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的味道

2016-01-30 13:28 | 作者:牧野林风 | 散文吧首发

年的味道

过去过年是很隆重的一件事。

逢大年初一,晚辈或年少的小字辈们,一大早要来给长辈跪地磕头,行拜年。

不知这规矩何时兴起的,上年纪的可能印象深些。小时候我在农村见过这样的礼节,城里不多见了。城里,大多是到长辈家串个门,鞠个躬,说些祝福拜年的吉祥话。

过去的孩子们最喜欢过年,过年了能吃上肉,也能吃顿饺子了,还能痛痛快快地燃放烟花爆竹。我说的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晚”,也没有听说过“禁放”这个词。

快过年了,家家户户比赛似的“砰、啪”放起鞭炮来。越临近大年初一,鞭炮声越是不绝于耳,年味十足。到了初五,俗话叫“破五”,鞭炮响得会更密集起来。 一直到过了十五十六,还稀稀拉拉能听到鞭炮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大年初一了,长辈们早早就起了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桌上摆放些花生、大枣、核桃、瓜子、水果糖等,也有的摆上几盘像样的凉菜,比如凉拌莲菜、姜末变蛋,再摆上筷子、小酒壶、小酒杯,以及香烟、火柴等,以便招待来拜年的大人和来要红包的小客人们,觉得这样才体面。那时长辈们能给小孩子们的压岁钱,大都是些分钱、毛票,大方点的也有给几元的。

随着时代进步、发展和变化,后来有了电视,也有了春晚,好多人热衷春晚这道“大餐”,年年乐此不疲。后来,有的家庭有了电话,很多人带上了BB机。再后来,使用大哥大、小灵通、手机的多了起来。等到了年三十儿,特别是初一,信拜年、电话拜年的,此起彼伏,如同潮水般,一浪高过一浪,拜年,变得也越来越时尚起来。上门拜年的少了,年味似乎变淡了。

如今人们使用电脑、智能手机的越来越多,竟也能使出许多花样来,如拜年,还有微信、视频拜年等,声音、图片都用上了。即便相隔千万里,足不出户,也能把亲情的祝福传递给远方的亲人。

其实,无论怎样的拜年,它都是一种亲情、友情的体现。我觉得,倒不如把对亲人的关心、关在平日多体现出来,不要等过年了才想起自己的亲人、朋友。有的地方还施行了禁放,年味越来越淡,但我们的亲情要更浓,可不能淡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