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儿弯弯

2015-08-25 01:41 | 作者:微云疏雨 | 散文吧首发

周末,在顺德。

朋友吃过晚饭,何大哥同几个老友去茶楼玩牌,我沿着河边公园独自散步回家。色渐浓,暗蓝色的天幕上,月儿弯弯,悬挂在小区高楼顶端的旁边,发出淡淡的清辉;有“最炫民族风”的歌声随风飘来,眼光穿过稀稀疏疏的树木,可以看到前方灯光明亮的地方,大妈大姐们开始跳起广场舞。

才不过晚上8、9点钟的时间,回家没啥事做,不如,去足浴中心洗脚按摩吧。

“帮我叫一个女技师。”

我穿裙子,又不想换足浴中心的衣裤,找一个女技师服务比较方便。

接待员说:“我们有2种价格,一种88元,一种78元,你选哪种?”

我问:“有什么区别?”

“漂亮的88,不漂亮的78。”

“那就78的吧。”

又不是唐伯父点秋香,女技师漂不漂亮,好像和服务质量没有关系。

不过还是好奇。等响起敲门声,我睁大眼睛盯住了缓缓打开房门:不漂亮,长什么算不漂亮?

“你好,我是138号技师,很高兴为你服务。”

一个犹犹豫豫的声音,出现在眼前的是位个子矮小瘦弱的女孩,年龄大概17、8岁,提一个方形的小工具箱,一套湖蓝色的工作服过于宽松套在她胸部平平的身体上,曲线和性感完全扯不上边;化了妆,五官倒还周正;头发用皮筋在脑后扎一个马尾,看上去也精神。

不漂亮,但也不丑嘛。

打水,泡脚。等她站在我的身后,两只手在肩上一按摩,我便知道:上当了!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这女孩子完全是个生手。

接待员打了个马虎眼,应该是:熟练的技师88,生手78。而熟练的女技师都在忙。

“你新来的?上班没有半个月吧?”

说半个月是客气的:力度不到位,左边一把右边一把,毫无章法,只怕是第一次为客人服务。

“培训了半个月,今天第一天上钟。”

她犹犹豫豫地说,手下加大了力度。

“哎呦!”

这一下按在软骨上,痛得我叫出声来。

她吓得停住了手,诚恐诚惶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你们这里的技师都在忙吗?”

我问。

“女技师都在忙,男技师还有几个。”

我想换一个技师,但又不希望太伤害她,正考虑怎么说。她看出我的犹豫,说:“男技师技术都不错。你是我的三个客人,他们都把我换了,没关系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到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

但是,我听到了里面的无奈伤心

心里一凛:其实,她只是不会用力而已,做事是很认真的。如果我再换掉她,不只是心里上对她打击很大,被老板炒鱿鱼也难说。

我改变了主意,

“你的右手指还够力。”

鼓励一下。

“但左手指不够力。一边重一边轻,客人会越按越烦、越按越感到不舒服。”

“是的。我天天练习,左手指的关节全肿了,使不了劲。”

她说着,用两个手指死劲按压我的背部,问力度够不够。

“你这样按摩,只怕一个客人没做完手指就受不了。”

我让她手臂伸直,两个拇指顶在我的背部,身体往前用力。

“要学会借力,将手臂、肩部,甚至身体的重量传到手指头。”

小女孩学得挺快,有些部位,我让她换着用手掌、用胳膊给我按摩。

“你很厉害哦,教得比我师父好多了。”

小女孩说

我笑笑没做声。呵呵,没开美容院多少年了?我教过的徒弟,当你师父的师父,都绰绰有余。

一个小时很快过了,小女孩忙得满头大汗、满脸通红。等我拿出钱来让她去前台帮我买单,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地说:我做到了!刚培训完就可以上钟的,我们这一批新人,就只有我一个。

“用心做,会有很多客人找你的。”

“记得我的工牌号138,下次再来点我的钟哦。”

她送我到大门口。

广场上跳舞的大妈们散了,四周一片寂静。月儿升上半空中了,弯弯的,发出淡淡的清辉。

真是一个令人愉快夜晚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