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刻时光

2015-06-29 16:39 | 作者:落叶纷菲 | 散文吧首发

子去上课了,坐在沙发上,大脑飞速地转了几圈儿,才回过神儿,今天是周末啊,然后一大堆的事儿便在脑子里出现,出现...好象需要自己冲出家门,一件一件地解决掉,然后再风风火火地回到家,演奏一曲永恒不变的锅碗瓢盆交响曲。

光是想一想,都觉得自己很累,让身体和心灵都放松 一会儿吧。打开电视8频道,播放着电视连续剧《相思树》,走到茶海前,开始擦拭第一个茶具,由里,到外,以前觉得这么麻烦的事儿,怎么今天成为了一种享受,是享受着电视剧情的内容,还或是享受着擦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思绪也在整个房间里迷漫开来。

我看到那个泛着青青泥土香气的早晨,阳光微微地透出金色的光芒,露珠在草尖摇摇欲坠,被露水打湿了的裤脚,以及听到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那片丰收过后的田野上,那片凄惨的美,泛着枯萎,泛着金黄,泛着希望......天是那么的低沉,灰暗地伸展着,因为强大,所以任性地变换着季节,变换着天气。

海边一定很冷了吧,在天还没有到过海边,是否惊涛骇浪,是否冷风刺骨?海面还会有生灵在迂回低吟......

丛林中,光秃秃的丛林中,你可曾在荒凉的树林的黑暗中遇见那个人, 一个歌者在歌唱自己的悲哀不幸? 你可曾注意到他的泪痕、微笑, 还有那充满了忧愁的平静的视线? 你可曾遇见? (引用普希金的诗)

......

玻璃茶具,似乎总是那样难以擦拭,透过阳光,还是可见的一点点痕迹,这个动作,是那时质检的习惯动作,也成为那时讨厌的职业病。其实很多东西并不是眼睛看到无尘无印无渍,便可以证明是干净的。除了先进的仪器,便只有擦拭者才有发言权 。很多事情,很多东西即便是仪器也无法识别。

怎么没有一丝浪费光阴的感觉呢?先前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浪费大好时光,好象生命的过程只有动起来,才不觉得枉费了。看来真是老了......

儿子最近禁止我说两个字“老了”,但我最近也常常把这两个字提起,感叹很多的情节,都觉得自己的脚步,思维越来越放慢,低沉起来。昨天车上的收音机里有 一个互动的话题“从哪方面感觉自己老了”,我正在从我自己的生活的情节中搜索时,儿子把收音机关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不想听到,也不想让你听到,你一听了就会想很多。

我实在讨厌儿子这样的一种细腻的情绪,更确切地表达 是我不想被儿子看穿,读懂,或是他在我面前强大起来,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泥壶擦起来更是费事儿,落在上面的灰尘也恨不得能生根发芽似的,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努力地擦掉。灰尘是令人讨厌的,凡是清新、美丽、整洁的地方,都不适宜它的存在,也许,只有土地上才能留给它一席之地。

外面阳光明媚起来,看似晴空万里,但我知道,如果走出去,冷风依然会拂面而来,透过外衣,直入身体肌肤上的每一个细胞......

将擦拭好的茶具归类,摆好,希望尘土早一些时候落在上面,把它们捧在手里,慢慢地清洁的过程,也是心灵享受的过程,在慢慢地雕刻着我的时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