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娘家

2016-03-04 11:48 | 作者:雪里红梅 | 散文吧首发

窗外儿欢快地鸣叫着,好像,它们也在分享着我的愉快心情

我刚刚吃完早饭,嘴里还满满的充盈着昨天从父母那里带来的香肠和鱼丸子味道。额不,其实我带回来的是满心的慰藉,幸福满足

昨天从家里出发的时候,天气晴朗,我骑着公婆的三轮电动车,一路小心翼翼地前行。我走的是一条近路,到父母家三十里地。如果绕道镇上,就会多走十五里地的。

这是一条几乎不大拐弯的路,向南直达我的娘家。这也是以前孩子们小的时候,我和老公骑自行车或摩托车最常走的路。以前是土路,坑坑洼洼,骑自行车,我们一路要歇息几次,天里会在路边寻干柴烤火。有时候,女儿非要下车走着,因为她坐车坐腻了……

如今,大部分的土路都变成了公路,这使我想起以前在路上我说过无数次的话:“如果哪一天要把这条路修成公路,我一定要捐很多钱!”

结婚二十多年,每一次走娘家,我几乎都记着,因为每一次都那么难!路途远,没有钱,没有时间,带着孩子,等等的原因,每次去父母都会说:“不要来了,我们都很好,在家好好照顾孩子。这么远的路,你们又没有钱,就是来也不要买东西,等孩子们长大了,你们有钱了再来……”而且每次,给父母拿的礼物都没有父母给我们带回家的东西多。

经常在哪一个上歇息,经常在哪一条河边浏览,经常在哪一个沟边烤火,经常在哪一个砖窑里与孩子们捉迷藏……以前的一幕幕,在我的眼前像电影一样放映着,在我的心里像迷雾一样润湿着,在我的脑子里像白云一样飘飞着,让我抓不着……

终于来到了郑庄村的地界,我的娘家到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童年,但是,却只是一些纷飞的碎片,因为,很多地方都改变了原来的样子,就连村后面的小河,都窄的快要成了一条水沟。

路边一个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在忙活着什么,我知道这肯定是我们村子里的人,于是放慢车速,仔细地审视。哦,的确是以前的熟人,可是我一时想不起来她的名字了,只记得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兰”子。这是王家的媳妇,娘家在张石店的,人很好……这样想着的时候,车子已经来到跟前,我便笑着喊:“你干什么呢?”我应该称她为孙媳妇的,可是这称呼太不好叫了,我便省去了。

她扭过头,看了我一瞬间,猛然欢喜地说:“耶!姑奶奶,是你啊!你啥时候回来的?你好多年不在家,我差点都不认得你了,要是你不叫我,我还真的不知道是你呢。”

“是啊,我每年回来,都是匆匆的,咱们也没有见过面……”

“你家孩子都挺大了吧?你们这些年在哪里啊?……”

寒暄了一阵,我急忙与她告辞,欢快地向村子里奔去。

远远地,我便看到了母亲的身影。

母亲在外面洗衣服,她正拿着一件洗好的衣服晾晒在绳子上。母亲尽力挺直的身子,让她的腰看上去直了一点。母亲没有戴帽子,她的发让我觉得,母亲比我想象里年轻一些。

每次来看母亲,我都是故意地突然袭击,为的是看看父母平日的生活状态。

晒好湿衣服,母亲又匆匆地走到洗衣盆跟前,蹲下身子揉搓水盆里的衣服。母亲的动作似乎跟以前一样,让我熟悉,只是,她的身高矮了那么多,动作缓慢了很多,看上去有点吃力,但是毕竟,我看到了健康,还在劳动的母亲,我的心欢快地跳起来,心里的笑飞到了脸上,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娘---”

母亲闻声回过头,看到我,立刻笑起来:“哎呦……”

母亲没有马上站起来,她的腰让她站起身的动作很是费劲。

但是母亲几乎笑出了声,让我高兴的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带着调皮的语音说:“我又回来了,嘿嘿!娘,俺dada呢?”

“你dada出去街上溜达了。你可来了!你dada这几天急坏了,几次想找小省给你打电话,问问小政政转学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到底是在哪里上学?一想是长途,电话费那么贵,就没敢打。”

“娘,小政的事办好了。在南鲁集上学,每天回家住,我在家里陪他。”

“噢,那就行。”母亲长舒一口气,忽然又说:“那么远,孩子多累啊,不能住校啊?”

“能住校,但是他不想住,我也不想让他住。”我给母亲解释着儿子的事,北京下学期的课程还没有学,可是老家的课程几乎提前学完了,我得每晚给政补习功课。政刚换了一个新环境,白天有点不适应,晚上回家可以放松一下绷紧的神经。

正说着,村子里的一位大嫂过来了,高兴地喊:“这是俺红梅妹妹吧?哎呀,你这是啥时候回来的,你不是在北京吗?”

于是乎,唠起来很多话。

父亲不知啥时候回来的,站在我们旁边听着,我望着父亲,傻笑了一下。父亲便问儿子的事,我便又说了一遍。

送走那位大嫂,没过一会儿,我的堂嫂又来了,说是听说我来了,特地来与我说说话,于是,又亲亲热热地说了很多,很多。

送走堂嫂,已经是要做午饭的时间,父母便忙活着要给我做什么饭。

因为刚刚过完年,年货还没有吃完,所以我不知道父母需要什么,只是买了点蘑菇,买了两个能放一些时间的白酥鸡和水沧丸子,我没有给自己预备吃的,只想与父母在一起吃一顿家常饭。

但是我又和以前一样想错了。父亲急着去弟弟的冰箱里拿肉,说是专门留给我们吃的,因为父母亲都不太吃肉,反正他们都一直这样说,我现在似乎有点不相信了,因为我也一直这样骗我的孩子们。

我马上说,我不想吃肉,忽然又发觉这样说,说服不了父母亲,就妥协说,等下次我带了儿子过来,再炖肉吃吧,因为我儿子爱吃肉。

父母亲终于被我的任性说服了,父亲无奈地说:“那也行,那就等小政政来了再吃吧。”

“那吃什么呀?”父母亲在两间屋子里转悠着,忙不迭地翻找。

其实我知道,家里除了白菜萝卜,没有别的菜,再就是节前炸的干丸子,父母说,待会我走时,全都拿走,给政政吃。

我懊恼着自己,怎么不多带些钱来,买些青菜……都怪我觉得自己不挣钱了,能不花钱就不花钱,忘了父母是需要我买些菜的……

案板上放着三个红萝卜,洗得干干净净的,我说:“娘,咱就炒红萝卜吧,我在北京好长时间没吃红萝卜了。”

“那是我预备今天炒着吃的,不知道你来……”母亲迟疑着:“炒红萝卜?唉,还是炒白菜?”

“炒白菜加粉条,再加上蘑菇,切一个白酥鸡,也行。”父亲也在搜肠刮肚地想法子。

“咱家萝卜多吗?娘。”

“咱家萝卜还有很多呢。”

“那咱就吃萝卜吧,我真的想吃萝卜,这个冬天,北京萝卜贵,我没舍得买。”其实我是刚刚听母亲无意中说起白菜一元钱一斤,还买不到,而父母一直爱吃白菜,才决定要吃萝卜的。

炒萝卜,父亲非要加上蘑菇,我拗不过,就加了一些。父亲又翻箱倒柜地拿出一包小香肠,撕开,非要切几个加进菜里。

大地锅里,我加上水,放少量米,热上馒头。看到馒头,父亲便说:“你走的时候,把馒头带走些,还有这么多,我和你娘吃不了,再说,也太硬了,都咬不动。”

父亲烧大地锅,我和母亲炒菜,忙忙活活地,一顿饭,很快便做好了。

饭桌上,菜盆放在我面前,父亲母亲坐在我的两边,母亲把馒头全都掰成小块,泡在米汤里,因为她的牙齿全都掉完了,换的假牙不好用;父亲则用他那没剩几颗的牙齿,艰难地嚼着开裂的馒头。

父亲母亲不时地把香肠块和蘑菇条用筷子挑出来,但却不吃,说:“快吃,别凉了。”

我不舍得吃,只是吃着胡萝卜,并在心里恨恨地后悔着,没有买那些我早就在心里想好的菜来。我真的像女儿说的一样,我只是在心里想着疼别人,但是却没有做出来。

饭后,母亲兴奋地拿出她昨天买的新鞋子和靴子给我看,并喋喋不休地说着,这是用我女儿希希给她的钱买的。母亲强调着:“我花上外孙女的钱了。”

那份满足和欣慰,让我也觉得,幸福的感觉满满的。

父亲又去翻箱倒柜了,这回,他抱出来一箱桂圆。这是春节期间,他们收到的礼物。

母亲看见,赶紧说:“也不知道这是啥东西,你dada就是不舍得吃,说是给你们留着。”

“待会你走的时候,给政政带一点。”父亲说着。

我的天呀,我心想,都多长时间了,不会坏吗?

我赶紧撕开捆扎的塑料带子,掀开盖子,呀!很多圆圆的桂圆上,有了白白的霉点!

我惊叫:“哎呀,天!坏了,放这么长时间,会不坏吗!”

父亲却不听,拿起几个,剥开了就放嘴里吃。

“哎呀dada,别吃了,会吃坏肚子的。”我急忙阻止,父亲却不听,依旧津津有味地吃着,吃得我的心里难受。

母亲小心翼翼地剥开一个个桂圆,发现几乎每个都有点坏,遗憾的说着:“我前几天看见街上有谁家扔的一小堆这东西,肯定也是坏了,被人家扔了。我跟你dada说,咱的是不是也会坏,你dada说,没事的。非得等你们回来,给政政吃。”

“政政不吃这个。”我急得不知如何解释,我的心乱乱的,不知是心疼,还是后悔。看着父母不怕吃坏肚子,也舍不得扔掉这些坏了的桂圆,都在剥着吃,我哭的心都有了。父母从来不舍得给自己买水果吃,哪怕是特别便宜的,更别说这么稀罕的,这是父母只是看着别人吃,而自己想都没有想过的水果啊,他们怎么舍得扔掉?

我的手机响了,是快递公司打来的,说是让我去南鲁集取北京邮来的快递。我知道是儿子的学籍卡邮到了。

父亲便催着我快走,去办正事。他忙忙跌跌地让母亲拿来一个大的方便袋子,把丸子都倒进去,又拿出一袋子香肠,放在袋子里。

我哪能要?!我几乎带着生气的口吻说:“丸子我要,香肠我是决不会要的!dada,我反正不带香肠,你放进去我也给你拿出来,我不要的!”

父亲不答话,走出去又拿来一把铁锨说:“我去刨萝卜,你带走点,我和你娘吃不了那么多。”

父亲给我装了满满的一袋子胡萝卜,我说不要那么多,却拗不过父亲

母亲在旁边给我说笑话:“年前你dada去给你二姐送萝卜,结果,你二姐熬了一锅羊肉汤,回来又带来好多,我们又喝了几顿。人家都说,你dada送的萝卜还没有羊肉汤值钱……”

二姐是我的堂姐,我大爷去世的早,父亲把我的两个堂姐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疼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