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第八章)

2016-04-02 14:50 | 作者:知秋一叶 | 散文吧首发

血色青(第八章)

作者:知秋一叶

“意外收获”的模拟考(1)

------在你还没来得及触碰情的时候,它却悄悄的走近了你的身边!

经过一场异常惨烈的学生打架斗殴事件,引起了教育局高度的重视。学校领导几乎天天都在开会,传来的消息说学校要好好的整顿,要改革!

次日星期一,下了早自习,出了教室门口,就看见楼下广场有很多老师在忙着搬桌子椅子准备今天的学校大会,还有在一旁议论纷纷的。没有猜错的话,定是为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与疯子、小郝一起去了早餐店,每走到一张桌子旁边时就听他们在议论昨天发生的事,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在小声的议论着。我们还是老样子坐在里面的房间里,正当我还在发着呆思考这些天发生的事的时候,就听见猪吃泔水的声音,那响声不用说就知道是小郝;我回过神无奈的说:“小郝,你上辈子是不是饿死鬼托生啊,这知道的是人在这里面吃饭,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猪圈呢!”小郝赶紧吸溜了最后一嘴面咽下去道:“哈哈,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叫民以食为天,能吃是福,哈哈!”被小郝这么一说,我竟无言以对,刚准备动筷子,眼前的面就被瞬间拿走了。只见小郝嬉皮笑脸着:“哥,我看你也不饿,咱别浪费了,呵呵”还没等我反驳,又见他都快把头钻碗里去了,我也只好咽了咽口水摇摇头。

今天的大会与预期的差不多,县教育局副局长等等一些领导都来主持了这场批评教育大会。开会期间,各个班的几乎没有一个人敢闹腾,呵,谁要是敢在今天出风头也算牛B的了。大会的主题就是倡导学生要以学习为主,要遵纪守法等等一些。学校的老师全部在底下聆听领导的教诲,每个老师都在记笔记,唯有我们,大部分恐怕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罢了。

大会持续了一个中午,直到第四节课后半小时才结束。我们随着人群有秩序的排着队向楼上走去,就在拥挤的楼道口我看见飞站在那儿。当时我还以为她是在等别人,可转眼一想又不对。她递给我一张纸条后面带着微笑上了楼,看着身边同学异样的眼光,我也纳闷了。她是一个从来不会在公众场合以这么直接的方法送信的,今天、、、、、我想这是迫不及待想传达给我什么消息吧!

她这样直接的举措,让我很好奇里面写了些什么,我也没顾忌其他的,就打开了。还是一样的开场白,还是一样的问候,做了一个星期的路人甲,我们各自都有些不习惯,只因我因上个星期比较忙碌,所以才觉得时间过的快,但在自己的潜意识里还是清楚这样的感觉,我们彼此已经习惯,要真正去绝交恐怕真的很难。也许是因为一个星期没有通信的缘故,她有很多话要对我说,足足写了三页纸张,她说很庆幸这次打架斗殴事件没有我、、、、、其实这里面的事情她并不清楚,我们也参与了那次战斗,只不过是在惨烈战斗的前几个小时结束了。

午休过后,我与小郝都下了楼,去完了WC就进了林子里休息。还以为昨天出了事后没人敢在林子里玩呢,但却相反,这里依旧那么热闹,依旧是我们这些人在这里侃大山。猴子看我们来了,赶紧迎上来,说找个机会还要修理修理一年级的人。恐怕想要修理他们的人不在少数,但绝不可能是这段时间。这段时间是风险期,谁敢找事就是作死。总之这次我们算是庆幸,还是先观察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在林子里玩了一会儿就回了教室,走到班门口顺便看了下课程表(生物、数学、地理、自习)。真是不错的四节课,只可惜里的两节都是黑面书生的。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没睡好的原因,在第三节课时就犯困了,最后实在熬不住,就用书遮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哎,哎,醒醒,醒醒!”

我揉揉眼睛看着旁边的她,又赶紧环视了教室,老头儿没来啊。我打了个哈欠说:“干吗啊?老头儿又没来!”说着我又趴桌子上了。这时她小声的在我耳边细语:“哎,刚大喇叭通知让各班的班长去开会,你不去啊?” 开会?我还在犯迷糊呢。她又接着说:“王淑云已经去了,你也赶紧去吧!”随后,我很不情愿的离开了教室。当我把会议室门推开的时候,不料人家已经开始开会了。所有人都看着我,政教处的四大金刚都在。我刚想转身溜走,被罗汉叫住:“萧飞,站住,你去哪?”。我转过身:“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门了。”“你没有走错门,我看你是在游吧,赶紧进来坐下。”弄得所有人都噗嗤一笑。唉,他一声令下我也不能不兜着吧,张望了半天才发现后面有个空位置,随即走了过去。当坐下去后才有点追悔莫及的感觉。

万万没想到我坐到了梦翎雪的身边,不知道什么原因,坐在她身边就跟身上长了刺一样浑身觉得不自在,余光都没敢撇到她那去。随即我也不管了,爱谁谁谁吧,我继续睡大觉。反正这儿离四大金刚那么远,况且他们还有不断的话要说。刚眯瞪一会儿,就被一根针一样的东西刺在我胳膊上,我疼的差点叫出了声。我怒气的看着她:“你干吗?”她却理直气壮的说:“现在是开会时间,不能睡觉!”我KAO,我心想呢,我睡觉关你毛事啊,我没搭理她继续趴在桌子上,可刚趴下又是一针扎来,疼的我咬牙切齿的。气的我瞪着眼睛看着她:“你到底想干吗?我睡觉碍着你什么事了?”“哼!”哼是什么意思?她哼完就继续看向讲台,貌似扎完了我跟没事一样。这把我气的,好,不让我睡,我偏要睡。不过这次我有所防备,知道她还会趁着我趴下扎我,就在她要扎我那一瞬间我猛地躲开了。“哈哈,还来,没扎着吧?哈哈!”随后,会议室里的所有同学都惊讶的看着我们。KAO,又闯祸了,还在开着会呢!这时罗汉恼怒的道:“萧飞,你干吗呢?是不是还在梦游呢!不知道这是在开会吗?”此时此刻,我的心像被驴踢了一样憋火。

“你就站着听吧!免得你又梦游!”罗汉无奈的说;

我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还不时的向梦翎雪翻白眼。她倒是觉得很得意,拿着圆规在我眼前晃。唉,这开的叫什么会,站的我腰酸背痛的。原本以为只开一节课,却没想到开到放学后半小时才结束。当宣布散会后,我立马瘫坐下了。

“哎,让让,我要出去!”

出去?我差点忘了,我赶紧用两手护着左右两边的桌子面对着她。“想出去啊?没门!害我站了那么久丢那么大一个人。”

“你让不让?”

“不让”小样,谁先招惹的谁?正当我得意时,刚才那个使我疼的乱叫的圆规直接扎在了我的手上。这正好扎的我猝不及防,我忘了她还有个圆规,我疼的捂着手直跺脚大声呵斥:“梦翎雪你、、、、”

“我怎么了?谁让你不让我出去,这就是惩罚!”说着走到会议室门口又转过身看着我:“呵呵,疼吗?”“废话,我扎你一次试试?”我气不打一处来冲她吼道。“疼就对了,不疼的话,岂不是白扎了,拜拜!”这都什么人,要不是因为她是个女的,我非揍她了。最后我看看自己的手背,真扎了一个小洞,还在流血。

等我下了楼,她早已经没影儿了,我赶紧搓着手跑向饭厅。今天有很多代课老师都在饭厅执勤,我瞅了半天都没有看见小郝他们身影,在人群中我又看见了她,她手里还拿着扎我的那个圆规冲我笑,我手指了指她(算你狠)只好随便找个人少的地方排队打饭。

吃完饭我就径直去了操场,此时夕阳映红了整个操场,学校的大喇叭还是放着那首《丁香花》。在篮球场的小郝向我招手,我便走了过去,他看见我捂着手问怎么了;

哥,你手怎么了?

唉,让梦翎雪扎的!

什么?你俩?

别提了,我还一肚子火呢!

夜自习原本是语文,可老头儿却提前来了,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然后又寓意深长的说学校下达了一个通知,这个星期六星期日我们没有休息要举行全校模拟考,模拟考?这才开学多久考什么?老头说就考我们开学以来学习的知识,到底看看我们是否是真正的尖子班的学生。也许我们不能理解学校为什么又要重新这样的模拟考,但肯定跟上次打架有关,就是想摸摸我们的底子呗。老头走后,黑面书生就进来了,他这次与以往不一样,对我们的态度完全大变样,说话也温和了许多。就在老头刚走,小郝他们就叽叽喳喳讨论个没完;本以为黑面书生又会训斥小郝,但他只是轻轻的敲了敲讲桌让我们安静,随即他就让我们看第一篇课文,说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请教于他。

这算什么?开始复习了吗?我们都在安静的看着课本,正当我小声的默读课文时黑面书生突然从后面拍了我肩膀,顿时我吓一跳猛转身一看是他。他小声的告诉我让我管理好班里的纪律他要去开会,说在开会期间还会有查看各个班里纪律的老师来查岗,让我切记。说完他就走了,我这才舒缓了口气。黑面书生刚走班里就开始了议论,瞬间一片嘈杂。我们这边也是一样,谁还去管谁呢!小慧转过身唉声叹道:“搞什么嘛?模拟考摸的心里都没底!”

不就模拟考嘛,小菜一碟,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什么?我一脸满不在乎的说;复习对于我来说就是休息,不会把太多时间都花在读书写字上面,正好黑面书生也走了,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耍一会儿了。正当我们在聊天兴起的时候,突然听到讲台上有人在讲话,我们赶紧静声看向讲台,只见王淑云很无奈的冲着我们说:“我知道老师走后,你们在这个教室里就会无法无天,几次闯下祸班主任都有意在包庇你们,可你们能不能尊重下其他学习的同学?”这时小郝站起来不屑的说:“班副,我们又怎么打扰你们学习了?”王淑云苦笑道:“呵,你们自己听听,老师一走你们就说个没停,这难道还不叫打扰吗?”

顿时,班里所有的同学都开始了争吵,大概他们就分成了两派,一派跟王淑云孙梅带头,另一派就乱糟糟的,众说纷纭。原本以为颖儿会保持中立,却没想到也站起来帮小郝说话:“学习固然重要,可暂的放松也必不可少,我们大家是一个集体,为什么非要争个高低呢?”我一直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着他们争论,可能是我一直没吭声的缘故,大家说着说着都把目光集聚在我这里了。当时我就懵了,赶紧说:“你们吵你们的别拉上我,我可不想再被老头罚跑步了。”王淑云看着这样下去也争吵个不休,就把矛头指向了我。

班长,要不我们比比吧?如果你赢了,以后你们在班里想做什么,我都不再管了,更不会告诉老师。

她一脸趾高气扬的向我发起了疑惑的挑战,班里顿时鸦雀无声。呵,还是要我出马,我就欣然接受了挑战。

比什么?

就比这次模拟考!

怎么个比法?

就比我们两个人的成绩。

她这么一说,大家又开始小声议论了,大家都清楚的知道她来这个班的时候成绩是第一名,我是第四名,明显要治我难堪。可我再怎样也要接受她的挑战,不然丢人可丢大了。

好,虽然我承认我总成绩没有你的好,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呵。

我接受完她的挑战,她就回座位了,我坐下来长舒了一口气。这个挑战可够我喝一壶的了,我就是不服输,想让她从此对我们刮目相看。反正还有四天的时间,爱咋地咋地吧!我赶紧又与她们聊起来了。

哎哎哎,刚刚我们说到哪了?

喂,班长,你还不赶紧复习,咱还是别聊了吧?

复啥呀,不用操心,接着说那女鬼之后跑哪去了?

就这样我跟个没事人一样的与她们聊了一节课,下了课我就看见王淑云那边围了一群人好像都是她的朋友给她加油鼓劲的。正当这时,颖儿来到我身边。

这不公平吧?她这明显让你难堪让你输。

呵呵,难道你不觉得我很聪明吗?

我知道,可你、、、、、、

放心吧,我不会输的!

我一本正经的给颖儿吃了个定心丸,也许她对我期望值很高,但她也知道我玩心太大,这次恐怕比不过她。但这一切皆有可能,或许我能赢呢!她走后,坐在身边的周诗婧便有了不同的看法:“你就这么有信心能赢她吗?”“没有!”我张口说了出来,她倒是很惊讶:“那你为什么还要接受她的挑战?”我微笑着告诉她:“狭路相逢勇者胜!横竖都是死,只有拼死的决心往前冲,兴许还能冲出去,坐以待毙只有等死!”

很快第二节课开始了,黑面书生依然没有回到班里。我依旧拉着王慧、周诗婧她们讲鬼故事,聊得不亦乐乎。

“哎,哥,外面有人找!”我们同时看着门外却什么也没看见,我赶紧吼鹏子:“你丫的找抽呢,没看见忙着呢嘛,乱报军情!”紧接着鹏子又喊:“真的有个女孩在外面,不信你出来看看!”一说女孩,我赶紧起身跑了出去,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

你、、、怎么来了?现在可是上课时间?

我们自习课,给,这是我为你精心挑选的,你能用得上!

她居然抱了一大摞书递给我,把我都弄糊涂了,我忙问:“你这是干嘛?”

你不是跟别人打赌比学习成绩了嘛,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一年级的书恐怕都没了吧?

谁的嘴那么快?可、、、、这也太多了。

你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我相信你不会输的,加油!那我先上楼了。

我看着手里抱着的书一脸茫然,随即她又转过身冲我微笑着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萧大班长,呵呵!”她美丽的笑容展露在月光下,看着是那么美丽动人,这些书不仅仅是寄托的期望,更多的是关心,关爱!

我抱着书回教室,引起他们的目光,小郝在那朝我打个向楼上的手势,我点点头,他就知道是飞雪给的。将书放在桌子上,我赶紧一本本的翻看,还是在中间的一本书里找到了我想找到的“信件”。我悄悄把信放在兜里,等晚上回家了再仔细看。我这一举动不知是否惊动到了她,她悄悄问我:“这是女同学给你的吧?”我点头后她就没再问什么了。

翻看着她给我的书,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上课时老师讲的重点笔记。语文课里第二篇文章就是《海燕》,里面还有很长一段需要我们背诵的,当然这篇课文给我的记忆也是别样的,因为她的小名就是海燕。因为看的同时突然勾起我很多一年级时的回忆,每一篇课文、每一个数学公式、每一个英语单词都能多多少少让你记起点什么,就在我还在回忆中的时候,鹏子又喊我:“哥,外面有人找!”不用我想都清楚是鹏子故意坑我出去的,我没搭理他继续看书,紧接着我听见讲台上有动静,我猛地抬头看,梦翎雪居然莫名其妙的站在讲台上死盯着我这边看,全班的人都在看着她。

我站起来:“你干嘛来了?”

“你给我出来,见你萧飞一面还真不容易哈,赶紧的!”她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着实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可这个时候班里已经传来少许的议论和笑声,我又不能不出去,可出去了又显得我、、、、、做了思想斗争决定还是要出去看看她找我什么事!

我刚出教室,她就冲我嚷嚷:“让你同学叫你还不出来,还非得我进去请你是不?”

你想干吗?中午的你扎我的事儿还没找你算账呢!

哟,还记着呢!真不是个男子汉。

废话,你让我扎一次试试,不知道会疼啊!

哼,你能拿我怎么着?

她傲气又有点可爱的表情看着我,让我实在不能怎么着她,我只有很无奈:“说吧,来找我什么事?要是来跟我吵架就算了,我还忙着呢!”

忙着复习功课吧,哈!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你的事并不难,谁都可以,算了,不跟你废话了,这些只给你用一个星期,下星期还我!”她指了指我身后窗户台上放的书。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准备说谢谢她的时候,她已经转身走向楼梯间口了。她的这些举动让我摸不着头脑,中午还跟个仇人一样在会议室用圆规扎我,现在却又莫名其妙的关心上我了,虽然她关心的语气很难让我接受,但事实我已经无奈的接受了。我无法摸清她的用意,但好面子的我倒不愿意与这位校花成为仇人,有多少人想接近她都只能望其项背罢了,而我却可以和她打打闹闹似的、、、、、、、、

我又一次抱着那么书返回教室,更多的目光看向我,尤其是王淑云孙梅她们,可能她们也想到是我在向外人借的复习资料,但这些都是个意外。回到座位桌子上已经摆不下书了,我赶紧将书放到旁边的窗户台上,顺便抽了第一本语文书出来。书的扉页写着梦翎雪的大名,但在旁边却还有一段话:“忘记过去,展望未来!”这句话,对她到底意味着什么,我不得知。

“哇塞,班长,你人缘真好,连梦翎雪都来帮你了!”王慧感慨羡慕着说道;

她是谁?

“她可是我们学校鼎鼎大名的校花梦翎雪”这时王慧的同桌袁东升抢着回道;

哦!

看的出来周诗婧有些失落,但又没有全表现出来。我想,对于任何人来讲都不能否认梦翎雪的校花头衔,无论从学习、外貌、气质这些方面很多人都是无法企及的。我之所以知道这些,也都是从我老同学那听说来的,听说她的成绩在全年级第五名,这就是所谓的外貌与智慧并存的校花------梦翎雪

可无论她在学校名气有多大,无论后面有多少仰慕跟随者,但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熟人”罢了。我不清楚与她什么时候认识的,就好像她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样,刚开始与我并没有瓜葛,但之后我仔细回想起来,我与她就如前世的冤家,见面就掐。

有些事情看起来那么自然,那么的平凡,但知道真相的时候,才发现一切都是有起源有原因的。

两节夜自习就这么过去了,放了学。我们渐渐离开教室,周诗婧与周娜走在我和小郝前面,走到楼梯口,疯子和周彤还有谢天昊就在等我们。

“哎哥们儿,听说你跟你班副干起来了?”疯子一脸的奸笑;

什么叫做干起来了?这是在争口气好嘛。哎,你们干吗?

走啊?

去哪?

送她们回家啊!

我看着身边的周诗婧和周娜,再看看谢天昊渴望的神情,上次打架的事儿似乎在这个时候完全撂一边了。

“不用了吧!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周诗婧说完拉着周娜和周雨彤下了楼,愣是把疯子和谢天昊搞懵了,

“走啊,还愣着干吗,走走走,追下去!”疯子赶紧拉着我冲下楼去,追到车棚那边,她们三个已经骑着车在前面了。我们几个也赶紧骑车追上去,一路上他们都有说有笑的聊着,只有我和周诗婧都没说什么话,就这样在沉默中送到她们村口,我、疯子、谢天昊、小郝四人依旧站在村口望着她们渐渐模糊的身影才转身骑车回去。路上谢天昊向我说起了上次被一年级袭击的事儿,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内心的一口憋屈的气还没出,说再等等时间,定要给一年级的好看。就这么着,谢天昊渐渐走进我们,融入到我们这个集体中。

回到家中,我躺在床上看着飞雪给我写的信,信中的内容大致不会变,总会给我最温暖的话语让我做一个好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