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华园那片荷塘边上

2015-09-15 10:27 | 作者:大爱无疆 | 散文吧首发

《北平无战事》中有这样的情节,教授严明在北平国民政府发粮现场痛斥当政者腐败,并难过的告诉大家,就在今天,朱自清先生去世,引发现场师生们更为激昂的情绪。

朱先生的去世为什么会引起师生们强烈情绪?回想学生时期学一篇课文时,老师有过这样的叙述,“朱自清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对于朱自清的了解,仅限于《春》、《背影》、《荷塘月色》等名篇。对于文章优美句子,可以背诵如流,春的韵味,父亲臃肿的身材,荷塘如洗的月色,记忆深刻。但是对于“不领美国的救济粮”的一位教授,理解不深。《北平无战事》叙述了当时国际国内形势和背景。在今天,站在清华园那片荷塘边上,随口诵出几句“荷塘月色”,和朱先生是如此的接近。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片叶子和花上,……”。这样的场景,在儿时是有的。院子前面一小坡,隔着几米街路是井台,再出去是十几棵大树。那树从河边一直向上立着,把对面几户人家遮的严严实实,在白天你可以和对面说话,但要从对面小坡走下来,踩着河里石块,从树间走出来才能看清面目。从树间树往外是小河,因为有几个小叠岩,潺潺不息。这条河没有形成池塘,从北一直向南走了。有一条从东山上来的月亮,先是从树影缝隙中透过来,落在街面上,斑斑点点的。在大家的说笑声中月亮慢慢升起来,等到中空,界面完全被泼白时,大家都各自回家睡熟了。村口从西面过来的小溪上游有池塘,那池塘不大,原是废弃的牛圈,集水时间长了变成了池塘。荷花是没有的,如果挨近还有股牛粪腐味,但确是蛙们的乐园,傍晚就开始叫了,此起彼伏,一直到深。路过池塘的人们总要立住,站一会。到下半夜蛙声后好像就少了,因为人们都睡了,也听不到了。所以记忆中有池塘,有月色,但没有荷花的影子。

如果你重新把《春》的韵味回味一下,那也是很幸福的事。一群少年,带着老师的任务,到河边,到田野上去寻找春。脚底下田地软软的,小草真是从石头底下偷偷钻乐出来,空气真是湿润,太阳也不灼眼,是温柔的。“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那一片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朗读声,成了一生的记忆。

朱先生是孤独的,因为他喜欢到这“白天也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的煤屑小路上。 “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和树说说话,沐浴月光浴,可少了蛙声,就感到孤独了。我儿时的荷塘月色是有蛙声的,那是合唱,一点也不会感到孤独。如果你往前张望的话,好像对面来的正是朱先生。手臂双被着,踱着脚步,时走时站,似有所悟,有所思。树影婆娑,就在肩上摩挲着,似乎要把整个池塘遮住似得。他在想什么呢?

思绪被一片嬉闹声打断,学生们三三两两从对面走过来,也有家长陪着。孩子青春活力,脸上洋溢着纯真的笑容,憧憬着美好人生。且不说这百年清华的魅力,也不说"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的召唤,更不用说坐落在北京西北郊青青树木典雅别致的校园风景,单单就朱先生一篇《荷塘月色》就足以让孩子们神往。孩子们对这一片校园的崇拜和向往,再远也要来看一看,到荷塘区听一听朱先生的教诲,也是朝拜吧。朱先生一定能看到今天这样和谐的场景的,一定不再叹息“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了吧。

除了一群一群的孩子们的笑声,妻儿也在荷塘前面也在召唤我。我收住思绪,放快脚步,走上前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