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亮一片思绪的视觉

2015-08-16 17:19 | 作者:琥珀的眼睛 | 散文吧首发

城市■思绪

寂寞忧伤是开在里一朵孤独的花 。

夜,窗外的天空便会被染成姹紫嫣红,城市的不夜天,是一种空灵的妖艳,是一种空洞的妖艳。那片烟花攀爬在我的心中,试图照亮我整个的心灵,而空洞的思绪无聊地散落在夜里,与夜交换着一种寂寞。

妖艳的城市在我的瞳孔里毫无规律的漂移,我有时会想,这样的漂移是否在昭示着一个预言,而这个预言没有固定的轨迹,或又深陷在寂寞里,如烟,似雾,又像风。

似乎早已退却的灵魂被城市的不夜天替代。只有那片烟火毫不犹豫地点燃城市,并在一片黑暗中跳动着属于自己的韵律。所有的惆怅或温存都是一种真实。

我无法收回掌心的温度,就像生生不息的交替无法折断夜的黑暗。

情■弦音

十月,用一场细牵手曾经的视听。

潮湿的记忆擦亮了一滴雨的视听。一份感情不肯再岁月的遗憾中走失。这一次我该如何让目光的舌尖轻触曾经的弦音,直抵内心的世界。我知道,你不会忘记盛开在夜里的暗香,不会让曲调的灵魂改弦易辙,更不会在自己的掌心之上缔造天涯

这个季节,风冷了,如同撕碎了时光的衣裙。相视,缄默无言,这一生附着的词语。我吮吸着深秋的阳光和透过缝隙的秋风,这一次,我想认真的擦亮一片思绪的视觉。

你尽可以跨越千山万水亦或人群的断层,避开雾霾、雨露,用一个漂亮的微笑,将我的目光填满,这之后,在我的心中黑夜将不会长长了长发。

结茧的日子很深远,爱情的弦音很深沉。

记忆■ 触碰

记忆就像一块风干的木头,你只有用眼泪去点燃它,它才会美丽无比。

我可以松开潮湿的眼眸,让它回归水滴,用一场无关生死的触碰表述滴落的原型;我也 可以不断调配记忆的颜色,或为晨曦,或为朝阳,或为星辰,或为一种光明的南回归线。

记忆穿过子午线,然后在云层的上空飞行。不是所有的感情在触碰后都会碎裂,也不是所有的记忆都是一句意境难辨的语言。不止一次的幻想一种暮然回首,在沉醉扑不灭的阑珊灯火之时,让空气变的委婉缠绵,但是得到更多的是夜色,用来描绘记忆的边缘。

因为那种渗透力的颜色,我住进了记忆中。触碰,便有了沧海背负蝴蝶的倒影,怀抱相拥的沐色天青,与黑夜空阶的独白。请不要将你的眸,深藏,藏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时钟如水,滴答出白烟的发鬓,落入我满眼的却是记忆。

时光■琴弦

一朵花在时光面前死亡,琴弦在深秋的尾端醒来。

长剑蘸酒的日子或许不是为了重出江湖,耗尽笔墨之时只是为了叫出你的名字。那些不愿卸妆的琴弦,绝不阻止花的舞动,有时,明月会摩挲古斑的书案 ,让一种银白的流水跨越沉默,直到再现折柳的晓月。

摊薄 琴弦上的一段距离,让思索的内涵趋于丰满,而琴弦与这份思索无关,就像完成一句誓言 而你不再是独行 。 在此之前,一片落叶或许能证明季节,可是无法证明审视下的概念。

时光如隐匿的黑夜,我仅仅能感受到黑色的光,我无法抵达,眼睛举起的火把照亮的距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