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星星

2015-11-18 10:30 | 作者:煮水 | 散文吧首发

牛光辉我儿时最好的玩伴之一,竟突然见他从深圳回来了。那天不是过年,也许年已经过了,梦中只记得那是在一个天,又不像一个春天

我们都变成了上小学时——孩子的模样,但是我们没有上课,而是欢乐的在春天的麦田上奔跑戏耍。只是我的心……那感觉却不是孩子应有的感觉。隐隐还有一种悲伤,一种孤独,一种成熟与一颗看尽世间沧桑的心。

我们带领着策策、翱翔、梦豪、红旗……那样的无忧无虑,开心的打闹。渐渐的我忘却了那种悲伤、孤独、成熟与一颗看尽世间沧桑的心,与他们——那群可的孩子,毫无隔阂的融入在一起。你推我一下,我踢你一下;你把我踢到在地,我把你踹翻绿油油的麦田上。但那都不会痛的,因为我们只是孩子。

娇嫩小嘴噙着泥土的芬芳,呼吸着调皮的麦叶钻进鼻孔的那种小麦独有的香,整个人一下子就醉了。即使旁边就是坟岗,也会有一种安心,一种美好,一种幸福

画面不知怎地,就是突然一转,一切都不见了。我大声的呼喊光辉——光辉——策策——翱翔——无人应而答,那个我最想听的“喊我能啥“!天还是那天,地还是那地,只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麦田上,被初春的寒风吹的瑟瑟发抖。我微微抬头仰望天空,正是以那象征着忧伤的45度仰角的忧伤。那一刻我感到孤独无助害怕恐惧,直到最后我发现我恢复了我十八岁应有的身高,才稍微安了些许心。

我长大了,却又不知何去何从。看了看翠绿色麦田的空旷,望了望远处村庄的惆怅,拿出我的手机。其实我是想用百度地图定位,看看我究竟在梦中的何方。但手机似乎坏了,定的位置竟不是我的。3D云图缓缓放大,映入眼帘的是一栋建在麦田中的三层楼房。我豁然的笑了,那楼房院子中站的不是别人正是牛光辉。我只是有些奇怪我怎么透过手机就能看到他了呢?

天突然刮起了狂风,灰黑色的乌云瞬间遮住了蓝天,压的我呼吸竟有些不畅。没有容我向光辉大声招呼,说要下了,大珠小珠便霹雳啪啦坠下。幸好他家院子上有一块遮住院子的玻璃,让他免受了寒雨吹淋之苦。

不知怎么的,他又出现在大王庄庄口。大王庄庄口上一条乌黑的柏油路,路两旁的行道树全是高大笔挺的白杨树,你听,风一吹哗哗作响。他就站在白杨树荫下乌黑的柏油路之上,和一群大王庄的孩子打闹玩耍。他活像一条泥鳅,一溜烟又跑到“康门”塘子边点柏油路上,和王老鳖、高岩他们打成一片。同样是柏油路同样是白杨树我却不能参与,只能手持手机眼睁睁的观望。夕阳泛黄的光芒透过白杨树洒在柏油路上,拉长了树荫,拉远了我们的身影。

我们又奔跑在东地麦田上放风筝,累了后就坐在路口的那口水井旁,肆无忌禅的往水井里投着小砖石块。水井旁三爷种的山药早已扒挖完,不知为何我们又在挖什么。突然我们都欢呼了,我们竟从湿漉漉的泥土中扒出了几根完整的山药,那山药粗如小儿臂膀。

鼻尖凝而不散泥土的芬芳,大家你瞧瞧我我瞅瞅你都发出了哈哈大笑。梦就是那么神奇,我们用扒山药露出的泉眼水清洗小脸。笑脸通红激动而又幸福,继续挖掘泉眼的神奇。挖呀挖,挖呀挖,大约是有一尺多深,一个青绿色的防风火机出现在底部。把打火机捧在手中,天真的称这是上古存留至今的神器。我们同样也期望它有翻天覆地的伟力,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

挖呀挖,湿润的泥土底部出现一个小洞,我们奋然跳下,坠入一个巨大的地下暗河中。那河水势汹涌猛烈无比,浪花翻滚,水白如。像时间一样,一条奔流不息的河,瞧!那不正是我们的白发吗?

头顶之上是无尽星空,群星璀璨,各种星云星系缓缓运转。河对岸的无尽星空中,土黄色的男雕像,手持巨剑立身在这无垠宇宙中。英俊霸气,头顶星辰,群星都在围着他运转。河这边同样立着一个和他一样的女子,虽只是雕像,那美丽却浑然天成,比上苍雕琢的还要完美。他们在做什么?隔着这巨河看对方,难道这就是他们的爱情故事吗?

小伙伴们又都消失不见,只剩下我一个看着这漫天星河。难道这就是命运?到最后都只是一个人。一个人守着漫天繁华,一个人孤寂的看这红尘璀璨,在心痛中回首着逝去的过往……悠远神秘的星闪耀着,就像我现在细碎的泪花…… 听妈妈说每一个星辰都代表着一个人,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