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吟

2015-08-31 09:57 | 作者:东山老杨 | 散文吧首发

——献给我的弟子们

近几年来,总被邀请去做一些“不可告人”而最终将“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事,耽误了课程,下周有较长的放假,为了不落下进度,要回一节课结束一篇课文的教学。

临近至的时节,下着毛毛细,清晨七点,贵阳的天还没有亮。住所离学校十来公里,一路驱车,透过水雾迷蒙的车窗,总觉得一路上都有胆大的车子,扭天斜地似乎要冲撞过来,又匆匆从两边急驰而过,都这把年纪了,视线又不好,总得让着他们点。一路小心翼翼,捏着一把汗,看好自己的路线,把好自己的方向,到了学校,已是七点半的光景了,天刚好明亮起来。

走在去班级的楼道上,也还朦朦胧胧。从教室里散出来的余光之中一个单薄的身影走了过来,哦,是我的科代表。

“老师,这是我们班给您买的早餐。”

一小袋东西递了过来:十来个小包子,热腾腾的,肉的,是我最喜的了;一个鸡蛋,剥好了的,也是暖暖的;还有封闭着的一个杯子,哦,是八宝粥,温冷适中,清醇香甜,内容可丰富了。

鬼精灵的孩子,竟然知道我今天未吃早餐,要连着上三节课,先为我准备了。

来不及让我多想,科代表就从我手中拿过书本和茶杯,进教室里组织同学早读去了。

我独自一人站在教室外面,趁着不明不暗的灯光,吃着孩子们送给的早餐,在朗朗的读书声中,我想起了十多年前一位同事转过来的题目中嵌着我姓名的学生诗作《上某老师诲某某诗》,那可是一首对仗很工整的把我的命运算到令我叹服的五律哟!最后两句是:“何需青云志?桃李慰平生。”我又想到了让蒋干中计的周郎,借着酒兴高歌:“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羽扇纶巾的周郎可是历史上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啊,我一介平民,岂能和他相比?还是自量些吧:

为人处世兮何必立功名?

功名未立兮桃李慰平生。

桃李慰平生兮吾已醉,

吾既醉兮岂可发狂吟?

……

早餐受用完了,上课,苏豪放的,《前赤壁赋》,可这不是结束,是一个新的开始。

辛卯年冬至前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