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或是新的开始

2015-08-06 11:45 | 作者:希木 | 散文吧首发

别离,或是新的开始

文/希木

“逃离,或是新的开始,或是旧的结束”,丽丝·门罗曾说。

横跨岁月的季节,每逢此刻便会如约而至,一些物景伴随着一个又一个黎明终将褪去在这样的生命里。我不是时光,却细数着时光。更或许,人生就是用脚印铺满这看似平淡的轨迹,而我,最后一次选择在静里。

从一开始,这条小路上的行人就来来往往,似不曾间断过。每一个背影里都带着各自的行囊,他们的眼神里写满了期待,同时也夹杂着些许不舍与感伤。调匀呼吸,倒数着四步,闭眼行走,我只想看看过去自己,或是看看这苍老的城市。

,一人独行,试着压缩暂的思想,未果。

次日,从走动声中醒来,完成形式体检,天阴冷,散着斑驳小

于是,我想静一静。闭上双眼,倚靠在书桌上,窗外的雨声,渐渐响起来。

那天,得知整理宿舍,于是我们清理了所有一切。该丢的,一件没落下,该留的,也只有那么一点点。四年,可长可短,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自己却也紧张不起来,要不是S君的一个电话,我至今还没有这样的感觉。

一切遐想,终究抵不过那应来的岁月,那准时的季节。年复一年的梧桐大道,依然默视着新与旧的背影;中心湖畔如约的白鹅,走着红掌与清波的花纹;教学楼旁的栀子在盛里芳香四溢,正门口的喷泉也正为这一季洒向天空。年少与相聚,年长与相离,过的是时光,留的是回忆

从一开始,就注定某种不约而合的相遇,新奇、独特充斥着每一个个体。把持着独立的小点,在岁月的驱逐下,慢慢放大,合众为一。里面包含的有着太多:努力,奋斗,迷茫,颓废。值得庆幸的是,恰好因这一段时光,这一次相遇,个点凝聚成了整体,就像那小学,初中与高中一样,彼此在这里一步步成长,于是我们都在悲与喜中度过。每一个笑脸都刻下了青的烙印,每一个腔调都有着由衷的心声,送走的,或是即将被送走的。岁月与花语,湖畔与晨鸣,战歌的响起,或是自习室的无尽,最终,都框在那不忍直视的毕业照里。

有人说,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没有听众,没有掌声。我想,那大概是一种情绪,一种独白,或是一种安静的思考。生命里的形形色色,每天的相遇与擦肩,令人时而感伤,时而欣喜。而这样的岁月,带着潜行的背影,将在一场青春的盛宴上,安唱结曲,诉别离歌。因为明天,我们将要离去

别离,不是最后的结束,或是新的开始。

于是,我点燃又一支香烟,初晨的日光,在远方悄然升起。

一如蒙克所说:“我感到一声刺耳的尖叫穿过天地间,我仿佛可以听到这一尖叫的声音。我画下了这幅画,画了那些像真的血一样的云——那些色彩在尖叫,这就是‘生命组画’中的这幅《呐喊》。”我不是蒙克,我也不会画画,但我却能有这样静的心。行走,出发,车站,塑造,最后走向应来的职场。生命本就是一场不同时段的旅行,不同地点的为寻求意义而存在。而我们应像一个战士一样,在下一刻走进战场,迎接一场未知。拼搏,努力,发出心底的呐喊,面向这新新世界,微笑与之。这,或是新的开始。

走过了无数未知,你我仍旧在继续;细数了无数过去,生命依旧前行。沉睡的杜康,与君同饮,话别归期,记以他日。列车将缓缓启动,也许某日的街角相遇,也许归期里的原地相聚。此刻出发,都向着朝阳,向着希望,向着下一个待明的天亮。

未来或许没有那么如己所想,路途或许也没那么平畅,而当回眼这苍老的城市,路灯,鸣笛,那夜空中最亮的星,便是你最明亮的眼睛。没有风雨的日子不叫生活,没有经历的过去不叫回忆。而明天,哪怕只剩下我们自己,也一如既往,微笑地活在这一新世界里。

站台的告别,我们终将走进人群,慢慢消失。

苍老的城市,我们终将怀着依偎,路灯与黑夜同行。

聚离的岁月,我们终将携着美好,同忆往昔。

在某一段时间怀念一段时光的掌纹;在某一地点,怀念站在来路也在去路的流年;任由年华来去自由,一切都将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点缀。看着季节深深浅浅的暗影,去与来的离愁或是结束,或是开始。七月的下一站台,我在等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