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米莲歌是故乡

2015-07-08 18:07 | 作者:书剑凌云 | 散文吧首发

是一幅云雾泼染的水墨画,是一曲烟谱写的清音,天空中飘洒的雨丝,淝河中舞动的荷叶,田野里摇曳的秧苗,庭院里萦回的炊烟。这里,是故乡。

江南词间而来的烟雨,如约再见。只是少了一份秦淮河的胭脂味,多了一份黑墨水的醇香。年复一年的雨季里,蛙声仍旧呱呱不停,叫醒了沉睡的天;田间秧苗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晕染了夏天家园;河中的荷,依然风姿绰约,那举手投足间,一蹙一笑,都宛如江南里弄含羞的少女

不变的轮回,底色的流年。

大雨忽至,匆忙关掉相机,躲进荷海中的大船里。锈蚀的船舷,百孔的玻璃,透着光的船顶,一圈圈的蜘蛛网,这破败似乎少了点诗意。然而有这样一个去处也是极好的,在这漫天的大雨里,耳畔噼里啪啦的雨音,眼前翻滚的荷叶,脸颊寂静滑落的雨水,背后漫无边际的秧田…多年的夙愿终于以偿,虽然未能画船听雨眠,但这景色我已然知足。

漫天的大雨渐渐模糊了视线,看不到天空泼染的水墨,看不见河上的铁轨,看不清身边的荷花,也模糊了回家的路。空旷的河面上,一条破船寂然停泊,一人寂然驻足,脚下的河流,四周的花海,身后的家园。

“这是一个寂静的夏天,我们都已不在故乡”,前几日读到朋友一句话,迎着眼前这稻米莲歌的画卷,不知是幸福还是辛酸。多年过去岁月悄无声息的在我的脸上留下一层一层的烙印,这烙印让人在迷茫和孤独中徘徊与彷徨。

图片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 。仿佛此刻,对竹山词间的体会又深了一点。成长是回不去的童年,也是不再来的纯粹,如眼前的秧苗与荷一样,在风雨中坚强成长,也许有的会因此夭折,也许有的会因此颠覆,但不管愿不愿意,总要经历,也总会过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