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笔一枝

2015-08-27 21:19 | 作者:浓诚 | 散文吧首发

傍晚,总有风光临寒舍,并带来夕阳的红色,落在了湖边,湖中央显得不再孤单与冷清。我展开双手,让颜色的淡红渗透我的身体。后来,湖水开始泛起光闪,我寒食一杯酒在亭中,那夕阳雀飞得欢腾了。

已经很久没游离在城市的躯壳之外了,被硬化的细胞僵硬着思考带来了很多烦扰,转得有时慢,有时快,毫无规律。后来,读到“一叶之秋”这四个字的时候,脑海里开始布满黄色的叶子,我想,自己走出去,让风吹进来吧。于是,卷起心灵的被子铺在湖边的小亭子,为了从黄昏开始的彻漫游,游入荷塘的池中,飞绪而盘旋。

也许是秋色的景致,一片黄叶碎成荒野里奔腾的土尘,飘洒开,便到处都是了。在枝头,好多影子挂着,争钓池中鱼影,一阵风吹过,影子飘动起来;在湖边,石头零零散散,光滑地似乎要挽起镜子,贴起黄花,对池吟唱;在湖心,蜓儿俯落而下,虚晃几声,飞花成水,夕幕染白,哼哼几声入回家,心归如箭了。

愿意把手放在水中,任由鱼把泡泡在他的手心绽开,然后一层一层地破出,翻涌心思如片片弥封不住,却又回味悠长记忆飘香;谁愿垂落长发为了水中的草儿,动静发根时,水草悠然笑;谁愿涂饰水色,明明是千种色彩,却修度出一个透明的精彩。“我愿意”,夕阳嬉笑,喝水时牙缝里闹蟋蟀,叫个不停了。

捡起遗失的美好,涂抹在小道,直到记忆的涡流开始涨潮,并沿着湖边吞食夕阳的轮廓,那时,笔一落,故事牵手,一串串的感动便不停不歇了。

夜开始拉开幕布,我的心开始离不开安宁带来的静。几声鱼跳,静;几声叶摇,静;几声湖拍岸,还是静。言语怎能细说,呵,只好留下我的影子与我的梦刻于树中,总算留个纪念,没白来一回呀。 文/星球国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