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

2015-12-04 22:30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又一个端午节,看见人们争买着艾草,我不由得想起母了亲。

岁月如梭,不经意间母亲离开我已过了五个年头,在这一千八百多个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她。

家乡有一种习俗,端午的前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在门上插上青青的艾草。有什么作用,我并不知道,但母亲却很信这个。所以,每年此时,她定会从外面找一些艾草回来,让我和姐姐把它插在门框的两边。那时候,我还年幼,根本不懂得母亲的意思,只知道照着她的话去做。可惜,矮小的个头常常很不给力,只有借着小凳子的帮扶才能将一切弄好。

到了晚上,母亲便会把白天摘来的艾叶和几种我不知名的植物叶子混合在一起,熬一锅子水,让我们姐弟几个洗澡。据说,是可以驱邪祈福的。我们也并不懂得避什么邪,只是觉得好玩。因为,那不但是母亲亲手熬制的药水,而且味道很香。在洗过澡的晚上,还真没有那么多蚊子来叮咬我们,觉也会睡得很香甜。

当然,最让我们开心的还是吃母亲包的粽子。那时候,家里因为穷,母亲包的粽子很单调,并不像今天这么多种类,但我一直觉得那是我吃过最好的粽子-----每年端的前几天,母亲便会去山上采一种不知名的植物回来,把它晒干后烧成灰,然后做成灰水和在做粽子的材料里。这样做成的粽子,色美香浓,味道独特,还透着一股自然的草木清香,可口极了。

煮好的粽子刚一出锅,我和姐姐便迫不及待的为自己抢一个过来,一面闻着粽香,一面忍受着灼热,解开包裹着的斛叶,大吃起来。如此“贪婪”的结果,常会把嘴巴烫发疼而又跳又叫,却也不会停下。每每此时,一旁的母亲便会责怪我们过于急躁。但我知道,她心里是喜悦的。因为“责备”过后,又会是些“小心点”“多着呢”之类的话,并且满脸笑容。

端午节当天,一早醒来,胳膊上不知什么时候已多了条五色线编成的彩绳----这也是习俗之一,据说是可以防止毒虫的----起床后,母亲也一定会将造就做好的香囊、荷包之类的东西分别挂在我们姐弟几个脖子上。接下来,必定是一顿丰盛的早饭:有菜有鸡蛋,有时甚至还会有肉。也许,在今天看来确有点寒酸,在当时那可算得上是“奢侈”的了。于是,我们几个孩子都很高兴,又有喜欢的粽子,自然少不了狠狠地撑一次。

后来,我外出上学,每年的端午都不能回家。母亲便总托姐姐打电话叮嘱我记着吃粽子、戴花绳之类的事情。这样的惦念,常让我感动泪水盈眶。

再后来,母亲走了,端午节变成了一个伤心的日子。看到艾草和粽子,我的心就会隐隐的发痛。虽然也会有姐姐送来的粽子,但那香味,比起母亲做的却淡了很多。我也会自己做五色的花绳来戴着,但也总觉得没有当年的好看······

如今,又一个端午节到了。虽然早几天姐姐就告诉我她会包好粽子,等我去取,但我却没有任何喜悦和想吃的欲望。生活无奈让我感觉好累,也让我更加怀念儿时的自己。我好想一边吃着母亲包的粽子,一边听着她的唠叨,然后在她的怀里好好地哭一场······

我知道,这只能是一种奢望。我也知道,伤感的念旧,并不是生活的需要,但我依然无法控制自己。

一任如此吧,至少,于自己的心,我并没有违逆。

······

端午节,粽飘香,愁断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