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之风

2015-08-10 17:49 | 作者:希木 | 散文吧首发

文/希木

一开始,无法预知后路如何,就像坐在街道小馆一样,忽来的大,冲刷着单行道与行人。

深圳是一群人向往的地方,人们总怀着各自的想往里奔跑,寻找着,追求着。偶尔会听见:1979年,那是一个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这不禁让人想起《相十年》里的肖然与韩灵,陈启民与刘元。多少故事生活过了一遍又一遍,多少场景让人们想了又想。青春梦想爱情、生活。走过的人群,一样或不一样的目光,最终都沉浸在主题曲里。

时至今日,我们依旧怀着一颗年轻单纯的心。

该来的年纪,过上该过的日子,那一刻,没了多少也许。

从绵阳到成都,错过时间,待一宿,继续前行。是的,这一次真的说走就走,37小时的硬座,让人怀念

海南的目的地,完成生平第一愿望:看海。没做某事之前,总想着会有怎样的风景或光景,而踩着沙滩,看着夕阳,喝着海水之时,才体会到原来是这样的感觉。热与汗,黑与白,水果与海鲜,香烟与特产,当然少不了中耳炎。

直到临行一刻,才发现竟将离开此地,好多事未来得及做。再去看看景,兜兜风,陪阿叔喝喝酒,陪五只小狗谈谈心。总在最后发现来不及,看着目送的双眼,不舍随列车的启动铺散在那方海平面上。

离开海口,到佛山,见了亲戚,次日奔赴深圳。

当下车的那一刻,寻找着去公司的的士,让我想起汪峰的《北京,北京》。陌生的城市,时不时的粤语,车站,人群,拥挤,期望,还有两旁的路标。

如期地见到未曾谋面的好友,熟悉的人,还有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面孔。那一刻,我们像一群刚开学的学生,可惜这一年,我们不再有开学。

忙碌着自己的行李,生活用品,报道,打招呼……记得与某某相识的场景;记得与某某见面时的挥手;记得刚进宿舍时见一女生的表情;记得路上突来的一句:“嘿,原来是你”。

军训,集体,团队合作,一群人的友情,几个人的交情。看到一种坚持,也看到一种喜悦;看到一种生活方式,也看到一种彼此之间的梁。送出的糖,写过的周报,第一份礼物,最后一个黑色袋子,还有某个代号下的椰奶酒。

这一刻,是谁走进你的生活,烈日,黄昏与草坪。

这一刻,是谁与你并肩携手,铁环,大绳与绑脚。

这一刻,是谁与你举杯痛饮,预定,餐桌与最后的清醒。

而一切不仅ABCD,那飘散的一缕青烟,那石凳上的闲谈,那草坪上的独奏,让人回头看着同去的地方,吐后的情景,健谈或沉默,沉稳与调皮。

场地上的小草又一天生长,蹭网的人群来了又去,走出公司的大门,热闹纷杂。路旁的大排档每日准时开启,烤鱼,砂锅粥,湖南菜。总少不了喝着啤酒,谈天说地的场景,老板忙碌着算账,就连推销啤酒的小妹也忙活起来,又来一箱,仿佛看到她脸上灿烂的笑容。偶尔能看见广场上的大妈跟着音乐,释放自己;偶尔又跑出一只饥饿的老鼠,明目张胆地从你眼前溜过,钻进草丛。就连人都在忙,何况它们呢,想想深圳的猫,是否该退休了。

一次饭后,闲逛着,不经意看到一间奶茶店:赖小姐的奶茶铺。第一次认成了“懒小姐”,直到走之前也没察觉读错。糖水,奶茶,凉白开,喜欢哈密瓜味。记得第一次和谁一起去,也记得最近一次自己去,没有太多的机会,偶尔过去,都记着要光顾他的生意。下一次不知何时,135是专属的号,凑满一杯,送给刮刮彩的夜。

自知回不去,索性放弃挣扎,这或许才是正真的开始。

工作是否也像爱情一样,从刚开始的认知,了解,熟悉,选择,然后一段时间的反思。

时间与距离,空间与脾气。智者告诉我们故事,而一切不仅仅为一个故事而已,反反复复,真真切切,悲悲喜喜交织下的才叫生活。一些坎坷,一段不顺,也正是一种较真的考验。简单与复杂,沉稳与冲动,就像手中多年紧握的笔杆,在过后释放着回忆

换一地方,又以一种形式收获成长

上下班,学会接触,知道看看卡里不多的余额,想想明天去哪里。

机诚的夜有着某种不同的色彩。时不时吃吃河南的包子,固定的煎饼,加辣的土豆,还有淡味的扎啤。偶尔心血来潮,独自走在不远的街道,或在球场坐坐,或想想那刚开学的大一孩子。走南闯北,让人看到一颗年轻的心下对生活、人生的朝气。的确,他很优秀。

常游走于某种区间,去找找朋友,看看他们。去或留的意义,就像生与死的距离,不要想着能得到什么,而该问问自己能留下什么。

记得一句话:酒是好东西,却不是最好的东西。事实证明,亦是如此。

无法承诺未知的事物,如此便举步维艰。试着用耳与风沟通,眼睛里会折射出那些已记得面孔,错综复杂总能上演,来来往往又留多少在心间。看着一个个背影的离散,夕阳下,莫名的伤感。于是谁又能知道,在这样城市的夜里,究竟有多少人在哭泣,为生活,为感情,为事业或是亲情

想起一群人举杯共饮,想起生日里的欢乐与悲,想起意外收到的礼物,想起聊到深夜后的舒坦。

想起给别人搬东西时流下的汗,累却心安;

想起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初识,平静坦然;

想起别人眼框里偶然的模糊,感动不已。

过去的回忆,总是让空空的心时而铺满。每天都在续写“过去”的续集,而这一写,就没有结束一刻。用句号划上一笔,用心写下,慢慢地成为一支歌,让她珍藏吧。

一直在寻找,寻找一种方式,一个朋友,一段感情,一种生活。恰巧,偶遇便应运而生,那是一位在五和流浪的歌手。

一次偶然路过

那是天桥之下

话筒、音响

还有木吉他

沧桑歌喉

唱出深漂之外的梦想

读不懂他,他们

也能读懂

一种生活

世界如此繁华

却还有那么多人在流浪

一种谋生手段

还是一种方式的追求

无论哪一种

都写上岁月与坚持

街头

人来人往

我们于此相遇

也相离

回想与这歌者的偶遇,很多人是幸运的。我们各自生活,却有如此多的时间相遇,珍惜是如此重要。如果当某一天朋友突然离别,只愿期待下一次的相遇。一种记忆扎根于深处,长久之下更加深沉,走或留。

没有世界,这灿烂花将会破坏吗;

没有学习,这开学就该停止吗;

没有生活,你又该怎样去继续。

日子很纯,像风一样走过,秋意未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