炊烟

2015-10-22 09:14 | 作者:寒心 | 散文吧首发

炊烟

屈吉平

炊烟,顾名思义就是生火做饭的烟。好多年前的乡村,每当做饭的时候,炊烟在瓦屋顶一柱一柱地升腾起来,又一缕一缕地飘散在柔和的风里,渐渐地由浓变淡,弥漫成一片如黛的雾色,消失在湛蓝高远的天空。

在乡村,以前生火多半用麦秸、玉米秆、棉柴和树枝。村里人家户户门前、院落都码着几米高的柴垛、玉米秆,一年都烧不完。柴火冒出的烟和着做饭的雾气一起从瓦屋顶飘溢出来,一缕缕炊烟向上向左或向右,平缓地扩展开来, 在屋顶轻轻萦绕,随风摇曳生姿, 最后升空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

乡间, 炊烟不仅仅是人间烟火,它蕴含着许多生活理念和情趣。清晨的炊烟,慢慢飘溢出红彤彤的太阳,飘溢出男人们脚步匆匆下地干活、外出打工;飘溢出婆娘们喂养家畜、收拾家务的忙碌身影;飘溢出上学孩子活泼好动的顽皮。中午、傍晚的炊烟,让劳作归来的人们觅到了温暖的呼唤,锅里的热饭可填饱饥肠。天热烘烘的土炕能焐暖冰冷的身子,一群群孩子就为这本能地跑起来,扑进那一个个飘着炊烟的小院……在乡间,炊烟还代表着一个家庭的存在以及温馨祥和。一日三餐,只要屋顶能按时腾起缕缕炊烟,那么这个家庭多半是温暖丰裕健全的。

如今,农村炊烟濒临灭绝,乡亲们的日子变得和那丰腴的炊烟一样富足起来,蜂窝煤炉子、煤气灶、电磁炉逐渐取代了传统的烧火锅台,而燃烧的柴草麦秸的炊烟似乎在生活中已功成身退。熊熊大火吞噬了成堆成片的庄稼秸秆,烧荒的野火狼烟让粗细大小的树枝落叶化为灰烬,乡人们被大火烤得红彤彤的脸膛和那一双双眼里闪烁着惬意的欢笑,早已习惯了这烧荒的篝火吧!只有偶尔蒸馍或冬季烧锅炉,才有烟囱不停吞吐滚滚浓烟,散发着刺鼻呛人的味道,遮盖了乡村本应有的蓝天白云。那不是炊烟呀,因为燃料是现代文明的垃圾:废旧衣物鞋袜、各类包装袋(盒)、黑炭……

在久久见不到蓝天白云的城市,在天气持续高温的日子里,想想以前静谧的乡村缕缕炊烟袅袅升起的景致,自有一份清爽在心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