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屎狗

2016-04-16 20:05 | 作者:西岳.折戟书签 | 散文吧首发

大凡我见过的狗多吃屎。

俗话说: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这话把狗定格在了“吃屎的东西”的层面上,或狗改不了吃屎。似乎有些武断了,或是坏了狗的“英明”。起先,这种话我是不信的。

我祖居乡下,自然乡下的狗很多,又因为我见过乡下的狗多吃屎,我便判定土狗一定吃屎,而洋狗未必。那时,我没有见过真洋狗,电影里倒是有的,但都不吃屎,不但不吃屎,还很英武。这种狗我们叫它狼狗。在我的眼里,狼狗虽然还有个狗字,一定不同于狗,属于上品,所以一定不吃屎。

少年时,我乡下的家里养了一条土黄狗,许是变种的小巴狗的缘故,不但个小,形象也猥琐,或是雄性激素的作用,这厮却是个暴脾气,与别的狗玩不到一刻钟,便一定要发生打斗,但总吃亏。所以,每次都是快乐开场,悲剧收场。当被别狗暴力至嚎叫的时候,我总有一股怒火中烧;这厮也常被大狗追得鬼哭狼嚎地一路逃窜,这对于我,实在是一种无法名状得怒火,一种羞辱。每当这种事发生前,那偷袭的狗通常并不作声,低下头,弓起背,背上竖起一撮毛,脚步轻移,然后算定距离突然发起攻击,但偷袭者通常会被发现,这厮便吃了一个大惊, 先是一跳,然后嚎叫着一路往家的方向狂奔,它的哭嚎似乎已经被侵犯者伤了性命。如果家中的门前有人,这厮待到家时,便使一个急刹车,然后转身站在家人脚边,竖起尾巴,立起毛发,浑身是胆,那狂扑吼叫的架势俨然是一个大英雄,但却并不真正上前作一番厮杀。

我曾多次看见这厮被追得上气不接下气,差一点赔上性命。那时大门外没有家人,这厮“嘭”地一声,一头撞开虚掩的门,径直冲进去,就凭那一声“嘭”,足以将这狗头撞碎,即使不碎,起码也得个脑震荡后遗症。然而,这厮却总是安然无恙。

对于狗的被追赶的狼狈和鲜血淋漓的惨痛,对于主人,确乎是一种羞辱。但对于狗,许是寂寞也许是健忘,或是有点“阿Q”的精神,等到明天,同样的事,还要上演。

对于狗的无能,我总耿耿于怀,总希望有一匹大狗给我挣足面子。

数年后,我从城里的集市上买回了一只刚满月的公狼狗崽,应该是德国黑背吧,这狗的样子有点傻,不似土狗的精致和机敏,长大了或许能好起来,我总是这样想。

我对它充满了许多快乐的遐想。

在我能攒钱的时候,那时到外面工作了,我回家的次数并不多,一个月也就一两回,但我每次回家总要牵这狼狗崽去外面散步,三个月的时候,这狗已经像个半大小子,有点小力气,那一回它径直跑在前面朝厕所的方向走,我不明白它要干什么,也想知道它要干什么,于是,由它领着走。

它的行为让我吃了一个大惊,————竟吃屎了。这让我很恼火,真想狠揍这畜生一顿,我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污辱。狼狗怎么可以吃屎?狼狗怎么能够吃屎?这让我纠结了很久。它的吃屎,这分明是辱没了自己的狼狗名声和它的狼祖先。

对于我的愤怒,它似乎并不在意,这让我很绝望

先前,我只知道乡下的土狗吃屎,没想到狼狗也吃屎,别的品种的狗是否吃屎我不知道,但狼狗应该是不吃屎的,因为它有狼的血统,应该具有狼的钢性与韧性,以及狼的一切优点,只可惜,它继承的,除了相貌地改变,没有狗的绝对忠诚,却传承了狗的劣根。——特殊训练的狗不在此列。

不知道是狗的先祖先羞辱了狼祖先,还是狼先祖临幸了狗先祖?总之,它们诞下的混血儿实在是丢尽了它狼先祖的脸面。

我曾在开放式的公园遛狗的女人中巧遇一个奇观,那情形有些让人忍俊不禁。

一位伊牵着一匹长毛黄狗,另一个女人的孩子正在草地上大便,那狗看着拉便的孩子发楞,它的表情和神态,像是在思考什么,也像是在意念,从流下的口水看,它仿佛正在享用一顿世间美味。它一定在想:其实是闻着臭,吃着香,与人间的臭豆腐可有一比;如果你吃了日本的“金粒餐”,那一定是品鉴了这屎的魅力。

它的主人将它牵走的那一刻,它的眼里充满了无奈,在它不时回头看的悲伤和渴望中,一定在想:只要理想不灭,希望便在,总有一天,必将大快朵颐,吃他个酣畅淋漓,天昏地暗。

撼山易,撼本性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