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风来过

2016-02-26 08:16 | 作者:青莲 | 散文吧首发

一、初心

佛说:“人生有三苦,求不得,放不下和复失去。”想来这人生之苦,莫不是为情、为利、为名所累,为贪欲所驱使,为红尘所迷离困惑。试问,几人勘破?几人渡化?几人能婆娑?

那年,柳烟如一张素纸,不谙世故,更不知情为何物,会叫人生死相许?

那年,柳烟就像是一株含羞的花,迎着风在阳光下恬静的微笑。

此岸的花红,彼岸的柳绿以及流淌在中间的浮华浊流,她无从分辨,也不会知晓那看似美丽的花朵下隐藏的利刺,更不会洞悉一张笑脸后包藏的祸心。那年的她,铺开了一张无瑕的画布,用天真与美丽描画着十九岁的青与羞涩。

柳烟就像一朵初的紫罗兰,没有玫瑰的妖媚,没有牡丹的华丽,也没有莲的遗世清丽,不哗众,不取宠,不与繁花争高低,不与世俗论长,以一抹纯真淡雅的姿态,悠然的绽放在红尘的路口。

路口,总会有风来过,总会徘徊取舍,总会有生命的车轮沿着选择的方向无畏地驶过,总会碾压出深浅不一,轨迹不同的辙痕。而我们,就是这车轮,用旋转丈量着岁月,用印迹记录着过往,用伤痕解读着人生。

柳烟与其他同学相比,是幸运的。她有着轻闲的工作,安静的办公室,可以不用听车间里机器的轰鸣,不用听中年妇女与男子打情骂俏的粗俗话语,也不需用柔软的双手带着胶皮手套去捧腐蚀的料浆,更不用再穿上那身辨不出彼此,看不清面容的行头。柳烟不明白,学校的领导为何会选中自己。因为在众多的同学之中,柳烟不是一个佼佼者,也没有太阳的光芒,她只是一颗默默的星星在璀璨的空中闪着微弱的流光。柳烟不会想到,当她脱离了那个群体,隔阂与嫉妒便似一面无形的墙,砌在了她与要好的朋友之间,也为日后好友的远离埋下了伏笔。

那月,柳烟去省城参加为期二十多天的培训,那是她第一次独自出门。时隔多年,柳烟仍能从记忆里翻出清晰的往事,仍能看到那个用桌子顶着门把头蒙在被子里听过路风声的女子,仍能想起那个掀开竹帘时健壮的身影......

他说:“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便认定了你就是我要寻找的人!”

她说:“为什么是我?我不漂亮!”

他说:“傻丫头,你不知道自己很美吗?你就是我心中的女孩清纯没有雕琢。”

她的头更低了,声音在嘴里含着:“不,我真得很丑......”

他说:“你的身上有一股紫罗兰的香味,能把挽着的头发打开吗?”

当发夹松开的时候,那泻下来的发丝像泼了墨的云在风中飘着,舞着,醉着......

二、背离

柳烟回来了,回到了生她养她的故土,回到了那个与都市相比闭塞的地方。坐在空落的办公室里,望着窗外开始飘落的秋叶,心思竟然恍惚了起来。她感觉好似做了一个,一个有着美丽翅膀翩翩起舞的梦,一个他在前方微笑着并打开双臂的梦,既真实却又虚空。柳烟的心里打着一个问号,这个问号让她既期盼又忐忑;既有淡淡的甜又有微微的涩。那时的柳烟在情感上是后知的,矜持的,她尚不清楚心灵处女地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悄悄地开垦,并播下了一粒扎在心头的种子,那是一粒施了魔咒让人又又恨、欲罢不能的种子。

柳烟哭了,在收到一封信件的时候。触摸着字迹,仿似他就在眼前,在耳畔深情的低语。柳烟笑了,她感觉到了他的真实,不是一场虚幻的梦,更不是随意轻许的感情

柳烟爱了,爱在了青传书的文字里,也爱在了距离营造的美丽里。她在用爱搭建着一个美丽的房子,用心憧憬着属于她和他之间的美梦,用情装订着青鸟衔来的绵绵话语。都说在爱情里沉醉的女子是茫目的,在她的眼里只有一棵树,不会在意其他的风景。柳烟爱的纯粹,爱的执着,并用一种传统的坚贞守护着这份感情。

心中装着爱的女子是美丽的,也是忧郁的。柳烟在时钟的嘀嗒声里数着岁月,在长夜的星空中想着他的笑脸,在日累月积的思念里熬煮着青春。柳烟的思绪总会飞到那个城,飞到那个与他初相识的地方,飞到柳丝低垂的岸边回味一段情话。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有的人坚若磐石,有的人韧如蒲柳,有的人一击即溃。柳烟对他的情就如同这蒲柳,只是却不知他的心可如磐石。

佛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他的信越来越少,柳烟的愁丝却越扯越长。在时光的隧道里,色彩应该是缤纷的,即使有黑色掠过,那也只能是一道幕障,拉开就能看到鲜活的生命。可是,柳烟却感觉到自己被关在一个蓝色的世界里,在做着一个美丽的梦,在涂抹着一片海,一片用泪流出的忧郁的海。柳烟明白,时光的风或许已经吹瘦了他的誓言,那份执着于心的爱对他而言或许也已散于尘烟。只是,自己却跳不出来,她习惯想念的日子,习惯了抚摸着信笺的感觉,习惯了将心绪编织在一个梦里的缠绵。

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我喜欢那样的梦,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心里甚至还能感觉到,所有被浪费的时光竟然都能重回时的狂喜与感激。胸怀中满溢着幸福,只因你就在我眼前,对我微笑,一如当年。这是席慕容诗集里的一首《初相遇》,柳烟喜欢这首诗,喜欢这诗中的感觉和意境,更是对那本淡紫色的诗集爱不释手。因为这本诗集是那年初相遇时他送的,而这首诗也是他最喜欢的。柳烟就这样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泡沫里,用信笺里的温情喂养着失落的灵魂,用五年的青春赌着一个飘渺的梦。

时光总是走的快了些,转眼柳烟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只是,柳烟的心却回不来了......

三、沉沦

时光若能倒流,那么遗憾和误解或许就能化解了。只是,柳烟没有月光宝盒,无法让时光穿梭回原点,那些凝于心的结又怎会轻易的解开呢?她把过错归于自己,为他的离去寻找着理由,而不愿承认梦的破灭,情的疏离。她时常在想,若不犹豫,勇敢地迈出去,不顾忌双亲的叹息,不在意手中的铁饭碗,把那些所谓的牵绊和阻力踩在脚下,决然的走出去,是否就会改变现状获得救赎?柳烟明白,自己的心不是冰山,做不到冷洌和无情。

冰是睡着的水,在等待着阳光的温暖。可柳烟的情,就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在坚守着心底的执着。那时的柳烟,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缥缈却又含着淡淡的愁绪。只是,这份伤愁外人是看不到的,也没有人能够走进去轻轻地抚平。柳烟把自己困在一个遐想的世界里,用记忆虚构着一份温暖,用幻想打捞着流逝的岁月。只是,这岁月似乎清冷寂静了些。

柳烟的身边越来越安静,因为她的冷让人觉得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更无法触摸到她心灵深处的那一抹儿温柔。就这样,柳烟孤独的在上看着那座城,另一个他默默的望着瘦削的身影在叹息。这一望,又虚掷了多少光阴?负了多少深情?

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一贯工作努力的柳烟也没能逃过流言的绯扰。她用心善待同事,最终却成为别人撇清自己的垫脚石,生生的被最信任的人推在前面去挡蜚语恶箭。柳烟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她怕那些针刺的目光,怕那些流语短长。她想不明白,这些为人师表的同事,温暖的笑容背后竟也藏着污秽,裹着刀枪。她感觉自己就如同是一枚被抛出的棋子,一个只能向前没有退路的卒子在面对着世人万象,不能跳,无处躲,在等着命运的安排。

有些东西是无法解释清楚的,越描只能越黑,因为在别人的眼里当假象成为了事实再多的辩解都是徒劳的,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孰是孰非,才能还柳烟一个清白。柳烟从未想过要去伤害哪个人,也从未想过要与人争名逐利,她只想守着一份真情过一世平凡安静的日子。她觉得,那些浮华都是烟云,惟有真情方是生活的纽带,才会相互系在一起安暖此生。只是,柳烟想要在红尘的染缸中保留一颗素心,一份缄默谈何容易?

柳烟在低谷中徘徊着,那些风,那些,黯淡了花红,黯淡了柳绿,也黯淡了前行的路。她感觉自己像一粒微小的芥子,卑微于尘世之中,在被人践踏和欺凌。那些所谓的誓言,那些所谓的信赖还有那些化了妆的面容,还能相信吗?

风愈发的凛了些,柳烟感觉自己被挤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了,她要逃出这个风圈,哪怕前路是未知的......

四、烟花

那个天很冷,风声似乎也吹得紧了些。柳烟感觉到风围成了一个圈,在无情地呼啸、缩小并抽打着身心,那种痛楚与压抑快要让她窒息了。她知道,必须撕裂了那道风墙,逃出桎梏才能看到阳光。所以,不管前路是坎坷还是平坦,都要跳出去。

柳烟离开了,她去了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地方。当踩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柳烟的心是欣喜犹豫的。五年的时光,可以发生许多的事,也可以改变许多的事。这么久了,他是否安好,是否初心依旧,是否仍在此岸孑立。而这些,对于柳烟来说都是未知的。柳烟在心里设想着与他重逢的每一个画面,重温着曾经的温情,那涌出来的甜裹住的伤口也在慢慢地修复。柳烟渴望见他,又怕与他相见,其实更怕的是希望的破灭。

在安顿好工作后,柳烟去找他了。

生活总是喜欢拿人开玩笑,柳烟觉得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大得让她的心竟然空了。她茫然地走在街上,脑海中重复着他母亲的话语:“那是他的孩子,已经一岁......”

柳烟没有泪,她的心在空中浮着,不知道要如何安放。这个结果柳烟也曾经设想过,可真正验证的一刻心里竟然是空白的。除了匆匆的离去,又能如何呢?柳烟在想,自己一砖一瓦搭建的爱的楼阁,原来是一场梦,是生活中的泡影,何曾真正的拥有过呢?不过是自己的执念幻化出来的假象罢了。只是,自己在这个梦里浸润的太久,失去了自我。

听说,分别是为了下一次的重逢。可柳烟的重逢呢?竟是遥遥无期,幻梦惊醒。那些光阴里的美好,那场美丽的相遇,以及那无怨无悔的青春都是时光的馈赠,都会在心里的角落封存,都会交给时间去淡忘。

柳烟醒了,虽然醒得痛,但却是必然的选择。她知道,自己手中的单程车票已经错过了停靠的车站,只能义无反顾的向前。这座城,留给了她太多的记忆和美好,而那个与他邂逅的故事却又如此铭心。与他在一起的时光就像烟花般炫丽短暂,可情愫却在心里盘桓。柳烟明白,他就是烙在心底的朱砂,不会是一抹色彩可以随意地擦去,只能在时光的风沙里慢慢地掩埋。

多年后,柳烟望着夜空易冷的烟花,笑着说:“那年,风来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