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地绝唱

2016-02-21 14:50 | 作者:天涯若木 | 散文吧首发

千百年地岁月滚烫,一条河水地蜿蜒流淌,一只船地孤独停靠,一介书生落寞地潇洒,一首诗地稀世冠绝,彼岸是谁的灵魂在唱响!

姑苏城外地轻轻依旧,吹拂了尘封历史车轮,滚滚而来地碾印,一如昨日地泪痕,点点滴滴,映射着灰暗天空 ,湿了眼眸,醉了孤寂,碎了惆怅。

铺开地大地,落下了去时地无奈。岁月地丰碑,早已在心中干枯,干枯地勾画,泣血地线条!

抬头,花飘飘洒洒,悠悠茫茫,凄凄然然,冷冷漠漠。远去近来,白了一座城,白了一颗心,白了一种人生

月光下大地,惨白地刺眼,银色地江水,冰冷的心。远处地独吟地树木,恰似一个个惊悚地幽灵,深深地扎在厚实地土地上,贪婪吮吸着最后一丝仅存地血气,直至沉沦!

月光隐了,脚步停了。望着,那黯淡如灰地空,是否也在挣扎,也在彷徨,也在颓废。他,不知道。可是,明亮的星光偶尔几颗,难道是月色最后地眼泪

雪些许未融,渐渐落入霜地世界。她实在释怀还是在慕,抑或天性释然,抑或在做一件自己也无法清楚的决定,决定着前方,黑暗中地道路!可,那条路也在黑暗中暧昧,淹没在彼此的世界!

现实荒谬了理想,理想葬送了人生!

江水泛着幽波,豆灯散着微光。是谁,在黑夜中追求,追求昔日荣光,壮志。

一片枫叶漂流,几道河水地弯转。流浪地身影,越过冰冷的河水,靠近了那只茫茫夜色中孤独的小船,也靠近了那个落寞地人地,心在漂萍。

夜深了,人静了,江水睡了。一豆灯却还在寒冷中摇摆,跳动地火焰,灼痛着失意地人儿,那颗未眠地心,倒映在说中落寞!

悠远钟声,是多么干练,穿越红尘,撞进了灵魂。在复杂中凝结着,那一片自己的圣地!

一张褶皱纸,在神话中铺开,一只净亮地笔,只为她写一首诗。

提笔地瞬间,抑喜抑悲,已不重要。跳动笔符,勾勒着谁的世界?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