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谁寄锦书来

2016-01-16 13:38 | 作者:浅玥无痕 | 散文吧首发

那一年,他“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那一年,他赢得满衣清泪,只盼一句“凭君传语报平安”; 那一年,他“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那一年,他一支芦管,一曲梅花落,吹得“一征人尽望乡”; 那一年,他在草色烟光残照里“伫倚危楼风细细”, “还顾望旧乡”,只叹“长路漫浩浩”……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离别是苦,阔别家乡更是苦。柯灵说:“人生路途崎岖修远,起点站是童年。人第一眼看到的世界,就是生我育我的乡土。”落花嫣然,良辰美景开成半声叹息,就着荒凉的月色打捞未央的记忆。那些纷繁馥郁的花,那些和煦温暖的风,那些旖旎温润的水,那些缱绻绮丽的景致,都如同这尘烟般的过往,早已悄然逝去,无迹可寻。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斩不断的是绵绵追忆,道不清的是沧海变幻,理不顺的是滚滚流年。纳兰容若在《长相思》中道出了他对家乡的深深眷恋:“风一更,一更,聒碎乡心不成。”相思斟满酒杯,清泪丰盈秋色。一曲笛歌声声不知勾起了多少游子心中难忍的痛楚;一场梨花雪落,又不知搅碎了多少异乡异客的思乡残梦……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乡愁是一种病,当归是最好的药。学子,客商,军士,奴隶,役仆,灾民,乞丐,战俘,远嫁女,流亡者,刺配犯……历朝历代都不乏背井离乡的伤心人,他们一曲离歌两行泪,思念故土而不能归,甚至永不能归,其内心深处,当不断泛出难忍的痛楚。倚危楼,.恨如芳草,过尽飞鸿字字愁,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黄昏后。他将思念焙成一枚新茶,寂寞冲泡,夜夜啜饮。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他倚栏相望,穿了秋水,只道:“何处是归程,长亭更亭。”始终不肯放弃的寂寞,常常浅斟低唱的轻愁,历代文人墨客魂牵梦绕的,是他们自己心灵的三寸天堂。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心碎,弦断,只有余音绕梁不去。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落花风里,念一句故乡,便口齿生津,唇齿留香,思念风一样生长。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只待那来自故乡的锦书,自云中而来的问候,唤醒一路湿润的记忆。光景旋消惆怅在,一生赢得是凄凉。让时光停驻,用千万年来蓄积的柔情,在耳边轻轻地唤着,低低地语,细细的说,倾吐那无尽的悠长的思念,撩动心中那根思乡的弦。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微凉的岁月中,水色如烟,分不清哪一朵是时光,哪一朵是忧伤,徒留给游子,一指流沙的寂寞,一声弦断的哀伤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独倚危楼风细细,酿一杯月光酒,携一片清辉如水,醉在他乡明月中。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天涯羁客有太多难以排遣的愁绪,只有一点一点地尽诉词章。不知谁在春江花月夜里,第一个望见了月亮,从此月的千里婵娟,夜夜照亮无寐人的寂寞。床前的明月光静静洒下,就这样永久地徘徊在隔岸的诗句里,敲打着思乡游子浅愁的无眠。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缭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往事如风,吹落生平如雪的悲苦,唯有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悠悠乡情,依旧盼着云中谁寄的锦书,似长江水,无语东流。

作者:浅玥无痕

微博@浅玥无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