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棵树的传说(散文)

2015-08-30 12:00 | 作者:无风无浪 | 散文吧首发

(摘要:带着无数个为什么,笔者在阿哈来村走访,听到好多有关老榆树的故事,三棵古榆是玉皇大帝三个侍卫的故事就更加感人了)。

在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旧庙镇阿哈来村东有座孤山,山顶有3棵老榆树,远远望去,三棵古树一字排开,黑压压的树冠很像一条腾飞的巨龙,走近了,树枝交错,树皮粗裂,长满树瘤,中间那株树干上还有一个大大的串通的树洞,能钻进去一个成年人,空了的树干对老榆树一点也没有影响,大大的树叶又厚又绿,闪着晶莹的绿光,那种绿耀眼,山下幼年的榆树都没有老树的叶儿绿。老树上生有好多的干枝,也一点没影响整株的活力,树干已经空了,空洞的老树风吹不倒,为什么还有那样顽强的生命力?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谁也不知道老榆树是怎么来的,是先人栽的,还是天然生长的,是天然生长的,为什么距离一样远排列那么整齐?是先人栽的,为什么只栽三棵,为什么不栽在平地里,令人费解?

另一个问题是老榆树到底有多大岁数?谁也不知道。据村中72岁的卢景和讲:他小时候,听90多岁的王先生说,三棵树就这样高这样粗,他也问过王先生,这三棵树有多大岁数了,老先生说他从小就听老人们说这三棵树就这样大,这一晃又60多年过去了,老树还是那样高那么粗,枝叶还是那么繁茂,卢先生推算:少说也得有500岁,到底多少岁了,现在还无人考证。在那样一个干旱的山顶上,常年遭受严寒酷暑、风雷电的袭击,老榆树枝叶却那样繁茂,在我们地区由于经常刮西南风和西北风,所有迎风的树木树干、树头都偏东,而生长在山顶上的三棵古树,笔直的树干,圆圆的树头,一点儿也没受风的影响,这是什么原因?

带着无数个为什么,笔者在阿哈来村走访,听到好多有关老榆树的故事,三棵古榆是玉皇大帝三个侍卫的故事就更加感人了。

那是很多年前的故事,那时候,旧庙一带刚开发,人烟稀少,不过,自然环境却十分优美,特别是啊哈来河两岸蓝天白云、绿树红花、无边的草地、放牧的牛羊,清澈见底的河水,鱼翔浅底。

啊哈来河从村南而过,滔滔不息,日流淌。村东有一个大转弯,水流到那儿变得缓慢,透过清清的河水,能见到河底的细沙,这儿是周围几个屯人们公用的浴场,男女老少都要到那儿洗澡。南岸是女,北岸是男,人们都尊重这一不成文的规定,没有人破坏,年年如此。

那是一个大旱之年,已经好几个月没下了,大地龟裂,天从来也没有这么热过,午后,村里人都忍不住酷暑而去河里泡澡,大人抱着孩子,老人相互搀扶。在人们洗澡的时候,村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同大家讲:如果没有这条河真不知道我们会怎么样?好多人都说:没有河,我们一定得热死,真得好好感谢老天!老人的话,说到大家的心坎上了,有人问老人:“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样感谢老天?”老人说:“那我们就在河边摆个香案,为老天烧几炷香,磕几个头,谢谢老天吧!”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好!”就这样,几个年轻人回到村子里,找到了香案、纸张,在河边的沙滩上摆了起来,在老人的带领下,全村人跪拜于沙滩之上,焚香、烧纸、磕头,三呼感谢老天,感谢老天,感谢老天……

阿哈来人的香火及真诚的呼唤,传到了上天,值班侍卫马上将这情景报告给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睁开慧眼,掐指一算,啊哈来乃是一个善人居住的地方,那里的人们不应该受这样的罪,于是,传三位值班侍卫化成三株大树,去啊哈来河岸,为那里的人们遮阳,并监视那里的人们做善事,不做善事者惩罚之。玉帝的话至高无上,三位待士立即驾祥云降落于阿哈来河边,在全屯人跪拜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响,小河边突然长出了三株高过10米、几人合抱的大榆树,给跪拜的人们一个惊喜,大树下清凉无比,人们的跪拜就更真诚了。主持老人知道这是上帝送啊哈来人最好的礼物。再次带着全村人焚香跪拜,当老人又喊:一拜老天,二拜老天,再拜老天时,每喊一次三棵树所在的地方就向上蹿了一下,喊到第三次时,河岸出了一座孤山,三棵树长于山顶之上。

如今小山顶上的三株古榆树及小山同当初没有什么两样。啊哈来河历史上多次发大水,河水改道,但不论多么大的洪水,到小山旁水流速度都会减慢,洪水过后的河床,始终保留着那样松软的细沙,小河边其他地方的河岸都因洪水冲击有所改变,唯独小山这块儿,始终保持着原来的模样,每年人们都会为古树烧香,古树保佑着啊哈来人。

村民王洪林讲:他小时候听他爷爷讲,三棵树上曾出现过一条大蛇,有碗口粗,头南尾北挂在树上,贯穿于3棵树的树冠之上,远远看见树上骑了一条大龙,阴森森很吓人,从那以后,没有人到古树下,在周围种地的村民,都要仔细的观察一下,古树周围有没有蛇,没有才去种,好多年没有人看到蛇了。

现在想想三棵树下应该真的有蛇,不然也不会出现怪现象。不论多么炎热的天,走到树下,都会感觉非常凉爽,没有一个人敢在树下睡午觉,冷得受不了,据卢景和讲:他当年给生产队放牛,曾在树下坐过,一点风也没有的日子,也会听到嗖嗖的风声,为什么古树下比周围凉,还有嗖嗖的风声,也许真的是蛇在做怪,因为蛇是冷血动物,别的解释都很无力。

也许是由于人们真的怕蛇,如今,不论多么淘气的孩子,端午节爬山的日子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也没有一个人爬那三棵树,更没有人折老榆树的枝子,都说折老榆树枝子后会头疼,没有人去破这个例,都怕头疼。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为老榆树修枝打杈过,没人修枝打杈的老榆树树干仍然那样笔直,树冠依然那样圆润,都说树不修不成材,而三棵树山的三棵树靠自然生长却树干笔直,树冠如伞。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有红卫兵说小山及古树是封建迷信的产物,要将古树砍伐掉,将小山开辟为农田耕种,第二天红卫兵拿着斧子、锯去伐树时,红卫兵中一个号称大胆的家伙,用手中斧子砍了一下老榆树的根部,一斧子下去,从斧子砍伤的地方,流出了许多鲜红的液体,在场的人都以为这是老榆树在流血,都吓得屁滚尿流;而另一伙要开荒种地的,感觉犁杖还没入地,犁辕子就断了,犁辕子是用很粗的榆木做的,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犁辕子断的,都感觉很蹊跷,这才放下了开荒种地的念头。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打古树的主意了。也许是凑巧,那个用斧子砍老榆树的红卫兵回到青年点,头疼了很多天,吃什么药也不好,村里老人们说他是得罪了老天及老榆树,是老天在惩罚他,没有办法,让他去老榆树下烧香、嗑头、认错。起初他死活不去,后来头疼折磨得太严重了,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趁月黑头子的夜晚,爬到小山顶老榆树下,下跪、焚香、祷告,承认错误,还真就那样凑巧,一段时间以后,红卫兵的头疼越来越轻,不久便好了。过了很久,他才告诉他的同事:老榆树及三棵树山,真的有神,谁也别再打主意了,我是受到神灵的惩罚,才吃尽了苦头。如今,没有一个人敢糟蹋古树,人们都说这是上天送给啊哈来人的礼物,只有好好保护就会带来吉祥。

据旧庙镇原武装部长史廷焕讲:三棵树不但岁数大,还充满传奇。

三棵树山有三大神奇:每当你登到山顶,站在树下,便会听到呜呜的风声,让人毛骨悚然,产生怯意。每天清晨站在山顶都会听到急促的万马奔腾声音。三棵树山不论多么干旱的年份,满山遍野的野花,让人流连忘返。这些都缘于一个美丽的传说。

三棵树山的三棵树,应该是隋唐年间就有了。

相传在隋唐年间,旧庙这一代流动着一个人口不多以狩猎放牧为生的一个少数民族——突厥族,头领叫突尔嘎丹,有3个女儿,个个长的花容月貌。分别叫乌拉哈金、乌拉哈银、乌拉哈花。老大骑一匹白马,日行千里;老二养一条小白蛇,走到哪儿,将小白蛇带到哪里;老三喜欢花,兜里装着各式各样的花籽,走在哪儿,将花籽撒到那里。三公主走过的地方,就是一个百花盛开的芳草地。3个人都习武,自以为武艺高强,常常侵犯大唐的边疆,骚扰边民的生活

消息传到京城,唐太宗李世民闻听此事龙颜大怒,便派特使罗成镇守幽州,防止突厥人南侵。

罗成手使五钩神飞亮银枪,有万夫不当之勇。突尔嘎丹闻信,十分惧怕,嘱咐他的兵丁,不要冒犯中原,但他的三个女儿不在乎,自以为武艺高强,根本没将罗城当回事。

这一日,突尔嘎丹的三个女儿又带兵来到骆驼山一带抢夺财物,罗成得到消息,便带兵从幽州赶来,在骆驼山下和突厥人打了起来,三个女儿不是罗成的对手,几十个回合下来,便大败而逃,逃到阿哈来河边的时候,正赶上山洪暴发,人马过不去河,三个女儿便退到三棵树山顶上死守,罗成射了三箭,要了三个女儿的性命。老大的白马跑到了山后,不见了踪影,从此每天清晨三棵树山都会传出万马奔腾的马蹄子声;老二的白蛇也钻到了山中的山洞里,从此人们常在三棵树山看到一条巨大无比的白蛇。老三的花籽便撒落在了山顶上,从此三棵山就如同一个大花园,花香缭绕,四季如此。

罗成是一个讲义气的人,知道“两国交兵,各为其主”命令士兵在山顶上挖3个坑,把3个人的尸体掩埋了,后来,山顶上埋葬三个公主的地方便长出了三棵山榆树,人们才知道三棵榆树是突尔嘎丹3个女儿的化身。

一天早上,小山东边邵家窝铺屯史家大当家的曾见过见三棵树的树冠上横卧着一条碗口粗细的白蛇,当他跑到村子招呼人们出来观看时,白蛇才缓缓钻入了山中,从此,3个棵树山就很少有人登了。

听老人们讲:三棵树是神树,如果谁拆一个树枝,就会头疼三天,从来也没有人损害它。

三当年,驻扎在就阿哈来的日本鬼子了解到了三棵树山的三棵树有那样美丽的传说马上上报,要将三棵树运回日本。那一天,上头派来了一个小队的工兵,开着大汽车浩浩荡荡来到了啊哈来村,计划第二天,要挖三棵树。

三棵树在旧庙人们心中是无价之宝,任何人也不能侵害占有。当日本鬼子要挖三棵树的消息被当地国武装“长枪队”得知后,队长老九可是知名的爱国人士:三棵树是中国人民的财富,决不能让小鬼子的阴谋得逞。

当晚,他们对三棵树山周围进行了仔细地侦查,感觉虽然有十几支枪,但弹药、火力同鬼子的相比差距太大,不能同鬼子硬拼。再说枪一响,鬼子的机械化部队很快就会来增援,没有胜算的把握。经仔细研究,最后决定在3个树周围埋下地雷,埋那种连环雷,一旦踩响一枚,其它都会引爆,在每颗地雷下边多放炸药,上边多放碎石,一旦地雷爆炸,激起炸药爆炸,击起碎石,会将更多的鬼子砸死砸伤。长枪队队员们忙了一夜,在三棵树周围埋下了许多颗这样的炸雷。

那天清晨,天刚朦朦亮,鬼子就开着大卡车向三棵树山开过来了。到了山下,打了一阵子机关枪,看看四周没动静,感觉安全,这才登上山。小队长一声令下,小队分3个组,一个组一棵树。鬼子更怕死。也都听说过三棵树是神树,平日老百姓一个树枝都不动,谁动谁头疼。今天他们要挖树,都怕遭报应,也都提心吊胆,谁也不想动第一镐。队长大怒,给身边一小鬼子一嘴巴,抢过他手中的镐头,来到中间那棵树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镐头高高举起,一镐下去,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接着是多处地雷开花,鬼子的尸体倒一地,也许是中间那棵树下的地雷埋的距离树太近了,也许是炸药放得太多,老榆树根部被炸了一个大洞。鬼子胡乱地朝四周打了一阵子枪,死伤一大片,树没抢成,人死不少,狼狈逃窜了。

也许老榆树更知道炸鬼子作点牺牲也没关系,如今还仍然顽强地生长着。

(辽宁阜新史庆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