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春色尽嫣然

2016-03-20 17:57 | 作者:柠檬小姐爱吃甜 | 散文吧首发

满城色尽嫣然

这是江南,提笔浅墨描摩春色的江南。早春,红梅阁前几曲婉柔小调还在梅林间屈曲盘旋婉转悠扬。浅浅一笔勾勒出的小河河堤上,盈醉了满城的芬芳,动了春灵,静了等待,妃色缀诗岸,春雅尽嫣然。

三月到红梅公园赏梅,远远地望尽似一片云霞,记忆里这般的浓烈似乎更似夭夭桃花亦或是春杏花。在人们眼中灼灼的春色印象,从来也是它们燃尽了春日韶光,婀娜摇曳在江南千里烟波之上,繁花引蝶,引得众人凝眸目光。梅花仅仅只是春色间的一个迷人过客,淡淡进入人们视野却又被更多繁花挤出眼帘之外,自命清高的花朵更似怀才不遇的放士,被流放在孤寂的空谷之涧,如此悲切的梅花,怎会开得如此娇艳?

走进梅园,妃色似点点细雨落入视野,细看才发现梅花无叶,先前那么浓烈的春色果真是梅花所赐吗?遒劲的枝干,屈曲盘旋,张扬却又从不失风度,开得一树绚烂却又从不霸占它树的领域。正是君子之礼——自强不息又以厚德而载物——不苟求阳光雨露的赏赐,但是如有所求必为众生倾倒。

一阵浅风抚过鼻间,一股浓烈的香气如甘泉灌入体内,清冽之香一瞬间溢满心房,像是落花酿制的清酒葬于树下后自然沉封的青草之香,又仿佛是令人羽化登仙的紫府琼浆,瑶池玉液。但见,遥山叠翠,远水澄清,彩霞照万里如银,素魄映千山似水。就此逍遥山水人家,闲话桑麻,,听一曲琵琶,曲终后再无牵挂。蓦地,一股清冽萧瑟之感氤氲而生。风流飒沓,浪迹天涯,可最后高傲一生终未了牵挂,花期一过化土为沙,又有多少人明白我的心事,在我再无繁花之时,携一樽落花酿,伴我寂寞空枝丫,即使生死无话,也为我祭酒扫茶。

我再次回头望那梅花,话开得瑰丽,艳若桃李,灿若云霞,像春日的少女旖旎娇艳的舞姿,轻舞霓裳凭栏望,红梅阁里筝曲又起,馨摇笙歌,花弄影强,三分流水,七分春色,混着梅花脸颊的红晕,正好酿成十分甜蜜。看似清恬,实则香气凛然,这又是因为什么?

清香再次混着风而吹来,“知音难觅,知己难偿,对酒当歌,一醉城殇。”我又忍不住回过头去看,是了,是无人可做知己的寂寥,闲愁万种无以诉衷肠,它,开得那么盛、那么美,是否是在以高山流水静待与子期相逢“莫待无花空折枝”,等到花儿落尽无人再识怏然梅花。这是放士用花朵凝成的诗行,别给它一世的寂寥悲伤

出郭寻春羽客家,

红梅一树灿如霞。

嫣然春色游仙去,

莫忘瑶台扫落花。

指尖染香,握一世芳华,开掌合掌,开卷合卷,我们一起看花开花落,听风雨如晦,携文字暗香,挽芳草葱茏,不惊不扰,可好?

2016.3.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