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红尘习惯了心的摇曳

2015-12-22 20:26 | 作者:Youngish | 散文吧首发

午后的暖阳照在这座疲惫的小镇上,远处的青山好像每天都是以一种单调的颜色迎接东方的太阳。站在楼顶上,丝丝微凉的寒风吹拂着脸庞,总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刻望向落日的远方,还有人生的远方。远方不在是枯藤老树昏鸦,更没有什么小流水人家,早已被马路纵横穿插,粉尘何处天涯,到处污染严重高楼大厦的工业城市所取代。

早已入,可这座城市丝毫感觉不到冬的味道,讨厌没有冬天,就如同没有经过风的人生,索然无味。色如水,望向遥远的广寒宫,思绪如潮。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走过四分之一世纪的人生,忆起那些牵手岁月,是冰冷的冬天里最温暖的外套,而今物是人非,记忆如昨,你已不在。曾经沧海难为水,这些年来寻寻觅觅,终究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辉脉脉水悠悠。

在这山河永寂人心多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星球上,人类这个物种只能在深夜撕去白天伪装的面具,沉思自己,。我们为什么而活?,有的人活的很阿Q,有的人觉得要为理想,有的人觉得要为正义,有的人觉得厚黑学。每个人都出生的不同的生活环境中,形成了不同的人格与世界观。项羽“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曹操“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我负天下人。桌文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布鲁诺“为真理而献身”。毛泽东“解放全中国”。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自己一个生活的目标,人生是什么?答案没有最终定论。人类这个物种一直都生活在比较之中,远古时代和其它物种比,成为万物的主宰时又与同类相比。或许有了比较才会有欲望,欲望也是推动文明进步的阶梯。

在即将告别的岁末里,心情总有几分忧郁与惆怅。记得刚来这里时的时候,抱着那种在现在想想都觉得滑稽可笑的外星人。渐渐的发现某些东西在这有限的生命力终究是遥远的传说,慢慢的越来越熟悉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恶心的游戏规则。然而如果你不能制定游戏的规则,那么你只有遵守游戏规。

在北纬二十九点一度的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自己,突然来到这岭南,总感觉不适应。每次电话回家,老妈总是叮嘱多穿点衣服。记得去武汉上学的第一年冬天,天气急速变温,一觉醒来周围早已雪花飞舞白花花的一片。上午下课时就看了老妈抱着新买的棉袄在门外等候,刹那间喉咙梗塞,眼眶里的泪珠蠢蠢欲下。

一杯咖啡在窗前缓缓沉淀,不知是仓颉在造字的时候赋予了文字的某些魔法只在深夜显现,还是因为夜静如水的静谧安然,给人一种沉淀的感觉。总是喜欢在深夜玩摆字游戏,记录着指间岁月的花开花落。在这座只能靠温度来感觉季节变化的城市,对于一个喜欢北方生活的我来说,总有许多不习惯之处。特别是秋天,暖阳天周末可以去山上看五颜六色的变化,真是如诗中的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在湖北那个贯穿长江,淡水湖较多的地方即使不用去滕王阁也能看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虽然没有渔舟晚唱,亦或许在科技发达的现代,我可以用我的手机中的歌曲暂时迎合着惬意的心情吧。如若是在满月的时候,那月光浸水水浸天,一派空明互回荡的景色总能让人心神向往,弄得李白月下独饮,对影成三人。若是在阴雨绵绵的时候,则可以残荷听雨,读读余光中的《听听那冷雨》。虽然季节不同但是那种忧郁的心情总是不变。

古琴台 晴川阁,武大的樱花,到处都有举案齐眉的温暖,时间如指间的细沙在手边缓缓的流淌,温暖的日子感觉快要追上光速了,当太阳系带领着地球从银河系的A处旋转到B处,早已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每每回忆起那段匆匆过往时光,总会让人多巴胺分泌迅速,时光不复杨柳依旧,徒留夕阳下的感伤与惆怅。渐行渐远的某人总会在记忆的魔法中时隐时现,闭上眼感觉触手可及,睁开眼却又那么虚无缥缈。然而时光终究不会停止,来秋去,或许拥有曾经也是另一种幸福。走过那些岁月,珍藏一段记忆。

丝丝微冷的夜风吹拂脸庞

如水的夜色早已经将一切埋葬

抬头望向远方,

城市的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冰冷的月光为古老的大地披上了单薄的衣裳

数着自己的行程

内心感到无比的惆怅

每一站站都是那么的失望

每一站都是那么的悲伤

下一站是否不在彷徨

下一站是否就是我的理想

华丽的青春交织在失落的时空

残酷的现实伴随着多少彷徨

梦想早已失丧

可却还穿着坚强的伪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