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最忆是雁荡

2015-09-08 08:52 | 作者:陈久久 | 散文吧首发

一定有个地方,站在其中让人沉溺,那也不想去,就想在这发呆。

那么,这个地方,只会是雁荡。

绝无他出。

人们都说雁荡之景“一景多变,移步换形”为什么一景会有如此多样的形态?

只有去过,游过,才会真正有所领略,有所震撼。

它的山景是我国其它名山无法比拟的。它的神奇是从一条溪,一块岩,一棵树,一株草中一点一滴沁染出来的,积淀着几百年的风情,款款伴着大龙湫而来。梵宇古木、飞瀑流泉、碧潭清涧......

没到雁荡,抬头放眼望去的是被劈成两半的灵峰宛如双掌和闭;当天空拉下的帷幕时,在月光的衬托下仰望山峰又似一对丰满的乳房;听着此起彼伏的鸣向前踏步,山峰摇身一变成为一位身着旗袍的倩女,只是满目萧然,凝神远眺;转身抬头又望见那少女变成一只振翅欲飞的雄鹰。郭沫若曾留下诗篇“灵峰有奇石,入夜化成鹰。势欲凌空去,苍茫万里征。”

沉溺......

只因这是雁荡。

“龙湫山高势绝天,一线瀑布走罗锦。”在袁枚的引领下,我漫步在大龙湫旁,它如此声势浩荡就像成千上万人在你面前表演安塞腰鼓。潭水在瀑布的冲击下经阳光照射,映出无数道彩虹,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穿梭于人群中仿佛人在画中游。

雁荡不仅仅是风景旧曾谙,更是充满了情的粉红泡泡:犀牛望月的痴心等候,夫妻峰的永久相伴......

这里有我要的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置身其中,没有烦恼忙碌只管放纵享受。

希望待我白发盈头,只要一山一水一木屋一伴侣便可在此度过余生。

只负责一路沉溺到站,与这茂林幽室、奇峰怪石一起,放眼清水洌、风舞,野芳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