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自己心里(二)

2015-06-30 09:03 | 作者:我心飞翔 | 散文吧首发

二十几年过去了,钻过几次秦岭隧道,秦岭山却一直没有爬过。倒是爬过很多山,每一次爬山都兴奋地像是第一次,像个小孩,总是执拗地想要第一个爬上去。

我喜欢爬山。

身边是茂密的树木,大多数都不高大,潮湿让树枝显得乌黑,虬曲的枝干努力冲破笼罩,向上争取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树叶间露出斑驳的天空,让人感受到阳光的可贵。树底下不知名的花草从枯叶和败草中钻出来,草叶是那么嫩绿,滴翠地让人想变成一只青虫,趴在草叶上尽情享受新鲜。奇形怪状的花儿悄悄地绽放,带着一些娇羞,却是简单的平凡。我喜欢大步登山,也喜欢在树木花草间驻足,欣赏每一个鲜活花草的那份特别。空气是那么的清新,一阵凉爽的风儿吹来,自然地味道沁人心脾。

蜿蜒向上的山道总不是一路陡峭,有时候走着走着,不甘于平坦,我就会抄一条小路,踏着松软的泥土,钻过交错的树枝,攀过潮湿的岩石,将步伐迈到极致,手脚并用地爬到前面去。站在山腰,举目山顶,听自己剧烈的心跳,还是管不住已经算困的双腿,喘着粗气朝上爬去。

喜欢山中的花草树木,喜欢山中的鸣虫和,喜欢山中清新的空气,喜欢山间清澈的小溪,喜欢山中满目的深绿,喜欢山中苍苍的石壁。但似乎更喜欢算困的双腿像灌铅一样沉重,稀罕急促的呼吸拉的气管双肺有些干疼,喜欢剧烈的心跳让自己有些眩晕,喜欢酸痛的腰背直想在山间躺倒的感觉。看着奔泻而下的山间瀑布,喜欢那种不顾一切挽留冲破一切阻碍奔跑冲击的感觉,喜欢那份奋不顾身追求想的执着,喜欢那份尽情挥洒自我的酣畅淋漓,也常常想怒吼一声,哪怕是撕心裂肺。

爬山,与其说是欣赏风景,倒不如说是在欣赏自己;与其说是在征服大山,倒不如说是在征服自己。人一生中,总是在不断跟自己过不去,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又一个目标,然后说服自己,逼迫自己不断地去努力,去超越自己,即使目标不能实现,努力的过程也是一份享受,足以告慰不甘平庸的心灵。人在最初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温饱,到了一定程度,就更需要精神上的满足,经历越多思想就越丰富,就更依赖于精神世界。吃饱穿暖抵不上图书千卷,锦衣玉食换不去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修行是苦的,修行的人内心并不一定很苦。追求是苦的,追求的那份波澜起伏本身就是浓缩的多彩人生

爬山也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