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3 14:56 | 作者:无非 | 散文吧首发

凉风入关,万物与它做着争斗,我也并没有得悠闲下来,因为冷的侵袭,病魔时常找上我,很多时候都在与它周旋,身体也和这样的环境做着抗争。我们都是不愿意在这冷的威逼与偷袭中投降的,尽管冷风带着它的热情,毫不客气地占据了我们生存的唯一的一个僻静的村庄。

因为风的侵袭,村里倒是沸腾了。尤其是静静的院子,平常一片叶子也舍不得凋落,风一来倒好,像是之前打过招呼的,齐刷刷地便跳着舞在空中盘旋了,难得在自由的半空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一生的夙愿,这风来倒是成全了它们。它们各自顾着各自的归地,等到飘得实在累了,便在一块不大的地上选择安身,并且永久沉默。在风中看尽了它们的伶俐与可,落下地它们便臃肿自己的身躯,开始化于泥土共作尘了!空中还仅留着它们飘飞的余味,在风声里婉转。

风一生漂泊无定,谁也不知道它终究是栖身在哪里。可这冷的凑合,总有它一半的参与,乃至煽风点火,有它的鼓捣,冷更似寒冰向山里尽情一泼了。感受着风带着冷的韵味,,真的来势汹汹,取暖的柴禾堆在无人看管的禅院,现在看来,倒像是能抚慰内心充斥的一股寒,保障时光的无恙与安然了!

冷得是一种无法拒绝的热情,保管你能够给自己穿上一层厚厚的衣裳,哪怕行动举止变得笨拙和粗鲁。向外哈一口气,你会发现,那个吞云吐雾的不是妖怪,也不是什么神仙,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卑微得不能再卑微的,你,你明明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本事”,但你真真的确实是做到了!

到几个不懂世事的小孩面前你可以这样说着,甚至带些夸张的语气,让他们听得惊讶,听得入神,甚至还羡慕和佩服你有这样的本事!但你转念又一定会清醒过来,你不过是在拿这冬天冷酷的手段来唬唬孩子罢了。到底是没有几个手段能与这冷抗衡的,不时疾病缠身,咳着喘着在病风里蜷缩自己的身躯。

渴望温暖的关怀,是入冬后的第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便会伴随你哪怕病恹恹得执著地度过这个冬天。看枝上的儿,它们却是不冷的,自由来去,穿着往常的单薄,早早便在夕阳里高歌,唤起山谷里沉睡一的静,只是好些,它们带着叫声四处飞过了。看他家的房屋凋敝,像是咳一声便要倒了似的。冷风看准了这样的境况,准确无误地打击着这样的目标,誓要来个尽情地摧残!早做准备的人们,尽管冷风有着这样的算计,但仍旧拿他们没有一点儿办法。

我数着冷风刮过屋檐的痕迹,看到了树林被摧打的惨象,我赶紧加厚了自己的装备,内心也做好了与其打持久战的准备。冷风,你就来吧,认出我的院子,找到我的身影,看准我的身体,有此老天作证,我们来拼个输赢,我有信心在来年天来临之际,将你赶出我的阵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