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妇

2015-09-08 09:33 | 作者:顾卜 | 散文吧首发

人的个性由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形成,我一直认为先天因素要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但苏苏毫不犹豫的用事实狠狠的抽了我一个耳光:其实后天因素也可以占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无聊时总会拉着那么几个狐朋狗友去酒吧喝酒唱歌,打电话给苏苏,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二十分钟后,苏苏手挽着一个男生出现在我们面前,这让我们大惊失色。

男生明显有些拘谨的跟我们一一打过招呼。一群人里,易阳属于那种没心没肺,最喜欢凑热闹的类型,看着苏苏打趣说,“呦,我们的女王什么时候找了个秀才当陛下!”苏苏以女王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易阳,“小子,是不是皮又痒了,要不要老娘给你松松皮!”易阳摸了摸鼻子“嘿嘿”讪笑,“不敢,不敢!小的哪敢劳烦女王陛下你呢!”作为从小到大的玩伴,我们没人敢怀疑苏苏的魄力,这在过去十几年时间里已经是公认的事实。

没过几天,男生就和我们混熟了,一口一个“秀才”叫着,男生的真名反倒给忘了。秀才说,他和苏苏是一个月前在书店认识的。当时秀才正在找尼采的诗集,转过书架看见一个女孩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看书,秋天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女孩身上,像极了天使。秀才说,他的心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样安静过,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然后秀才就对那个女孩展开了追求,女孩自然就是苏苏。“只是···”说到这里,秀才喝了一口酒,砸吧砸吧嘴,苦笑了一声,“没想到邻家女孩只是一种表象,她的本质就是一个霸道女王。”我们一群人在旁边点头不已,心底大笑“女王?哈哈哈···那分明就是一泼妇嘛!”

这一点上,作为从小到大的玩伴,我们可是有着最本质的认识。打架,骂街···各种各样的手段无师自通,这让我们一群男生敬佩不已,全都奉她为老大。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们一群人中有个比较瘦弱的男生被街上两个小混混收了保护费,回去以后,男生抽抽搭搭的哭着,苏苏狠狠地问,“会不会死啊?”男生看着凶神恶煞的小沫,嘴角一撇,哭的更大声了。苏苏拉着男生,召集我们跟上,把两个小混混堵在了一个小巷子里。两个小混混看到我们气势汹汹,明显感到有些势弱,大喊大叫道,“操你大爷的,有种的上来,老子弄死你们!”苏苏睥睨着他们,表情不屑,“上,兄弟们,弄死这两个败类!”一群人咋咋呼呼一涌而上,拳脚并用,以多欺少,打的那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然,事后少不了挨大人们一顿训斥,这时候又是苏苏挺身而出,挡在了我们面前,这让我们一群人感动的一塌糊涂,从那以后,唯苏苏马首是瞻。

说实话,苏苏人长得并不丑,至少也算得上是校花级别,锥子脸配上斜刘海,一头长长的秀发披落肩上,1米70的身高,再加上漂亮的身材,很容易给人造成一种女神的假象。有一次在酒吧喝酒,一老外摇摇晃晃走到苏苏跟前,要苏苏做他女朋友,旁边我们这一群大老爷们窃窃私语:这老外真他妈胆大!苏苏刚开始本着“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态度和这老外虚与委蛇,后来实在被惹得烦不胜烦,“啪啪”两个大嘴巴子抽了过去,老外被打的莫名其妙,抓住苏苏。要跟她理论,苏苏一记撩阴腿踹了上去,“滚犊子,惹火了老娘,信不信把你阉了送进宫去!”老外被吓得落荒而逃。

不久后,秀才打电话说苏苏不见了,一群人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前天晚上,秀才喝醉了酒,摇摇晃晃回到家里,莫名其妙就和苏苏吵了一架,临末还放了句狠话,“你这个泼妇,老子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你?给老子滚,有多远滚多远,别让老子再看见你!”苏苏看着眼前明显换了个人的秀才,愣了足足三分钟,然后默默回房收拾行李,离开了家,中间一句话也没说。第二天酒醒以后,秀才想起昨晚上说的话,一下子慌了神。给苏苏打电话关机,给她妹妹打电话也没人接,想了多少办法还是联系不上她,不得不打电话向我们求助。看着我们几个不善的眼神,秀才终于意识到他究竟捅了多大的篓子。一番苦苦的哀求和保证后,看在他平时对苏苏宠溺的份上,我们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十岁以前,苏苏是一个安安静静的邻家小女孩,十岁以后,苏苏变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其中的辛酸或许只有我们能懂。

十岁那年,一场事故带走了苏苏的父母,在邻里亲戚的白眼下,苏苏硬是拉扯着小她五岁的妹妹过了五年。十五岁那年,妹妹被人在学校里欺负,苏苏像只疯狗一样咬了上去,最后在对方父母的压力下,苏苏被学校强行退学。十八岁,苏苏所在的公司倒闭,老板携带着欠了几个月的工资想溜,被苏苏带人在门口堵了三天三,不得不付了所有拖欠的工资,给妹妹交了学费。二十岁,苏苏在酒吧打工,被几个流氓不怀好意的灌酒,苏苏拿着碎了一半的酒瓶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吓退了所有人。苏苏的故事只有我们几个能懂,如今,还要再算上一个哭了一夜的秀才。

我们一群人调动了所有力量,最后在她一个闺蜜那里知道她去了新加坡出差。我们一群人随秀才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新加坡,找到苏苏后,立即改变了立场,对秀才进行口水征讨。苏苏瞥了眼上蹿下跳的我们,翻了翻白眼,“别演戏了,老娘早就看出你们和秀才是一伙的。”易阳急忙摇头,这可不能承认,“老大,我们哪敢骗你呐!你让我们往东,我们不敢往西,你让我们打狗,我们不敢杀鸡,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立马就把秀才那小子拉出去阉了送进宫去!”

苏苏嗔怒,“你们敢!”一群人嘻嘻哈哈中,秀才一把被我们推了出去。秀才涨红了脸,有些语无伦次,“苏苏,我知道错了···原谅我这一次吧···苏苏,我不能失去你···我错了···”苏苏再次恢复女王般的姿态,“哼,以后你再敢欺负我,不用他们动手,我亲自把你阉了送进宫去!”秀才挠挠头,讪讪的笑着。

半年后,苏苏和秀才在国内举行了婚礼,一群人跑去凑热闹。看到苏苏和秀才互换戒指,我们在心底默念:泼妇,你可一定要幸福啊!“今天这风真他妈大!”一群大老爷们齐齐低下头揉眼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