每个人充分发挥个人才华。惊才绝艳,亦或反映平平,都是一种成长的方式。四度年华,大学有人活得精彩,有人过得平淡无奇。不管哪种状态,只要过得充实和愉快,一切就一定值得!

大学给了我们最大限度的自由,没有高中题海的压迫,也没有紧密相连上不完的课程。然而,最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相逢有时,聚散也不例外。四年生活,初秋开始,盛夏结束。所有秋冬,只能自己体会。

那棵树,会开花,也会枝繁叶茂;花会枯萎,也会枝黄叶落。聚散离别,在所难免。

人们经常希望“花常开不败,人长聚不散。”可是,及至筵散花谢,也不过无可奈何。这世间,好花自可以好谢,悲伤的情节也可以有精彩的落幕与退出,放弃的姿态也可以淡然而从容。愉快和不愉快同样有价值。留恋与舍去,都只是个人选择。

黎武静曾这样描写岁月: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一荣一衰便是春秋。随着四季一起春生下长,秋收冬藏,门前流水细细流长,年年春风不改,岁岁蝶燕双飞。岁月悄然描画万物,时间越长,隽味愈永。

时光沉淀,相逢是诗,离别也是如此。就如生命中的那棵树,叶绿是好,花开是好,花谢是好,叶落是好,来是有缘,离亦有缘。

好枝好叶,好来好离,好花好谢,一场泛白的荒凉也可以盛大而缤纷,慨然而洒脱,漫天飞舞,自由自在。

花红绿叶,我们正青春。大学生活过去是生活的一段经历,记忆较为特别、印象深刻。就算记忆褪色,痕迹却不会消失。那些欢声笑语,那些悲伤难过,都在时光的堆叠里形成答案,在适当的时间传达给我们。

愿你,愿我,愿TA,愿你们,愿我们,愿他们,都能在时光的旅程里收获想要的一切。

愿生命中的那棵树,任何风吹雨打冰霜寒雪都不让它轻易曲折甚至消逝。

愿窗外的那棵树,生生不息,生命不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