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生命里的那份感动

2015-09-29 16:35 | 作者:聆听岁月 | 散文吧首发

说起露天电影,你一定会想到那宽荧幕,放映机,还有男女老少搬个凳子围在屏幕前聚精会神看电影的样子。还有的带上几根黄瓜,看完一卷啊嚓咔嚓吃上几口,既解渴又解困。另外有调皮的孩子在换卷时跑到屏幕前玩手势。。。我今天也想讲一讲我关于小的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

大约那年我有六七岁吧,母亲领我去村外的大石边看电影。因为第一次看“电影”,我很是好奇。我抱着小板凳,紧紧的跟在母亲的身后。那天天很黑,月亮没出来,偶尔蹦出几个星星眨着睡眼。我怕被落下,跑了起来,不小心被石子绊倒了,趴在了地上。我怕大人们看见,慌忙地爬起来,又重新抱起小板凳故作镇静的跟在母亲的身后,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似的。其实自己知道我那时的心跳多么厉害。那一天,看电影的人很多,我和母亲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坐下,电影不大一会开放了。我就觉得膝盖发凉,兹拉兹拉的疼了起来。我用手一摸,粘糊糊的,我无心再看电影,只盼着电影早点演完。电影演的什么戏,咿呀咿呀的唱了大约两个钟头。我也不知何时疼着疼着就倒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已在床上。母亲指着我蹭破了已凝了血块的膝盖和脏兮兮的小手问我怎么回事,我不得我实话实说。母亲很是心疼,怪我走路不小心,摔了又不知声。那时的我嘻嘻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伤口用我的蓝纱巾包了起来,我的好奇心又来了。我天天的盼着伤口愈合。两天没到就揭开瞧,刚要愈合的伤口被揭破了,滋啦啦的疼,我赶紧又包上。过了几天,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三番五次,伤口好像怕人瞧似的,不但不愈合,还留起来黄色的脓水。后来我不在管它了,由它去了。说来也怪,伤口不知何时奇迹般的好了,遗憾的是落下了伤疤,也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苦涩的回忆。。。

苦涩的伤疤似乎在我的童年看来算不得什么,它也没有影响我的电影。第二次可就没那么听话了。没和大人商量,我就偷偷跑了出去。顺便还“拐走”了邻居家的晓珊和燕子。我们手拉着手一路跑着,跳着,像快乐的小。我们飞奔马路,来到一片树林前。那天晚,树林,静极了,偶尔有树叶飘落,也无声息。听大人们,那个树林很恐怖,偶尔有怪兽出没。我壮着胆子打头在前面跑,她俩紧紧在后面追。小步“哒哒哒”打破了夜的宁静。终于,我们不到十分钟就跑出了树林,晓珊累得直喘粗气,燕子也捂上了肚子,走路踉踉跄跄要摔跟头。我还好,不过也是满头大汗。我们慢慢停下了脚步,听了听动静,一切依旧那么沉静,月儿也依旧那么亮。哪有什么怪兽呀,我们战胜了恐惧,互相搂着脖子开心的笑了。。。

那天的电影是什么来着,忘了,真的忘了。回来时又是怎样的心情,我也想不起来了。就是觉得那次的冒险特刺激。。。。。。从那次的逃之夭夭,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只要能去看电影,我想尽了法。开始预谋第三次的冒险行动。机会终于来了。那也同样是个炎炎日,我吃过晚饭我又开始央求去老龙王庙子看电影,因为老龙王庙离我家太远不放心,母亲一口一个就是不答应。我就接着关外屋门的机会跑了出去。又撒了个瞒天大谎和父亲偷偷去看了电影。那时候去远处看电影的都骑自行车。父亲也不例外,骑着车带我去了老龙王庙。

那个夏夜,天不是很热,还时不时刮点小风,偶尔传来山坳里虫儿的逗唱,一切是那么的快乐和惬意。。。我清楚记得拿的放电影的地点是个靠近干河套的漫地。那天看电影的人特别多,看不到,父亲就用脊背驮着我看。那次的电影是儿童片叫什么《自古英雄出少年》。我被剧里的人物感染着。。。归来的路上跟父亲讨论那少年怎么怎么的厉害,真是意犹未尽。。。

当然,那次回到家少不了又挨了批。姐姐直说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胆子越来越大了。可我觉得我一路闯过来,懂得了好多,不再是那个让邻居一直喊着“哭不精”的黄毛丫头了。。。

说着说着,童年一晃儿就过去了。

等大一点,我上学读书,学校组织看了几场电影。什么《妈妈我一次》了,什么《烈火金刚》了,还有什么《高山下的花环》和《焦裕禄》等等。先是露天电影后又改为在校室放映,再后来又组织到电影院。大多数都是教育题材的,很是受启发。。。

再后来,毕业工作,偶而和同事看场电影,感觉平平淡淡。没多大印象。直到有一天,我去山区支教,陪孩子们一起看电影《爸去哪了》,童话剧《绿野仙踪》。孩子们回到学校津津有味的讲起故事的情节,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宽银幕,回到露天的黑白电影。也时常有孩子问我“老师,什么是露天电影”“老师,夏天看露天电影,热怎么办”“老师,天也演露天电影吗?”“老师,露天电影有《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吗?

是呀,现在的孩子们真的很幸福。不仅仅是生活好了,还有的就是在他们也会追着泡泡跑,捧着水枪打水仗,爱“打破砂锅问到底”,可爱极了。

如果有一天,我给他们讲起我的童年,他们也一定很激动。因为在他们生命里也有着不可磨灭的纯真感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