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旧可以吗

2016-02-23 14:21 | 作者:冷风吹过心 | 散文吧首发

两年前不知所谓的几月份,是我在那里的一天,那音不嘈杂,因为我在聆听。­

十七号,我一个人走了,走得不是那么地彻底,我把我的心放在了那个我曾经辉煌过、感动过、伤感过的地方。所以,直到现在,我依旧怀念,怀念那的一草一木。你们常常笑我,笑我是个念旧的人,一生都不会朝前看,只会拾起身后的脚印细细描摹,但我总是笑而不语,因为只要开心幸福,怎么都可以……常常怀念,一个为她,另一个为我自己孤独时候,那种极度的空虚感侵蚀心灵。那时,只有想想他们,想想和他们编织出的生活。因为,我知道那是填满心灵的东西,那是我孤独时的寄托……而现在,我又多了一个怀念的人,她走了,好似被抽空了思绪,望了望身边的人,揉揉眼看向那个侧脸,她不是她,原谅我如此的念旧。

多愁 善感像是我的关键词,我是个男人,觉得应该多做少点说话,可还是忍不住的回味咀嚼那一丝流连忘返, 有时候,一群死党围着 走个不停,如同秒针不停地在表盘上运动,那种走,似乎没有什么理由。

或许执念注定是一个想,等到我死去的那一天,世界也不会因为我而停止演绎,偷猫在我的世界,注意着点滴,不想打破那所谓的沉寂,但真的不敢奢求,更不敢去触碰到最后的字眼。日子一天一天,依旧深埋在地下,没有发芽,更不曾开花结果。

总有一些人看上去整天都很开心,嘻嘻哈哈的,没有烦恼,像个小孩,他们会说玩是我最大的乐趣,我很喜欢玩,什么都会玩,人多的时候他们脸上总挂着笑容,好多人都会羡慕他们,然而这其实是他们最悲哀的地方,他们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难过的一面,更没有能力一个人独处,因为当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或落坐窗前冥想走过的点滴,或爬在键盘上写这一篇散文,或抽一口点燃那弥漫的回忆……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等待如罂粟的味道,等红了樱桃,等绿了芭蕉。相约是前世在佛前许下的愿望,相识是今生美丽的兑现,相知是心灵的契约,相聚是永恒的心愿。

今生,即然命运注定,那么,请以更温柔的目光注视我,请以更柔人的思绪抚慰我,请以更温和的微笑贴近我,请以更执着的手牵紧我,或许我有些过分,或许我有些任性,或许我有些不知所谓,或许我有些自以为是,但我却笑了,那么痴,那么呆。

守一座空城,只为望一眼故人。行千里荒径,只为觅一位友人。流水不改初衷,只为流向大海。我不变初心,只为寻找。一句流传于不知名作家的段子,弹写我这一生的荒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