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

2016-03-09 17:49 | 作者:灰色调 | 散文吧首发

随心笔记-<br>2016年2月3号,坐凌晨一点的车第二天8八点到的家,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br>我推门进去,那时候母亲在院子里,母亲看见我来了依然是那句话喊着我的名字说来了。母亲还是穿着好几面前的衣服,衣服有些泛黄也有一层土看起来就跟泥人一样。凌乱的头发中白发显得那么扎眼。父亲穿个棉袄棉裤没有穿外套,显得有些笨拙。在我记忆力父亲虽是农民但也喜欢领导的发型,把头发向后梳,显得精精神神,这次回家父亲竟然理了个光头。看着父亲苍老了许多。<br>看见父母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感觉心里酸酸的。<br>我家兄妹四个,大姐跟二姐差两岁,我跟二姐差两岁,弟弟跟我差两岁,大姐初中毕业,我,二姐,第第也算是大学毕业吧!那时候父母在拮据也没说过让我们退学,父亲读过几天书而母亲真是大字不识几个。母亲因为不识字常常会把一些带字的纸给收起来,母亲常常会把一些纸条攒一段时间来问了或者姐姐弟弟,我们总会显得有些不耐烦,我常常在想在母亲这个不识字的世界里会是怎样的,母亲无聊时总会打开电视机来看,我们总是会调笑母亲,人家看电视看剧情你看电视也就看看人,母亲也不生气,回道:怎么看不懂。记得有次母亲问我什么是成人节,母亲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还把情人节听成成人节,我知道跟母亲解释母亲也记不住,就调笑着解释,比如事情办成了人家庆祝一下,就叫成人节,母亲还一脸认真的样子。<br> 转眼间就要除夕了,母亲信佛。但母亲总是也分不清道教跟佛教,供桌上有太上老君玉皇大帝,还有菩萨弥勒佛,其他的我也叫不上来,其他地方有门神,灶王爷,更甚的是父亲赶集的时候买来张钟馗的画像,父母也不知道是什么就给供了起来。<br> 每年除夕的前一晚母亲总会把香炉去年的旧沙土换成新沙土,意识也是除旧迎新。<br> 母亲也会把过年做的东西先用小碗乘上供桌,点上香有的是一根有的是三跟,在一一跪拜。<br> 然后就是我们用餐了,这个一直会出了正月十六,十五的时候母亲也会像过年的时候一样,摆供品,点香,一一跪拜。打我记事起母亲便这样了,一转眼二十几年过去了。母亲依然坚持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br> 我们大了,父母老了。<br> <br><br><br><br><br>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