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母家的小院

2015-09-06 15:55 | 作者:聆听岁月 | 散文吧首发

姑母家住在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山沟里,山里有一望无际的树林,山涧有悠悠的小河水。姑母所在的村庄除了一些古老的车咕噜韶(就是圆房顶的房子),就是村里的古井和石碾子。姑母家在村庄的最高处,站在姑母家,村庄尽收眼底。。。

姑母是个和蔼可亲的人,小的时候我常常住在姑母家,听姑母讲好多好多的故事。姑母说,做人要诚实善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人生再难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人生再苦没有趟不过去的黄河水。只要努力就能成功。我在姑母的熏陶下,一天天长大。。。

高中毕业以后,我怀着悠闲的心情,去姑母家玩。姑母家盖上了平房,安上了自来水。姑母乐呵呵把我拉进了屋,给我找出一大桌子水果,什么香蕉,橘子,水蜜桃。什么荔枝,桂圆,哈密瓜。先前姑母很节省的,当然,那时姑母家确实挺困难的,供着表哥表姐三个大学生。现在好了,表哥表姐都毕业上班了。。。

姑父是个老中医,曾在市医院上班。如今也退休了。在家里搞起了自创的实验,栽培天麻。天麻说好弄也好弄,说不好弄也不好弄。姑父在屋里弄了好多用木头钉制的箱子,里面放了好多的榆木棒。把天麻种菌放到了里面,再撒些树叶,沙土,一层一层的,每周浇一次水。说来也怪,姑父就那么一侍弄,几天时间天麻就出来了。看着冒出的幼苗新尖,姑父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姑母说,我们看着简单,姑父可用了不少心思。有时半起床看天麻,不知道的还以为夜游呢。姑母很赞同姑父养殖天麻,姑母说如果成功了,也算是发家致富的一个门道,让亲朋好友也学学。姑父弄了半年,天麻真的不负众望在姑母家落户了。姑父的脸上也满是阳光灿烂的笑容。姑父的天麻后来被运到了外地,有的出了国外。姑父成了村里村外有名的养殖天麻能手,谁来向姑父学,姑父从不隐瞒。村里一个叫“三神仙”给姑父“出招”。别教了,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姑父淡淡一笑,没有理睬,依然五行我素的传授着种植天麻的手艺。

姑父出了出售天麻,还用天麻加活蝎子泡酒 ,治风湿。第二年去姑母家,姑父给父亲带了一瓶,别说还挺管用的。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偏方吧。

笠年秋天,姑母家的山地开进了挖掘机,听姑母说,要把地撤平 ,扣大棚。挖掘机挖了第二铲就觉得硬邦邦的。出于好奇,司机下来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钩机勾上了一个大石坛子。慢慢的把坛子挪出来,是一坛的古铜钱 。有乾隆的,有顺治的。还有民国的。怎么会那么多朝代的,不得而知。也许是后来有钱人埋藏的吧。姑母挖古铜钱的事成了第二件稀罕事在七嘴八舌的村里传开了。有的说这下活“财找人”发了。还有的说,那有啥,明天我家推大棚推它两坛子。还有的打起铜钱的主意,“高价”购买,其实高也高不到哪去。姑父不是个贪财的人,他把挖到的铜钱一分不少的交给了国家。当然事后更有人说姑父清高没什么了不起之类难听的话。姑父为此笑而至之。。。

谈完姑父,再谈谈姑母有意思的事吧。姑母已50多岁,可是她有一颗年轻的心,她除了喜欢扭大秧歌,跳广场舞外,还喜欢绣十字绣和拉二胡 。姑母家到天就养好多的花,牡丹,茉莉,夜来香。在庭院外边还有一棵桃树,母亲在闲暇时,就戴着老花镜在桃树的阴凉里绣十字绣,看见她认真的样子,感觉姑母像个“孩子般可”。 。。

姑父得知姑母喜欢二胡就在网上购买了二胡,姑母就拜了邻居张大爷为师,学起二胡来,姑母拉的二胡的半成品惹来了村里的孩子嘻嘻的笑着,姑母不好意思的把二胡藏了起来。姑父知道了硬是掏了出来说怕啥,要别人拉还拉不出你那样呢,啥样,难听样呀,姑母还是没信心。难听咋了,难听也是曲吗,姑母被姑父的话逗乐了。。。

一个礼拜天,姑母家从集市买了一只老母鸡。说起老母鸡还有些来头。那天在集市,有个农村少妇要买老母鸡回家杀着吃肉补身子,姑母怜惜就买了下来。初到姑母家,母鸡有些胆却,不爱吃食,两天没下蛋。急的姑母真的想找给兽医给看看。没想到的是,第三天,老母鸡竟然“咕咕哒咕咕哒”在柴垛边叫了起来,姑母循声赶去,发现老母鸡下了一个鸡蛋。那个鸡蛋特别的很。在鸡蛋的一侧,有一个清清楚楚的大葵花。

姑母家老母鸡下葵花蛋的事又像风似的在村里传开了。表哥说是个奇蛋,叫记者来采访肯定是个头条新闻。表姐忙着拍照留纪念 。姑妈好奇的盈盈笑着。正说着,姑母的小孙子从外边跑进来了,嘴里好像吃着东西。姑母忙拦住问。听了小孙孙的诉说,姑母摇着头哈哈的大笑起来,原来姑母的小孙孙趁大人没注意把葵花蛋拿到山上和村里其他的孩子烧着吃了。表哥追着要打孩子,被姑母拦下了,姑母笑着说,打啥,不就吃个蛋吗,可那不是普通的蛋呀,表哥想让葵花蛋上报的希望彻底息灭了。。。

这就是我的姑母家,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一个永远充满着欢声笑语的和谐之家, 一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幸福之家。

最后,祝福我的姑父姑父身体健康,晚年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