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啊冬天

2015-12-30 14:22 | 作者:马木元 | 散文吧首发

天啊冬天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又进入下一个轮回,随着深冬的来临,天越来越冷,寒冷就像一个丧失理智的疯子,在歇斯底里敌法这疯狂,把大地笼罩在一片清冷的世界。心再也经受不住严寒,瑟瑟中带有一份哀伤,一份落魄,一份凄凉,往事就像一个个域的幽灵,张开那巨大的魔爪,要将那本已疲惫的心咬碎,嚼烂,最后将希望吞噬。最终把它跑向黑暗的角落任他飞灰湮灭。

寒意来临时,消瘦的身躯怎耐得住清寒干燥的喉咙乡长了一根根芒刺,奇痒难忍,不住的咳嗽,平常治疗感冒的良药也像汇总了魔咒,尽管大把大把的吃,却丝毫不能减缓痒疼的折磨。只有到此时,才知道懂得冬的冷酷,凛冽,无情。我想,假如人真能返老还童,他一定会在光里尽情的沐浴,在炎炎日里尽情地锻炼,用浴火浇筑身体的铜墙,让她在秋风的捶打下百炼成钢,最终筑成一道健康城墙,届时他一定不怕这冷冷的寒冬。可如今,这一切都成了一个幻,显得那么贫瘠,苍白乏力。寒潮来临时,他只有仍受,任他摧残,折磨,却无可奈何。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经受多久,虽然我知道冬天过去春天不会遥远,但那只是一句名人的哲言,给绝望中的人留有希望,让她在即将毁灭时留有希望,不知太疼苦。可一个被寒冷层层包裹的人,又怎能冲破寒冷的束缚,在千山万雪中找到自己的一线希望,让心灵冲破黑暗的牢笼,寻找最偶一点光明。最终回归清明温暖的世界。可这一切似乎都那么,那么遥远。毕竟今年的春天已经过去,往日的繁花早已化作梦影,只留下感伤和哀叹。可这幸福永远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有那份羡慕,最终化作高耸入云的冰山,将心灵层层掩埋,叨叨锁定,让其动弹不得,从此尘封在冰天雪地里,虽晶莹剔透,却只能乖乖的等待生命消亡。

自从入冬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万物的悲哀,先是菊残荷凋,再是草枯叶落,虫毁蝶亡,最终河水封冻,群山秃废。再也没有燕子的呢喃,花儿的芳香,整个大地只有萧瑟的风,和依然挺立的根根树梢在呼啸的冬风中发出阵阵呻吟。晨起一片茫茫,那杂乱一地的玉米杆子因风霜的重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因为感冒,我不敢外出晒太阳,去感受上天赐予的为一份温暖,虽然我知道他并不能带给我多少光热。我只好蜷缩在家里,独自感受冬的那份冷漠,那份严苛,独自烦恼,把心思尽付给清冷的屋子和冷冰冰的墙壁。偶尔怒目而视,偶尔捶胸跺脚,阵阵疼痛只能暂的掩盖那苦闷的心。随之而来的竟是铺天盖地的寂寞的巨浪。

伴随着冬天沉重的步伐,天也越来越阴沉,早晨寒风刺骨,千里冰霜,寒霜把万物死死地摁在即将消亡的境地,忍不住发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叉叉声,大地十分沉寂,一切都奄奄一息,连垂死前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而夜似乎格外地漫长,坐着浑身直打颤,上下牙齿咯崩咯崩直响,脚就像被牢牢地钉在寒冷的铁板上,寒冷用一把看不见的刀,刀刀不见血地割下你身上的肉,从脚到心,从心到肺。最后只给你留下空落落的躯壳。天格外的黑,透过窗户,除了漆黑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而且你也不敢向外久望,稍不留神,黑暗中寒气的利爪就会将你抓得遍体鳞伤,让你全身颤抖个够。

寒冷中人最容易疲劳。人的全身会有气无力,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好像再也支撑不起沉重的脑袋,坐在那里,上下眼皮都会不停的打架。虽想思考,但浑浑噩噩,身体似乎早已和肉体分离,要休息,要停止运行。坐在哪儿都想打瞌睡,让人面容憔悴。可到了夜晚,人却格外的清醒,怎么也没有睡意,清冷的被窝似乎有一股风在往进钻,辗转反侧,越睡越冷。却不敢爬起。只好索性卷紧被子,让往事的画卷电影般在头脑中一幕幕闪过。

冬天就这样无情的吞噬着你的一切,消磨着你的一切,他并不会因为你是弱者而对你丝毫怜悯,相反当他发现你是弱者的时候,他会加倍折磨你,将你折磨的死去活来,夺走你的健康,显示它的威猛。

冬天就是这样冷酷,寡鲜廉耻,却有人屈服他的淫威,对他歌功颂德,献尽媚词,而我却唯独讨厌,即使他夺走我的生命,我也不会半点改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