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依依槐花情

2016-05-07 15:31 | 作者:庭院深深 | 散文吧首发

时光流逝,转眼暮。俗语说,喝碗谷茶,就要送春归。仿佛一个回眸,我的窗外,花影全无,惟剩绿绿的叶子在枝头静默着,不知它们是否怀念,曾开在枝头的花朵。而我的心却在遥思,思着远方的小村庄,还有一树一树串串洁白的槐树花,这时节,正是槐花盛开的季节。

谷雨第二天是我母亲的第一个祭日,约了兄姐回老家上坟。这天,春雨纷飞,大巴车载着一车回乡人飞驰在公路上。车越离开城市,越觉得满眼的绿意就在眼前绵延起伏。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些了,起了薄雾,远处的一个个村庄,披上一层雾纱。可我的心啊,有几许的落莫,几许的哀愁,再回小村庄,再不会见母亲迎接的身影了,这个春天就将离去,而我的母亲亦永远离开了这人世。人生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好无力。一思一哀间,车子已到达村口,当双脚踏上故土,就闻到一股槐花的清香,公路边,抬眼就可寻见一树槐花开,心添一些温暖,这是故乡春天的味道,亦是母亲的味道。

公路边有一条通往小村庄的小土路,可,这还是路吗?上面长满了杂草,似乎都没人走了。记忆里,这条土路光滑而平整,哎,我的村庄正走向暮落。我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走往村里走,忽然路边草丛里飞出两只白鹭鸶,它们展开翅膀飞向田野深处,或许,儿们要飞去告诉母亲,她的小女儿回家来看她了。村口,那一棵老槐树的枝桠上,挂满白槐花,它默默地立在雨中,风中全是槐花的香。

进得家门,见姐姐们和哥早已到了,父亲微笑着起身迎接,父亲更瘦了,但精神尚好,心里一酸,但还是含笑亲切喊一声:大大(方言),父亲点头答应着,顺手接过我的包包,想以前,我每次回家都是先喊妈妈的,心又揪了一下,那里生疼,姐姐们用疼的眼神看我。一家人稍坐片刻,父亲便领我们去祭拜母亲。这一条小路更是荒草连天,如若没有父亲的带领,估计我们都找不到墓地。两月不见,新冢边已长出野草。姐姐们大声哀哭,而我只会默默流泪。母亲,我回来看您了,母亲,对不起,在您最后的日子里,我为了生计,为了自己孩子,没能好好陪伴你,这是我心里一生的遗憾。母亲,我心里的故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千言万语,只化作一滴滴泪。此时的雨下得更大了,风也哀哀,雨也哀哀,人也哀哀。邻家的婶子费力地拉起我们姐妹,起身时,我瞧见,母亲的坟边有一棵小刺槐,树虽小,依然开满了花。那串串的槐花在雨中低眉着,似乎也在悼念我的娘亲。母亲,以后就让这槐树陪着您吧,有花香陪伴的日子,就不会那么凄凉了。清风来时,槐树叶轻轻地摇晃着,你们可以说说一些悄悄话。

当自家小院,升起袅袅吹烟时,我的心情才稍稍平复。环顾家,只见父亲把家里收拾得很清爽,还养了一条胖乎乎的小黑狗。父亲一唤它小黑,它就摇头摆尾地跑过去和父亲玩耍,那憨态如一个小孩子,这时的父亲,一脸慈祥的微笑。院子里,父亲还栽了几棵辣椒苗,矮小的辣椒苗开着小小的白花,有一棵竟结了一枚不小的辣椒,生活在继续。欣慰着父亲能独自面对一切,安静地生活着。

我独自站在小院的门廊下,望向远处,只觉,小雨纤纤风细细,近处远处的绿意就这么连成一片,青烟袅袅,整个村庄若世外桃源般的美。抬眼,就可寻见眼前一棵槐花树。 一棵棵槐树的枝条上,缀满了一束束如的白花,一条条新生的槐叶,守护着春天最后的精灵。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香气,甜甜的,沁人心脾,微风轻轻摇弋着树梢。这一串串槐花,多像一个个初长成的乡间女子,它们,低眉,敛静,朴素地开在这宁静的天地里。城市的春天,我的小窗外,开过许多的花,可独缺少这一树朴素的槐花。槐花你是春之深爱,亦是游子们心之深爱,每年春天都会在心里花开一回,暗香浮动。

我多想,摘一串槐花尝尝,记得儿时吃过它的花蕊,那味道,清甜,爽口。亦摘过它们编过一个个漂亮的花环和手环戴着,芬芳着一颗童心。如今,槐花就开在眼前,心反而不舍,这些花朵啊,是精灵,是儿时的伙伴,是姐妹,是母亲,它记载着我太多太多的回忆了。还是用手抚过串串玲珑花瓣,让手指留有余香,已然足够回味很久,很久。亦可,蘸一滴春雨,收拢一袖花香为槐花写一首诗:

山村春雨细纷飞,

连天绿意美如画。

风中含香出何处,

缘是玲珑槐树花。

虽然诗写得很平庸,可也表达我对槐花的喜爱和依依眷恋情。母亲,您知道吗?槐花还能开成紫色。有的地方,有人炒过槐花吃,有人把槐花放进面粉里做槐花馍馍吃,世界那么大,真想出去走走,去看各地的槐花盛开的模样,然后回家好好告诉您。

黄昏了,来接我和哥哥的车子已停在村口了,大姐送我们俩到村口,嘱咐不要担心家里,一切有她呢,听着心里暖暖。当车子启动开出好远时,回头看见大姐一直站在村口槐花树下,久久不曾离去,那身影像极了母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