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茶文化

2015-07-20 12:41 | 作者:江北乔木 | 散文吧首发

说出这个题目来,又觉得有点大,对于我这个对饮茶、品茶连略知一二也谈不上的茶馆“门外汉”来说,何论茶道,又怎能品评南北茶文化?不过,几经南方茶馆及北方茶场参观考察,后多次拜读周作人的《喝茶》、秦牧的《弊乡茶事甲天下》、陈元麟的《闽南功夫茶》,也拜读了我经常保持联系的著名作家、书法家马识途的《四川的茶馆》,才对南北茶文化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马识途老先生是准四川人,他写的《四川的茶馆》,就把四川茶馆的功用说的很详尽,我又通过与他多次交流,才慢慢领悟到: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多民族共同聚居的大家庭,是茶的故乡,茶叶是中国的国饮。茶树的种植地在中国南方,如云南、贵州、福建、四川、江浙等地区,茶的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被人称为:荼、檟、苑、茗、蔎,唐代开元年间,正式在《开元文字音义》中出现了茶字,将“荼”变为“茶”,一直到现在,又经历了悠长的岁月。茶的饮用是从南方进入中原地区,从中原地区慢慢渗透到北方。也就是说,南方饮茶历史比北方悠久。

我第一次领悟南方茶文化是1999年,是在海南的热带林植物园学习考察时,顺便了解到这里的茶道文化,一看摆着的正宗的全套茶具,我就感受到了南方茶文化的底蕴深厚。接下来,走过来两名穿着很时髦的海南本土姑娘,举手投足十分典雅,很有礼节性地立在茶桌的两旁,用近乎纯正的普通话讲述着南方的茶道文化,并在现场用优雅的动作演示给我们看,十分流利地介绍饮茶分为几道茶:第一道茶,称为洗茶,洗完后要倒掉,第二道茶才算是上等茶,最好用80度左右的水来砌茶,并且倒茶的艺术都很讲究,一会儿“高山流水”,一会儿“韩信点兵”,喝茶也分为“品茶”和“饮茶”,姑娘一边讲,一边砌茶,动作竟如此娴熟。我一边听,一边喝,一边想,听起来津津有味,这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喝起来茶香四溢,也是过去没有品过的。想起来纵横驰骋,引领我进入了饮茶的至深境界,我惊叹南方的茶道文化竟如此深奥,我们一行品尝了海南姑娘给介绍的“铁观音”、“兰贵人”等,觉得茶味飘香,为了不虚此行,每人带回了两盒。海南归来,我写了一篇《海南纪行》,发表在当时的《平度日报》上,较大篇幅写到了南方的茶道文化。忽一日,有幸与市人大副主任陈颖一起座谈交流,她说是也刚从海南学习考察回来,看了我写的文章,深有同感,并一起谈论起了南方的茶道文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是我对南方茶文化的第一次亲身体验。

而真正领悟南方茶道的内涵,还是看了秦牧的《弊乡茶事甲天下》才知晓的。在南方,到处可见喝茶的,常见有小作坊,小卖摊的在路边泡工夫茶,农民工余时常几个人喝工夫茶,甚至上山挑担子的农民在路亭休息时也有端出水壶茶具,烧水泡茶的,饭前饭后喝茶,更是习以为常的事了,南方人喝茶就像北方人喝酒一样,太平常,太讲究,使我感到有点惊讶。

我觉得南方人喝茶重内涵,很讲究,北方人喝茶重形式,不太讲究,对茶具、茶池、茶叶等,都不是太考究,而南方的工夫茶对茶具、水、茶叶、冲法都大有讲究。标准冲茶方式要高冲,要冲出茶味来,满屋飘香,低斟,壶嘴要紧贴杯面,防止茶香飘溢,我觉得很有道理。北方人对茶的研究也是浮在面上,去年,临沂一位朋友给我捎来一盒“红运当头”的茶膏来,名曰国内外唯一的“上投茶”,就像我说的北方人重形式,在包装上就体现出来,包装了一层又一层盒子,都是红色包装,最后,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个红色小壶,装着几十粒茶膏,茶叶的品质也是选择了云南临沧、普洱乔木大叶种茶叶,茶叶的冲泡也是改变了特有的茶艺,只是要那种感觉、品味,在精美的包装上印着:“在冲泡时,先放水,后放入茶膏,且茶膏始终漂浮于水上,茶膏的颜色呈云雾状向下飘散,极具动感,似天赐福运,是祝福,也是期盼。”我在想,这哪是在品茶,仿佛是搞魔术表演,似乎缺失茶艺和茶兴了。

前几年,我实地参观考察了南方、北方茶场的种植、加工、包装等,我发现南方的茶场大多仍是原始的加工方式、加工工艺,都是南方姑娘一个工艺、一个工艺的亲手加工,并抓着茶叶让我们现场泡着品尝,渲染着品茶的氛围,好像进入茶乡的感觉。而北方的茶场与南方茶场的种植、加工不同,显得比较粗燥,缺少南方茶场现场那种神秘的生动感和韵味。

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南北差距缩小了,南北茶文化也拉近了,现在,北方人喝的最多的也是南方茶,也深入研究种茶、养茶、制茶,各类茶店也比比皆是,茶文化把南北方的距离拉近了,人们在品着同一种茶,共同享受着茶道文化,这就是茶道的功能。

乔显德

散文吧原ID老账号丢失,现改为江北乔木,望文友知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