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了,“北漂”你们还好吗?

2015-11-08 20:57 | 作者:陌上花开,月下遐思 | 散文吧首发

天津伴随着连续一周的低温降,终于把立“盼来了”。我甚至怀疑,这样的天气是否也是“剧情需要”,这两周这空气中的雾霾啊,颗粒物啊,尘埃啊才刚刚收敛一些。一阵风的功夫,一下子就成了“London in China”。如果换个思路想,其实这样的天气变化,你也就觉得不奇怪了,往往在电影中,那些大人物或者终极Boss的出场,前面定有衬托,不是一阵妖风,就是乌云夹带着闪电袭卷着城市上空,这样的视觉感受只会让你后背一阵阴凉,紧接着鼻子开始发酸,紧张的气氛贯穿着全身每一个细胞。顺着这样的思路去想,这一周的天气就很顺理成章地出现了,瞧!这不“立冬”就来了吗?

立冬,北方传统习俗那定是吃饺子,饺子源于“交子之时”,立冬是秋冬季节之交,故“交”子之时的饺子不能不吃。当热腾腾地饺子上桌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一定就是把手放在饺子上方,借着那热乎乎地白气儿,暖暖手,时不时地还把眼镜摘下来,在热气儿上面熏一熏,动作却形似烤白薯。不给暖气的日子,大家都觉得叽叽索索地,所以沾沾这饺子“天然”的热气,也算是“沾喜气”了,刚夹起一个小饺子,蘸蘸醋,想要往嘴里放,却发现今年的“立冬饺”有些不同,你要是不细心,还真就发现不了,每个饺子上面都被扎了几个眼,就这一个发现可勾起了我“尘封已久”的好奇心,也顾不得往嘴里放了,估计这时的我哈喇子都要流到嘴边了,拿起饺子就去找大厨求解,大厨也是咯咯一笑,告诉我这是一个“偏方”,在化学角度叫做稀释,也就是说,今天饺子馅放盐有些多,大厨这不就变个戏法,戳俩眼,好让饺子在水里煮的过程中,用水将盐浓度渗出稀释一些,这样出来的饺子也就不会因过咸而影响口感了。在这样一个外面冷风呼啸,屋里手脚冰凉的节气里,不仅吃到美味可口的饺子,还学到了生活小秘籍,可谓是一箭双雕。

通常我总是吃吃喝喝过后,累了就该钻被窝了,嘴里还总是咂摸着饺子的味道,总觉得那些余味可以帮自己省一顿宵了。不过,当你酒足饭饱之后,当你躺在暖和的被窝里的时候,你是否会想起来在北方有着这样的一个群体,就今天对他们这群人而言,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他们也许这一天还在为了生计而奔波劳累,连顿热乎饭都赶不上吃,更别提这样一顿亲手包的饺子了。

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群体,就是因为有这样一群坚持奔波的人,才会让城市发展得更加迅速。虽然他们的名字早就在人们的耳朵里熟透了,然而在我心里,“北漂”这个词我从未真正地把它安放在他们的身上,“励志TEAM”我觉得才是他们真正的代号。

你有仔细聆听过他们内心的声音吗?你知道他们把成功看得甚至比生命更重要吗?北京,两个让你光是念都会有种异样感觉的字,代表了一个在历史与现实、沧桑与荣华之中方方正正不漂不移却让“北漂一族”“漂移”了青坐标的地方。这些怀揣着想抱负的人们,有的也许正值青春年华,有的也许已经到了该享受儿孙满堂的年纪,不过他们还是怀揣着那一颗“漂浮不定”的心来圆梦,他们认为,只有梦想才会让人觉得踏实,拥有梦,才是他们最强劲的“定心丸”。

随着时间的推移,生活的艰辛与残酷让他们开始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真实性,壮志豪情的实现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现实不允许他们耗费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只是为了追寻梦想,有些人初来乍到,身上只有几百块,连生存温饱都成为了问题,何谈追梦?梦,有时需要一个人在各个层面的代价。在若干个背井离乡的漫漫长夜,唯有星空是属于同一片的,那才是唯一的慰藉。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告诉他们,“不为五斗米折腰”只是存在于理想主义的,“活着”才是生活的本质,至于“活好”是更加奢侈的进一步的上层建筑。他们也曾希望在CBD大楼办公,也不屈于只住在潮湿的地下室数星星。然而,城市发展的速率和工业变化的成果令人咋舌。他们时常看着努力得来的荣耀与结果都是别人的,自己只是生活在这繁华之地的匆匆过客。从来不敢奢望能像一株棕榈一样,从南方移植到这里也能享受阳光,那种无垠的感觉总会在形形色色的日子里反反复复翻腾在脑际,不过“皆知此处伤心地,一句辛苦不愿离”才是他们真正的态度,他们有杂草般的精神,因为他们坚信,只有杂草才可以谱写“绝处逢生”的乐章。

也许你现在只是一个十八线的酒吧驻唱;也许你现在有了律照却只身处于一个无名的小律所;也许你现在正在苦恼该如何拿回属于自己的劳动报酬,那我不希望你们轻言放弃。因为你们有过美丽的梦想,有过快乐的向往,尽管现实总是那么不尽人意地在脚下铺张,那也不应该放弃希望。因为生活不论怎样,活着就奔向前方,不管是满路荆棘,还是一片乱石冈,毕竟这是自己所选择的生活。现实的社会,冰冷的人心,或许已经把你心中满腔热血所冻结,那就趁着现在,重新满怀那份豪情,为了下一年可以过个立冬节,吃上“立冬饺”,出发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