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散时刻

2016-02-12 19:30 | 作者:梦回江南 | 散文吧首发

怎么也不想离开这里。这里是荒野地带,我们村唯一的小河。说是小河其实已经名不副实。南水北调的修建已经把它侵占得面目全非。那些多余的土把河沟掩埋的所剩无几。小河真的愈发的小了——我内心时常默默惋惜,留给我闲暇时刻唯一的“自然疗养”空间日益萎缩了。

人,需要释放情愫,需要静养,需要思悟…在人海,在生存,在尔虞我诈里你无法思悟。那里有着无尽的繁琐和折磨。我常常渴望逃离,我常常呼吸不畅。在碌碌的世俗打拼,就像许多找不到方向的人们一样东一榔头西一斧子胡打乱撞。我感觉自己一度都像个“世俗游侠”,或者散兵游勇。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像一粒微尘,可有可无漂浮在世间。随波逐流,年复一年地老去……

现在,快过年了,有没有功劳,也可以稍微心安理得转转了。茫无目的,怅然若失……这村东河沟便是我唯一可逃离生存回归自我的省身之地吧。

偶有三三两两钓鱼的人。我怎么也弄不懂——不论都有这样的人类。我猜想,他们肯定不是为抓经济,也不是为了经常吃上鱼肉鱼汤。他们是否也是某种遁世或者逃离?浸润惯了这份静养?那么,家庭呢——不管不顾?或者本来就是单身族?

寒颤颤的日子,冷峭的风,奢侈的阳光,唯一残存的“自然”。我说不出的忘我的留恋。

河沟,荒野。沧桑,敦厚。多少年来,依然那么本色,我行我素。一如岁月流走,一如世间的喧嚷…可是我,还是当初那个懵懂少年、怀有一颗宁静的心吗?试问这荒野,这世间,可曾重视过我的存在?我的惊惶愁思?

我深这种感觉——人迹罕至的冷峭,适宜于思想。

只有在这里,我的灵魂仿佛金蝉脱壳般的迅速游离了某个世界。也总是每每来到这里,我才一忽儿被震醒了,能够明明白白感受岁月流逝的忧伤——过去,未来,一路走来的纷纷扰扰才有机会慢慢地梳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