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中学“7314”

2016-01-12 10:32 | 作者:王平如是说 | 散文吧首发

导语:1973年9月14日间,编号为“7314”号的强台风,在琼海博鳌登陆,中心风力达到73米/秒,风力等级也即18级。受台风波及地区现场死亡903人,其中,琼海高达771人,轻、重伤5000多人;仅琼海一地,房屋倒塌10万间,半塌11万间,财产损失惨重。其狂野杀伤之势,中国历史记录尚未有过。

那一夜,我亲身经历并见证龙江中学遭遇“7314”号强台风的酷劫。虽然过去42年了,可是,那一夜发生的一切,如今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当年,9月13日—14日,《海南日报》发布的天气预报:“9月14日风力7至8级”。在海南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一次普通常见的台风天气预报,有谁会去特别关注呢?可是,一场历史上罕见的“7314”号超强台风正在琼海博鳌附近的海面上盘旋觊觎、伺机偷袭。

9月14日那一天,是我刚刚入读龙江中学高一(18班),开学将满半个月前一天的星期五。白天阳光灿烂,碧空如洗。晚上9点半,晚修课后,因为中秋佳节刚过,秋风送爽,天高云淡,妩媚明净的月亮当空照,丝毫没有感觉到将要刮台风的异常气象。面对如此良辰美景,我们几个新同学欢欢喜喜地在操场上,溜达嬉戏,尽情玩乐,逗留很晚才返回宿舍睡觉。

刚刚入睡不久,风夹着匆匆刮起来了。台风,对于我们这些在台风频发地区长大的年轻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不久,大家伴随着风声雨声很快又酣然进入乡。

凌晨3点左右,一阵匆促紧急的敲门声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把我们从睡梦中惊醒。我匆忙披上衣服,跟同学们一起往外面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此时此刻,风静止了,雨停止了,夜蝉声也悄然肃静下来了,只有那高高悬挂在天上的月亮,比往常更加明媚皎洁,静穆无声地照耀着惨不忍睹的断垣残壁。 我们被眼前的满目疮痍惊吓而颤动。

放眼我们的校园,操场东边一排长长的整齐划一的教室和办公室,西边几排老师及女生的宿舍,西北方的宽大的礼堂兼食堂,早已面目全非,遍地断井颓垣。全校仅剩下西北角几间低矮的厨房,及北边我们男生住的这一排房屋,孤寂落寞地伫立在凄凉的夜色中。

直到此时,我们这些男生才意识到,在我们甜美的睡梦中,一场史无前例的超强台风早已悄悄地来临,并且已经把我们这些莘莘学子魂牵梦萦、满怀希望的校园摧毁了。

那些年,读高一的学生年纪仅有14—15岁。那一年我才14岁,跟同学们一样,第一次离家在外,第一次遭遇罕见的大灾害,稚嫩的心,难免会因恐慌而忐忑不安。大家惊恐失色的聚集在宿舍前面的空旷地上,聆听校领导和老师通报刚刚发生的灾情。

我们男生住的这一排宿舍位于学校北边的山脚边,刮北风时影响不大。尽管是老旧的房屋,外面狂风暴雨肆虐成灾,宿舍却安然无恙,因此,男生也就能在酣然的睡眠中躲过了这一劫。

最不幸的就是女生了。她们住的宿舍在学校西边,靠近龙江墟,紧挨着公路旁边,坐北朝南,房前屋后空旷,没有任何的房屋或大树木遮挡。当超强台风到来时,女生宿舍首当其冲,在劫难逃。

最值得庆幸的是,面对这一场史上罕见的超强台风突然袭来时,学校领导,即当时的龙江中学革委会黄首文主任和梁堂勋副主任,及时组织老师全力抢险救灾。他们奋不顾身地冲在救灾的最前面,巡查每一间被狂风吹打得摇摇欲坠的房子,耐心仔细搜索、检查、督促、疏散,使全体女生得以安全转移,不落下一个人。

其中,有几个害怕淋雨受凉的女生,不听劝阻,偷偷返回随时将会倒塌的危房里,拴住房门,躲在里面不敢出来。梁堂勋副主任得知后,匆忙赶来,冒着生命危险,一边瞧急苦心劝说,一边用自己矮小而且疲惫不堪的身子,拼尽全力撞开房门。他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冲进去,拽着她们几个往外拉。当最后一名女生,刚跨出门槛时,身后的宿舍倾刻之间轰然倒塌。

“台风摧毁校园,我们以后会重建;有我们老师在,决不会让同学们的生命安全受到一点闪失!”梁副主任当时带着嘶哑声音说的这一句铿锵有力的话,彷佛给了我们这些慌里慌张的学生仔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台风中心一闪过,紧接着将刮来的南风比北风更强烈,其破坏性更惨烈。那些年,在我们乡下住的都是传统的老旧瓦房,抗击罕见的超强台风袭击的能力极差。像现在钢筋水泥构建的楼房,那时候是罕见的稀罕物,在我的记忆中,找不到一间这种楼房。

学校领导当场临时果断决定:因为学校没有坚固的房间安置,外边也找不到安全地方转移,为了确保生命安全,在台风转向刮起南风时,全校师生集中在宽广的操场中间围拢一起,共同抵抗风灾。

凌晨3点多钟,刮起了南风!在校领导和老师们的敦促引导下,我们匆匆忙忙赶到操场集合。男同学自觉自愿地让女生安置在最安全的操场中间位置,女生的外围四周,被密密麻麻的男生围成一圈圈“铜墙铁壁”,严严实实的包围起来。那时候,我们虽然年少幼稚,可是,我们怀着拳拳赤子之心,毫不犹豫地用瘦小的身躯去为女生遮风挡雨,不在乎风刀雨剑的凌虐。

我们蹲坐在操场上,低头相拥,搂肩挽手,围拢成一个大圆盘,在没有任何抗击超强台风的防护用品和设备的情况下,在空旷的操场上,承受着73米/秒,18级超强风力的台风恣意欺凌。天地间一片乌黑,狂风暴雨夹杂着碎瓦片、碎砖块、碎石块、沙尘土、断树枝等等,像鬼哭狼嚎般呼啸而来,劈头盖脸地摧残我们稚弱的身体。我们这些鲜活年轻的生命,在痛苦不堪中顽强不屈地与生死存亡搏弈挣扎,一阵阵哭天嚎地的喊叫声,呑没在疯狂无情的骤雨狂风中。

我值得庆幸的是,在自己置身于最危急关头,得到最温馨的保护。当风暴最恣横的时刻,一块大拇指粗的硬东西,分不清楚是碎瓦片还是碎砖块,砸到我的背上,一股钻心的剧痛,让我忍不住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我身边二位高二的男生主动爬到我身上,一边用身躯为我挡风暴,保护我不再受伤害,一边安慰我,其中一个鼓励我:“坚强起来,有我们在,你一定要挺住!”可他俩却在我身上也被风暴卷着碎杂块打痛而呱呱大叫。我现在后悔莫及的是,当时年轻不太懂得珍惜,没有刻意记住他们俩人。我在这里再次向他俩表示衷心感谢

依靠团结互助的强大集体力量,依靠着对生命的无比热和敬重,依靠着顽强不屈的生存意志和信心,在这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大难面前,五百多稚气未脱的龙江儿女,凝聚成一个硕大无比的坚实磐石,任凭无情的风雨狂暴恣肆,纹丝不动,稳如泰山。我们用稚嫩的血肉之躯书写一幅可歌可泣、悲壮凄美、气吞山河的生命画卷。那一夜,深沉而凝重的悲壮情景,我如今还记忆如初。

在凄风苦雨中苦苦熬了慢长慢长的2个多小时,狂风静止了!暴雨停止了!天也放亮了!我艰难地站起来,睁开昏昏困乏的眼睛,环顾四周,大家都一样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寒战发抖,可都坚强地从泥地上站起来,顾不上沾满泥巴脏兮兮的衣着,就地蹒跚踏步。冷冰冰的嘴唇麻木发绀,寒颤颤的脸色苍白无华,可是,我们倔强地扬起不屈的头颅,迎着东方丝丝透亮的晨曦,露出一抹苦涩凄怆又不失充满希望的微笑。我们终于战胜了狂风暴雨所带来的恐惧、失望、无奈、无助,并创造了一次捍卫生命安全的人间奇迹:全校571名师生无一伤亡!

那一夜,被摧毁的校园早已恢复并变得更加美好;那一夜,带给我的痛苦记忆也渐渐遗忘;但是,那一夜,留给我刻骨铭心的坚韧不拔、大不畏惧的精神财富,伴我成长,伴我变老。

很多年后,当西方巨片《泰坦尼克号》面市,人们被影片中礼让女性优先登上少数救生艇的画面而感动,为英国绅士彬彬有礼的风度而啧啧称奇时,让我想起“7314”号超强台风登陆琼海的那一夜。在暴风雨中,龙江中学操场上演绎着一大群稚气未脱的龙江子弟,用稚嫩的血肉之躯,为稚弱的女生遮风挡雨,可歌可泣的凄美壮举。

我大言不惭地把这一段悲壮的憾天动地往事,告诉周边所有的人。人们被龙江男儿临危不惧的柔情侠骨、无比高尚的品行情操而感动不已。在我的心中,我为龙江男儿的铁血柔情而骄傲,也为自己亲身经历及战胜这一场史不前例的大酷劫而庆幸,并为抗击灾害负出自己的绵薄之力而自豪。

行文至此,让我想起,那一夜,曾经一起同心协力抗击灾害的老师和同学们,初心未变,依旧如新,你们还是那么亲切温暖、活泼可爱。岁月蹉跎,时光荏苒,到了如今暮年,有些人或已依依不舍的离开人世间,我们活着的也都在慢慢变老。

但愿我们一起怀着殷殷深情,拳拳之心,为故土同乡,传承龙江中学赋予给我们的坚强、拼搏、勤奋、努力的精神,尽绵薄之力。

作者:王平如是说

QQ3031745840

微信号wangpingak

海南.海口

2015-12-29

修改 | 删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