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笔

2016-03-16 08:30 | 作者:相公与猫 | 散文吧首发

我居住于城的一隅,守着那抹茉莉,时间不知几何,我也有了那抹幽香情怀,正如洒在其上的那抹月光色,是淡漠的。

记忆里那条街巷,那处回廊,还蛰伏着那日的殇,承受着,背负着,擦干眼角蓄起的泪,我毅然踏上远行的路,只留下那抹目光还留恋着因夕阳而拉长的我的影子。

这茉莉,开自故里,那目光的源,也来自故里。

自是暝烛,教青烟萦绕,只候那习风,皱了那池流水。桑梓故里,应是炊烟绕柳,寒了山色罢。征鸿未归,谁使寄乡思。又不识山高水长,何夕才能还乡?

此情难寄,等闲蜡泪,风过,成殇而已。

最近,我总是频繁的怀疑这个世界,怀疑一切我认为是虚假的事物,总觉得我的双眼是被蒙蔽的,这个世界里里外外都被披了好多层外衣,五颜六色令人眼花缭乱。或许,我已经是那个被诱惑蒙蔽的痴人了。

回忆惹人憔悴,有时我也着魔般喜欢憔悴的感觉,憔悴过了便是心碎。回忆若放不下,就要习惯一次次憔悴,一次次心碎。心碎了,或许还能一次次拼凑衔接,只是再也不会是完好如初时的模样了。碎一次,心便硬一分,可能到最后无论做什么,都无所谓孰是孰非了。应该谢谢那些伤害过我的人。结局已经注定,那么风轻云淡的说声谢谢又何妨,毕竟也教会了我为什么。

回忆里,爷爷的声音不像现今这般无力,奶奶的腰背也不像现今这般佝偻,妈妈依然年轻,与发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那些美好时光,伴着心殇,和着风流逝掉。没有人为我收藏。若可一醉,谁愿与我共饮此杯,难再回首就此搁笔罢,却又舍不得。往昔,岁月轻柔如水,穿插着其中的记忆灌溉我的心田,点点亲切,点点温馨,汇成最后的结局,莫问结局美好还是悲伤,莫问心情甜蜜还是苦涩,我还是我,不曾改变。或许环境变迁,或许人也变迁。

大雁南迁,也终会北还,而那些回忆,就像其中的孤雁,跟丢了队伍,迷失了方向。最终客死他乡。未免有人为孤雁哀伤,我也哀伤孤雁,另外还有那些再也过不来我也回不去的回忆。没人知道我曾哭泣着祭奠那些逝去的回忆,甚至不惜一跪,以作诀别。

多少昨日的面孔,今天已经天各一方,甚至形同陌路,多少次里出现的身影,如今暗淡的失了颜色,我尽管总是言不由衷,内心深处还是会苦涩的,如今所有的言不由衷和苦涩,我将其写进此文,來祭奠逝去的时光。

负面的情绪,仿若狂风骤般撕扯我的身体,我不胜它狂野的摧残,一次次被揉碎的眼泪,无处搁浅。已是漫天星辰,伴我的是孤灯一盏,明明灭灭。我吃力的寻觅着前方的路,但总是遇到形形色色的分叉口,我欲将命运付诸硬币,却怕一次次投掷,一次次踏上不归路,难在回头。于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我,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的我。

活在这个世界的我,总喜欢凝望另一个世界的我,然后这下一段莫名其妙的文字,是谁抛弃了我,是谁把我流放到另一个世界,我凝视着我疯狂的写下另一个世界的我。

我在形形色色的岔路口上越走越远,没有再回头,伴我的依旧是星辰与灯,前方的路,变得缥缈不可寻,灯灭了,我便将生命燃上,继续吃力的寻着,直到油尽灯枯,人死灯灭。

有时明知往哪走,可我不懂,看似不懂,貌似不懂的样子,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另一条路,另一种人生,留下我在风里凌乱,约定、誓言,全都变得不堪一击,我的不屑一顾,践踏着我的不知所措,我长时间怀疑一切我觉得会欺骗我的,包括我。其实我知道,我只是在做些无益之事,消遣着有限的生命罢了。

四野尽是灯火,只是,独缺了那抹属于我的温暖罢了,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喜欢在心灵孤独中寻找寄托了,悲伤,也是温暖的。

远方的亲人啊,愿一切安好。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千丝万缕千言万语,皆化作泪眼,因为,再也没有比泪水还要温柔的歌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