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

2015-06-16 18:46 | 作者:樱水寒 | 散文吧首发

他书写一段传奇,她书写一段等待

生命中,谁会是谁的路过?谁又会是谁暮然回首的等待。穿过季节的风,轻轻地带来一缕温馨回忆。转身,才发现,有的人已经铭记、刻骨。念起,便是心底最柔软的触动。

看着黄昏的街头,凌晗的心里涌起层层波澜。有个声音在一次次地呼唤,呼唤着心底百转千回的那个名字。是否,只有错过,才会明了错误。当初只道是寻常,如今……

有风,拂过街道。阳台处,那串紫色的风铃,奏响了华美的乐章。“叮铃,叮铃”随风,没有忧愁,似诉说一段古老的童话,似呤唱着岁月的歌谣……

风起,一段岁月在风中起起伏伏,带着欢笑、泪水,回忆,还有一段刻骨铭心……

——前言

(一)

“若水,你知道吗?这次去A城,我邂逅了一位女车手,那身材就一个字,正点!”凌晗将腿翘在沙发,整个人倚靠着沙发,一边吃着薯片,一边对着厨房里忙碌的彤若水嚷嚷着。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纠正着说,“错了,是两个字,正点。”说着,兀自笑了起来。此时,他的脸上有着一抹惊艳的笑容,似乎眼前已经出现了那个女车手的声影。

厨房里传来切菜的声音,客厅里的凌晗可以看到若水忙碌的身影,见若水不回答,凌晗又开口了:“喂,你说,我这次是不是得出手了啊!我好歹也28了,是该有个女朋友了,上次我回家,妈还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吓得我说第二天临时有比赛,连逃跑了。

彤若水与凌晗是哥们,当然,这哥们一词一直是凌晗的定义。

凌晗,越野俱乐部的顶级车手。彤若水,C城JAL时装设计师。

“怎么,这次心动了吗?”厨房里传来了若水的声音,柔柔的,听不出一丝波澜。

“是啊!”凌晗将一块薯片扔进了嘴里,大声应着,“那女车手外号‘随风’,呵呵,我外号‘追风’,你说,是不是挺有缘啊!”

桌子上放着一大包吃的,都是若水买来的。乐事的海鲜味薯片,农夫山泉的矿泉水,新鲜的苹果,这些都是凌晗喜欢的,也只有若水最清楚他的口味。凌晗时常笑着对若水打趣说,你上辈子和我肯定是恋人,不然我的喜好,你怎么会如此清楚。

随着凌晗的话音刚落,厨房里忽然传来“哐啷”一声。

凌晗鞋也来不及穿好,箭一般地冲向了厨房。一进厨房,就看见若水右手掐着左手,鲜血正汩汩地往外流。

不知道是鲜血刺红了凌晗的眼睛,还是看见若水紧皱的眉头,凌晗的心忽地一痛,嗓门儿也不由得高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说着,抓过若水的手,仔细地查看着伤口,伤口有些深,血,一滴一滴,落在地板砖上,鲜红,犹如青的色彩。

凌晗赶紧打开橱柜,找出白糖,小心地撒在伤口处。很快,白糖就被染成了红色。白糖顺着血水滴落,撒了好多,血才渐渐少了一些。

血流的没那么急了,凌晗的心才稍稍放了下来,但是心头依旧堵着,似乎比自己受伤都难受。

抬起头,凌晗看见若水,正凝视着自己,一双美眸噙着泪水,泪水在眼眶欲落未落,眼睛红红的。

凌晗心头又痛了一下,声音一下子柔了下来,“怎么了,痛吗?”

凌晗不问还好,这一问,若水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直往下落。

“怎么了?”凌晗一下子慌乱了,用手背轻拭着若水脸上的泪珠,关切地问着。

“你凶我。”若水哽咽着,委屈地说。

凌晗的心头犹如被针扎了一下。记忆中,从相识到现在,他就没有看见过若水的眼泪,在凌晗的心中,若水就是属于阳光的,眼泪是与她绝缘的。

“不哭,不哭。”凌晗安慰着,“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是关心你嘛!我心疼你啊!傻丫头!”凌晗说着,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若水的额头。

“走,我带你去医院包扎。”说着,凌晗拉着若水的手,向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在嘀咕着,“你这丫头,对自己下手也这么狠。”

(二)

若水任由凌晗牵着自己的手,脸红红的,心“扑通、扑通”跳动得厉害,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子。

三年,她用了三年陪伴着这个哥们,也默默地了三年。爱,从什么时候开始,若水自己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她动心了。于是,在每个相处的日子里,她会给他最贴心的温暖。她希望他懂,希望他可以后知后觉。

这份陪伴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习惯了一份倾诉,习惯了在岁月的烟火里共度青春激扬的时光

他,有他追寻的传奇。他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可以如风一般的赛车手。他也一直在为着这个目标奋斗着。多少次伤口,就有着多少次的触目惊心。每一次伤,就是一次经验、教训,他正在一步步成长,向着他心中的传奇,靠近。

她,有着她追寻的传奇。他,就是她心中的传奇。一次次徘徊,一次次靠近,一次次心伤,一次次欢笑,只愿他明媚若春,一世长安。

今天,知道他比赛回城,她特意去买了他最喜欢的菜,提前下班给他煲好了鸡汤。可是,他却告诉她,他遇见了一个女子,而且心动了。那一刻,心中的痛,只有她自己知道。

哥们!忽然,若水自嘲地一笑,多么可笑的一个借口,但她却为了这个借口默默陪伴了他三年的时光。

“其实,也没啥,不用去医院。”若水拉过凌晗,对着他摇摇头。

“什么……”凌晗的声音一下高了,话说到一半,似乎意识到什么,声音压了压,道:“去医院包扎一下,免得感染了。”说完,大步向着车库走去。

片刻后,凌晗开着他那辆拉风的跑车,“嗖”地停在若水跟前。

“上车。”凌晗对着傻傻发呆的若水叫着。

“哦!”

很快就来到了医院门口,这是小区卫生院,透过那道玻璃门,可以看到屋子里的人不少。

凌晗拉着若水的手,推开了门。见有人进来,正在给人把脉的中年男医生,用手抬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见是凌晗,问道:“你小子,又伤了哪里?”说完,又低下头,认真地把脉。

“不是我。”凌晗拉过若水的手,几步走上前,问:“今天处理伤口的医生是小刘还是黄姐?”

“不是你?”男医生再次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若水,问:“你,女朋友?”

“不是,我哥们!”凌晗不假思索地回答。

一句话,让若水微红的发烫的脸,如坠冰窖。

男医生脸上浮起一抹笑,道:“黄姐在里面,你带她进去吧!”

凌晗道了一声谢,拉着若水朝着另一扇门走去。进了门,只见一30左右的妇女正在给7、8岁左右的小孩换药。小孩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大人正在一边哄着。

凌晗拉着若水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候,凌晗打趣地对若水说:“等下要是疼,你可不许哭鼻子。”

闻言,若水脸上再次泛起潮红,“谁说的,你以为是你啊!动不动晕针!受伤了从不打针,每次都吃药。”

“呵呵!”吃了憋的凌晗忍不住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自嘲地一笑。

“你……”黄医生示意凌晗过去,话还没说完,凌晗就指了指身边的若水,“是她。手伤了,你看看,感觉挺深的。”

黄医生打量了一下若水,道:“不错,这女孩子不错。”

“啥啊?黄姐,这我哥们,别想多了,赶紧的。”凌晗催促着。

黄医生用棉球蘸消毒药水,对伤口进行着处理。痛意本已经淡了许多的伤口,由于药水的刺激,更痛了。若水不由得“嗞”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

“你轻点,轻点。”凌晗大声说着,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失态与关切。他将目光转向若水,不知道什么原因,若水一脸通红。

黄医生不理会凌晗,依旧低着头处理着伤口。很快,伤口处理好了,黄医生找来纱布和药粉,一边上药,一边叮嘱着:“记得明天这时候来换药,等下去拿点消炎的药。还有,一个星期不要沾水,辛辣的食物尽量不要吃。”

“知道,知道,你每次也是这样叮嘱我的。”凌晗道。

“你这小子。”黄医生白了一眼凌晗:“你以为女孩子和你一样啊,女孩子爱美,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若水连连点头,凌晗的眼中,有着一缕缕温柔的情愫在流动。

从医院出来,若水问:“你受伤了都是在这里包扎的。”

“是啊!你知道的,赛车时常磕磕碰碰的,以前都是你处理那些小伤口的,可你就是不肯离开‘风居住的街道’,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了。”

“哦!”若水若有所思的应着。

很快两人回到了屋子里,凌晗破天荒的主动给若水拿来了换的拖鞋,进了屋亲自给若水倒了一杯开水,放在茶几上。然后说:“你等着,我去煮饭。”

“啊!”暂的错愕后,若水低声喃喃地说了一句:“真好!”眉间轻展,所有的阴霾都消失不见。

看见若水开心,凌晗心里也满是喜悦,只听他笑着问:“一个人嘀咕啥啊?瞧你那傻样。”

若水抬起头,盈盈一笑:“真好。”

“什么?”凌晗听得一头雾水的。

“我说,受伤真好。有人拿拖鞋,有人做饭,有人等下洗碗不?”若水一字一句,脸上挂着狡黠地笑意。

“傻丫头。”凌晗低声骂道,手指轻戳了一下若水的额头。“这么不爱惜自己,以后你要真的想我做饭,我做你吃就是的,要知道,我一般不下厨的哦!”

若水听了,捂着嘴笑着,“就是不知道啊,所以想试试。一般不下厨,下厨肯定不一般。”

“好,你等着。”

(三)

若水端起水杯,轻轻地喝了一小口。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声影,往事在思绪中翻转……

三年前,若水刚刚毕业来到这座城市打拼。没有一个可以依靠家庭背景,她只能莽莽撞撞地靠着自己去寻找生活的出路。她是学设计专业的,凭借着自身优秀的条件,应聘为JAL小职员。这是一家国际知名的服装设计公司,刚进去那会儿,她就是一个端茶递水的小妹,但是她一直相信,是金子总会有着发光的时候。有泪的时候,抬起头,看看远方,看看天空,深吸一口气,揉揉自己发酸的鼻子。然后感受着风,轻拂过脸颊的清凉。

记忆定格在初遇的那天,每每回想起来,若水的嘴角总会勾起温柔的笑意……

五月,天高云淡。风,温柔地穿梭在街头小巷,带来春的温柔的气息。若水一身白色长裙,配上一双淡蓝色的高跟鞋,正认真地打量着街道上的门牌:“22、23、25……”忽然,她的眼前一亮,笑着跳了起来,“哈哈,一定是这里了。”她一边笑着,一边掏出手机,拨打着手机上的一个号码,很快,那边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扶额,挂机,若水暗骂一句,“倒霉。”要知道,来之前她还给房东电话了的,约了好几次,好不容易今天房东说有空,可是,现在怎么又关机了呢?

“这个小老头,真不讲信用。”若水骂完,一屁股就坐在的石阶上,脱下鞋子,一双脚踩在冰冷的石阶上。

这里很安静,似乎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小老头是若水杜撰的房东的形象,在若水想来,房东啊,就是像葛朗台那样的,小气、抠门,或者就是包租婆那样的,至少年龄上也得有个50来岁吧!现在,由于房东电话关机,使得原本猥琐的房东形象更是一团糟糕。

脚走得痛了,若水觉得十分疲惫,决定先歇歇。抬起头,看着天边的云卷云舒,将心轻轻地放开。忽然,她的耳畔传来一串“叮铃,叮铃”的声响。来不及穿上高跟鞋,若水迫不及待地朝着声音的源头寻去。

她只顾着抬头寻找,脚步一步步后退,终于,她总算看见了。那是二楼的阳台处,一串紫色的风铃,在风中奏响着最美的乐章。那声音,是五月最美的天籁。风铃是由许多贝壳组成的,似乎带着一丝幻,带着海的气息,穿透着尘世的喧嚣而来。

“你很喜欢?”凌晗接到一个女孩的电话,说要来看房子,今天刚好不用去车队,所以就应了下来。可还没到屋,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女孩子正朝着楼上张望,心中估计着应该是找房子的那个女子,可直到自己走到她的身后,她也不曾发现,似乎沉醉在一个人的世界了。晚风、夕阳,一身长裙的她,这一份和谐、唯美,让他都不忍打扰。等了许久,凌晗才忍不住轻轻地询问出声。

“啊!”若水被这忽然而来的声音吓得叫了一声,她捂着自己的心口,还来不及打量来人,就忍不住质问起来:“喂,你怎么这样啊!不声不响的,这样很不……”礼貌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若水就被来人的一个微笑给击败了。

一种似曾相识的惊艳,让若水停止了指责。阳光、洒脱,公子如玉当如是,陌上花开徐徐来。这是凌晗给若水最初的印象。

“姑娘是来看房子的吗?”凌晗询问中带着一丝肯定。

“是啊!”若水回答着,“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房东刚刚还和我通过电话的,可现在却关机了。”

“你是彤小姐。”凌晗微微一笑。

“是的。”若水低下头,为自己刚刚的失态羞红了脸。忽然,她似乎想起来什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彤的啊?”

凌晗摇摇自己手中的手机,笑着回答:“你给我打电话了啊!看你在我楼下徘徊,我猜应该是你。”

“你,你就是那个小老头……”若水吃惊地看着凌晗,脱口而出,话说到一半似乎想到什么,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什么?小老头?”凌晗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有我这么帅气的小老头吗?”羞得若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小老头。”凌晗再次念叨着这个词,眉梢都是爽朗的笑意,“还从没谁叫我这样一个名字啊!”

就这样,缘分悄悄地靠近。这条街是这座城市中僻静的地方,聚集着许许多多的打工一族。这里的房东多半将房子出租,到收租钱的时候就来了。凌晗最初一年的时间都住在这里,他说,喜欢这里的宁静。若水也喜欢这里,她把这条街叫做“风居住的街道”。最初,她也不知道是喜欢上了这里,还是恋上了他。她只知道,他开始一点一点走近了她的生活,走近了她的心里。欢乐、忧伤都满满地被他占据。

她用心去记录着他的喜好,感受着他的追逐、梦想与肆意燃烧的青春。他总会对她说起那些属于他的精彩,描绘着他心中百转千回的传奇。梦,在青春的赛道上,上演着属于一个叫做“凌晗”的赛车手的传奇。

她,就这样靠近着。将心底所有的情绪,小心翼翼地收藏。只为在一个有他的地方,去静静聆听属于他的故事,在心中描绘一个属于她自己的传奇。她等,等他暮然回首后灯火阑珊的恍悟;她等,等他将这份习惯与依赖化作最后的温情与后知后觉;她等,等一个他的传奇,等一个她的传奇。

(四)

回忆被凌晗的“开饭了”的声音打断了,一餐饭,在俩人的说说笑笑中吃得差不多了。当然,更多的时候都是凌晗说着他的精彩故事。若水很喜欢听他眉飞色舞地说着关于他赛车的点点滴滴。那一幕幕惊心动魄,随着他的描述历历在目。那些欢笑、汗水,她都愿意一起与他分担。她知道,那是他的梦,一直追逐的梦。他就是风一般的男子,这一路上,若水总是紧紧地追随着他的步伐,只是希望在他累了、伤了的时候,可以有一处歇息的地方。

吃完饭,凌晗主动担起了洗碗的“重任”。是谁说,厨房里的男人是最温情的。此刻,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他,若水只希望时光静好,携手到老。

若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打开电脑,网络里的姐姐便发来了无数条信息。若水笑了笑,心头涌起了一阵阵温暖。

说起这个姐姐,平时总会不声不响的存在着,但是只要若水心情不好,空间的一句说,即使只是一个问号,她都可以及时的知道,在最短的时间里送上一声安慰,一个温暖的抱抱。

“丫头,又去你的小老头那了!”晨曦发来鄙视的图案。

“是啊!姐,今天手受伤了。”若水回了一句,加上委屈的图案。

“怎么了?”晨曦急切地问着。

若水似乎可以听见这个姐姐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

“没事,做菜时,切伤了手指。”若水赶紧回答着。

“你啊!”晨曦恨铁不成钢的回复着,“也不知道那个凌晗哪里好,值得你这般相待。”

“我也不知道!就是恋上了。再说,我也不想问是否值得,因为,一旦我也忍不住问自己是否值得时,我知道那所有的付出已经不值得了。”想起凌晗说起的那个女子,若水的心头似被针刺痛了一般,鼻子一酸,泪忍不住悄悄地落下。她在心底对自己说,不许哭,不许哭。可越是这样,泪水越是肆无忌惮。

晨曦等半天没见若水回答,不由得急了,问:“丫头,咋了。”

一句话,若水的泪,落得更急了。“姐,痛。”泪水滴落在键盘,模糊了屏幕上的字眼。

一连串的绿色小人就一下子霸占了屏幕,看着那些小小的人儿,若水感受着网络那端传递来的温暖。

“你说,爱一个人不是想可以开心,可以温暖一些吗?你说你,何苦将自己弄得这么累,这么狼狈。”许久,晨曦才发来一句。

“姐,可是管不住心怎么办?”若水问道。

“不为情动,就可以了。”晨曦回答着。

“人皆有心,怎能不动。”若水委屈地说。

“是啊!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是动也得有方向,分寸,你说,你的小老头除了总是伤你,还做过什么?你每次伤了,流泪了,他知道吗?他不知道,你还得小心翼翼地将你所有的不愉快收藏起来,你这又是何必呢?”晨曦发来一个叹息的图片。

“我知道,这条感情的路注定了太苦、太长,也需要着太多的勇气,可是,姐姐,你知道的,他就是我心中的那个传奇,不管我是否在他的传奇里面,都注定了我用尽一生去读。”若水擦拭着眼泪。

“你真是无药可救。”晨曦叹息着

“无药可救就不救。”若水发去一个调皮的图片。

爱情中的弱者,总希望用自己的柔弱换取强者的怜悯,这本身就是一种痛苦。丫头,你执迷不悟啊!”晨曦语重心长地说着。

……

夜,一地阑珊。夜下的心语,只在黑夜里轻吟,他不曾来过亦不会懂得。那一份心痛,藏在了夜的最深处,不是不可以聆听,只是他从来不懂。

(五)

接到凌晗的电话时,若水正在吃饭,当看见是他的号码时,若水的心都雀跃了起来,扔下碗筷,就冲出了食堂。站在走廊上,平复了一下那颗跳跃的心,方才按下了接听键。想来,在那些看似平静的温馨相伴下,她是如何以“哥们”的身份隐藏那颗深爱的心。

“喂,水儿,下周五去鹿溪河原生态赛场,有一场大型的比赛,我报名了。记得你说过你家乡就在那里,正好回去看看,顺便给我加油,鼓气。我一定得拿下这次的冠军。”凌晗高兴地说着。

“好,我陪你去。”若水脱口而出。

“周四晚,不见不散。”凌晗声音里满是愉悦。

挂断了电话,若水才想起来,早上经理在部门会议上才强调了,最近赶一批货,休都停了。可是……

敲响经理的门,若水的左手攥着请假条,右手攥着一个字条。她想好了,经理批准的话,就拿出左手的请假条,要是不批准,那么她也写下了时下流行的那句辞职语: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怎么,有事?”经理姓唐,30来岁,是个干练的一把手。一张嘴是相当厉害,几句话常常把新来的员工说得直抹眼泪,但是业务却不得不让人佩服。

“是的,这周星期五到周日,我需要请假,有些私事要处理。”若水不卑不亢地说着。

唐经理看了若水一眼,问道:“请假条写好了没?”

从最初进公司,若水的能力,她的拼劲儿都是有目共睹的。她从未迟到过,从未请假过,对于工作一直兢兢业业的,所以,虽然是特殊时间,经理亦没有过多的为难她,反而说了一句:“玩就开开心心的玩,多放松放松。”

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当然懂得如何留住自己手下的心,她的不追问,更是让若水心中满是感激

若水将手中的请假条递上,由衷地说了一声:“谢谢!”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周四下班后,凌晗早早就在若水的公司门口等候了,拉风的赛车,加上阳光帅气的模样,惹得公司的女同事都对若水投去了羡慕、嫉妒的目光。

“我得回去换衣服,还有昨天去超市给我爸妈带了一些东西,都在屋子里。”若水说。

“好,不急。我陪你去。”凌晗笑着回答着。

凌晗将车子停在离街道不远的停车场,两人一起走进了那条“风居住的街道”。

“还记得吗?”凌晗笑着开口道:“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傻傻地看着我阳台的那串紫色风铃,还赤着脚。”

风,轻轻地穿梭在街道,一如那年的旧时光。美好,如初。

上了楼,凌晗在客厅等着。房间被若水收拾的很清爽,屋子的墙壁上,贴着各种服饰的设计图,都是今年的潮流前线,也有许多她自己设计的精品,还有这些年在公司拿到的大大小小的奖项。

凌晗也忘记了自己有多久没来这里了,一月、两月、三月……甚至更久。因为大多数时间都是若水往他那里跑,给他买东西,做饭吃。忽然间,凌晗觉得对若水的关心似乎太少了。

若水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了,此时的她穿着浅蓝色的上衣,搭配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披肩的长发,左手挎着一个淡红色的小包,显得格外的清纯可人。

风,带着丝丝清凉。俩人一同锁好门,走了出来。凌晗拿着大包、小包,那些都是若水捎给她父母的东西。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俩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若水很喜欢这样的相处,她看着窗外那些被渐渐甩在身后的群山,看着远方若隐若现的灯火,心想着,何时才可以拥有一盏属于她的最温馨的灯火……

经过一夜的行程,车子进入了小镇中心。若水被耳边的嘈杂声惊醒,醒来时看见车已经来到了小镇中心,人一下子显得格外兴奋。

“小老头,你看,村民都背着背篓,两边叫卖的、买东西的,是不是很热闹,这叫赶集。每个地方的赶集的时间不一样的,我们这里是逢单日子赶集,有的是逢双日子。我记得我小时候最喜欢缠着我爸爸妈妈来集市,那时候的好奇劲儿比现在浓得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喜欢热闹,还有好吃的。”说起往事,若水显得滔滔不绝。

“饿了没?”凌晗问道。

“恩。我们找个停车的地方,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不过说好了,我请客,你买单。”若水绽放着如花的笑颜。

“好,我买单。”凌晗爽朗地笑着。

下了车,感受着人潮的拥挤,凌晗主动牵起了若水的手。若水就仿佛蝴蝶般,带着凌晗穿梭在人潮中。这是一家早餐店,别看店面小,里面的客人真不少。说实话,这店铺没啥装修的成分,要真正按照卫生标准那铁定也是不合格的。店里来的都是附近来赶集的村民,纯正的乡音,听在若水的耳朵里格外的亲切。点菜是没有专门的服务员,客人都是自己到老板那里报上吃什么,然后老板做好了就有人端过来。若水问凌晗想吃啥?凌晗说,吃面条。若水对着老板嘱咐着:“老板,一碗水饺,一碗面条,记得面条不要加醋的。”

点好东西,俩人好不容易找了一处地方坐下。若水有些担忧地看着凌晗,压低声音说:“你不会嫌弃这里吧?”

“不会,挺好的。这里也热闹,但是不同于大城市的那种喧嚣,相反的,你看着这些淳朴的笑脸,听着他们的说笑,就仿佛忘记了世间所有琐碎的烦恼。”凌晗说。

听凌晗这么一说,若水心头的石头也算是落下了。店里虽然人多,但是煮东西的速度还是挺快的。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面条、饺子一起端了上来。

香味扑面而来,满满的一碗,不同于城市中的精致,色泽上也没那么多讲究,但是味道却是城市餐馆无法比的。“好吃吗?”若水笑盈盈地问着。

“好吃。你知道我一般不吃菜叶的,但是这里的菜叶感觉就不一样,吃起来有种淡淡的甜味儿在里面。”凌晗道。

“恩!我们这里的蔬菜都是乡里人自己种的,也就是人们说的纯天然、绿色蔬菜。”若水一脸自豪地说着。

“瞧你!”凌晗将纸巾递到若水面前,若水伸出手去接,可冷不防凌晗转手就将她嘴角的油渍给拭去了。他的动作很柔,很快,待若水反应过来,脸上火一般燃烧了起来。此时,她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就是一对热恋中的人,一切都那般的甜蜜、自然。

(六)

若水的家在山里,而凌晗明天中午才开始比赛,俩人决定先去若水的家。车子在山村公路上行驶着。清晨的风,微凉,带着山间特有的气息,让人心旷神怡。

“小老头,你是不是觉得这里有山路十八弯的感觉啊!”若水大声地说着。

“是啊!虽然我喜欢飙车,可有你一起好像都胆怯了!”凌晗说着笑了起来。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若水忍不住放开嗓子唱了起来。歌声,如黄莺一般穿透着山间的宁静。风,夹杂着阵阵的花香。公路边也会有茶田,绿油油的茶叶,一簇一簇地,像羞怯的小姑娘,悄悄地探出了头,聆听着春的声响。公路上时不时会看见背着背篓去采茶的茶农,一边走,一边说笑着。公路边,山上,各种花儿都着上了最美的妆容,簇拥着,赶着一场春的盛宴。

一路轻歌笑语,很快就来到了村子里。车不能开到家门口,若水让凌晗将车停在了一个伯伯的院里。若水的嘴甜,一路上叔叔、伯伯、婶婶叫个不停。

遇上的人,总会笑呵呵地问:“丫头,这是你男朋友啊!”

惹得若水总是满脸通红,大声地笑着说:“是公司的朋友。”倒是凌晗显得大方的多,与众人一一打着招呼。

“这里环境真不错。人们也很热情的。”凌晗说着。

小路上,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是啊!这里虽然条件没有城市里好,但是这里有着大自然另类的馈赠。野果、蘑菇、山鸡,这些都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若水的心情很好,给凌晗介绍着自己家乡的土特产。

走了许久,若水忽然指着一处小平房,对凌晗说:“到了,那就是我家。”

若水刚说完,就看见了在院子里张望的身影,扯开嗓子就喊了起来:“妈,我回来了。”院子里的人听见声音,就向着小路的方向走来,走的有些急。

若水也加快了脚步,忽然,一条黑色的狗猛得窜到了若水的跟前,凌晗一把拽过若水,若水忍不住笑了:“没事,我家养的。”

那条狗一上来,就围在若水的身前,亲昵地上蹿下跳。

“黑子,一边儿去。”若水呵斥着。那条叫黑子的狗似乎听得懂话一般,夹着尾巴跟在若水的身后。

凌晗始终一脸笑意地看着若水,他忽然发现,自己对于若水的了解真的很少,她可以沉静地为他煮一桌子喜欢吃的饭菜,她也可以活泼地犹如这大山中的精灵,可以放声歌唱,可以滔滔不绝地说着山里的趣事。

来人很快就到了,若水小跑着来到来人的身前,抱着来人,头依靠在来人的肩膀上,带着有些哭泣的声音,道:“妈,我想你了。”

若水的妈妈,用手轻拍着若水的后背,说:“傻孩子,这不是回来了吗?瞧你,还有客人,这么大了,也不怕客人笑话。”

若水不好意思地笑了,撒娇着叫了一声:“妈……”脸上一片通红。

妈妈暗自打量着凌晗,悄悄在若水耳边说了一句:“不错。”惹得若水直跺脚,脸上红晕更深了。

凌晗难得看见若水娇羞的小女儿模样,感受着她们母女间这份亲情的温馨。

一行人很快到了家里,若水的父亲也从外面回来了。若水对凌晗说:“山里简陋,你不要嫌弃就好,随意一些。”

凌晗笑着:“怎么会啊,我很喜欢这里的。”因为你在这里,凌晗忽然想说这样一句话,但终还是忍住了没有说。

若水莞尔一笑,“你坐着,我给你倒茶去。”

凌晗点点头,屋子里坐着的有若水的父亲,和看热闹的邻居,显得格外的热闹。

“小伙子,哪里人,什么工作?”若水的父亲开始拉开了话题。女儿的神情做父亲的可是看在眼里,作为父亲,肯定得为女儿把好关。

“c城,越野俱乐部车手。”凌晗回答着。

“哦!车手啊!前些日子,听说这里要进行什么赛车比赛,是你们车队吗?”若水的爸爸问道。

“爸……”若水端着茶走了过来,声音中带着一丝娇羞的味道。

凌晗接过茶水,笑着说:“没事,只是随便聊聊。”

若水的爸爸显得十分高兴,笑着说:“丫头,去屋子帮你妈生火,招呼客人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若水将目光转向凌晗,正好凌晗的目光也看了过来。“去吧,我和叔叔在这里聊天。”凌晗说。

“好,你随便一些,我去帮着做饭了。”若水笑着说。

时间在闲聊中一晃而过,凌晗感受着乡里人的热情与淳朴,他们想到什么就问什么,对大城市充满着好奇,声音也属于那种大嗓门儿,有着一种豪迈在里面。

“吃饭了。”若水围着一个围裙走了进来,对着大家伙儿叫着,此时,有些邻居嚷嚷着:“不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呢!”有的嚷嚷着:“我也不客气了,反正肚子饿了。”

桌子上都是山里人的家常便饭,但却是乡里人拿出的最好的东西。满满的一桌,满满的情意。

凌晗感受着一份融洽,感受着大家的热情,一餐饭吃得饱饱的。

……

山村的夜,是喧嚣的。狗吠声、虫鸣声、叫声……山村的夜,是寂静的。静的可以聆听世间一切天籁,聆听心底最深处的感动。这一天,这一夜,凌晗觉得,他恋上了这里的一切。

(7)

吃过早饭,若水与凌晗就得赶去赛场了。其实,离赛场不是很远,只是山路比较绕,得三、四十分钟。若水的爸妈说了也去,但他们不喜欢坐车,说是走小路,那样自在。

若水今天换上了这里的民族服饰,鲜艳的颜色,更是增添了一份灵动与秀丽。

这是一个土家族人聚集的地方。一路上,随处可见古老的吊脚楼。吊脚楼在岁月的浸蚀下,褪去了原来的色彩。灰黑的颜色,古朴中,透着一份沧桑,仿若一个睿智的老人,正暗自打量着这世间的桃红柳绿。

“停一下,停一下……”若水忽然对着凌晗大声喊着。

凌晗将车子靠着路边停了下来,问:“怎么了?”

若水打开车门,对凌晗喊着:“下车。”

下了车,凌晗才发现,路边有块很大的石头,石头的四周有香火的痕迹,有的香还没有燃尽。石头上挂着许多红色的丝绸带子。凌晗好奇地问:“这是做什么的?”

“村里人管这石头叫做‘神石’,据说,你只要对石头许下愿望,愿望就可以实现。”若水说。

“还有这样的石头?”凌晗笑着问。

“当然。我每次回家都会许愿,有时候车子不会停下,但是我依旧会在心底悄悄地许下心愿。”若水笑着回答。说着,她看了一眼凌晗,闭上眼睛,在心底悄悄地许下了心愿:愿他心想事成,一世长安。

睁开眼睛,发现凌晗正看着自己,心中微澜,对他说:“傻站着做什么?你也许一个吧!”

“说说,你刚刚许下的什么愿望?愿望里有我没?”凌晗打趣着。

若水脸上一红,抓住凌晗的手臂将他推到那块大石跟前,说:“这个不可以说出来的,你也试试嘛!”

凌晗笑道:“我们都没有香,你说要真有菩萨,菩萨会不会嫌弃我们。”

“心诚则灵,赶紧的。”若水催促着。

凌晗也学着若水的样子,在心底默念着:“祝这次比赛可以夺魁。”

阳光,明媚着心情,青春飞扬。

当凌晗他们赶到赛场的时候,场地上已经有工作人员在支起帐篷,安全线也已经拉了起来。路上、山坡上早已经人山人海。喇叭里时不时响起了工作人员安排工作的声音。由于人多,车子开得很慢,进入赛区后,凌晗找了一处地方将车子停了下来。

这是一处还未曾开发的原生态河流,河道就是今天的主赛场。河的两边还有涓涓细流,河的中间是干涸的沙地,有几株粉红的桃花迎风妖娆。远远地,可以看见工作人员已经在帐篷里开始登记了。

看着这样的赛道,几乎完全没有经过人工打造的痕迹,凌晗感觉着自己的热血在燃烧,在雀跃。他的眼中绽放着自信、渴望的光彩。

今天的凌晗无疑是耀眼的,一身火红的运动装,赛车也是火红色的。夺目的红,无疑是一个焦点。

“水儿,你在赛道外面等我,记得,不要进来,里面很危险的。”凌晗嘱咐着。

“好。加油!”若水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凌晗转身向着赛道的方向走去,忽然,若水对着凌晗的背影喊了一声:“小老头,注意照顾好自己。”

凌晗没有回头,伸出右手,对身后的人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若水紧紧地盯着那道火红的声影,直到消失在帐篷处,方才收回了目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一些赛车手已经开始试赛道了。车子犹如箭一般在河道上飞驰,溅起层层水花。山坡上、田坎上,围满了看热闹的山民。有的妇女抱着嗷嗷待哺的婴孩;有的老人拄着拐杖;有的茶农挎着一个采茶的包,一边采茶,一边瞅着赛道;有的年轻的姑娘们穿着一身民族服饰,撑着伞,看看手机,又瞅瞅赛道。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说说笑笑,有许多等累了,就干脆一屁股坐在田坎上,拉着家常,等待着。

见有卖水的,若水赶紧买下了两瓶,放进自己的背包中。她知道,等下凌晗比赛累了,肯定想喝水的。

赛道上,越来越多的选手开始熟悉赛道了。这是河野赛道,所谓河野赛道就是在河里设置障碍。还有一种称为山野赛道,就是在山道设置障碍进行比赛。

终于,若水看见了自己熟悉的那道身影,心仿佛快要冲出了胸口。直到今天,若水才明白,自己似乎从没有走进凌晗的世界。这里才是属于凌晗的世界,属于一个赛车手追逐的传奇。只是看看,就足以惊心动魄、热血沸腾了。

风,若风。若水的心,随着那道疾驰的影子起伏着。轮胎阵,过了!急弯阵,过了!水潭阵,过了!跷跷板……

忽然,凌晗的角度出现了稍稍地偏差,车轮被牢牢陷入了跷跷板特有的钢道上,由于车速过快,钢道被撞飞了一小块。

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了赛道上,若水想都没想,拉开安全线就向着赛道跑去,安全人员在身后拼命地喊着:“回来,姑娘,危险!”

若水充耳未闻,心头一片空白。还没跑近,就看见凌晗已经从车子里下来了,救险组的成员已经赶了过去。

凌晗站在一边看着工作人员开着吊车将爱车的轮胎弄了出来,冷不防身边传来若水的声音:“凌晗,你还好吧!”

凌晗一看若水,心头不知怎的,火一下就冒了上来,他吼道:“你怎么跑进来了,你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吗?出去,给我出去。”

“我,我……”若水紧紧地盯着凌晗,一时间,委屈涌上了心头。但是,她告诉自己,不可以哭泣,因为他要比赛,不可以分心。

“我想问问,你伤了没有。”若水感觉自己似乎快要崩溃了,虽然,她知道凌晗是关心自己,但心头,依旧堵得难受。

“我没事,你赶紧出去。这里很危险,你知道吗?再也不许进来了。”凌晗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声音缓和了些。

若水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凌晗,“自己小心。”说完,转身,离去……

(8)

经过抽签,凌晗抽到的是11号。真正的比赛开始了,坐着的人站了起来,玩手机的也赶紧将手机攥在了手中,车手们也都跃跃欲试。所有的眼睛,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在赛道上了。

“第一位参赛的选手是我们本次比赛的唯一的女车手,首先让我们大家为她的这份勇气喝彩。”主持人的声音响了起来,赛道的两边,几乎所有的人都鼓起了手掌。

阳光、掌声,飞扬的青春。

“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我们的女赛车手,她的外号随风。让我们大家一起期待她的精彩,让我们再次将掌声送给这位美丽的、勇敢的赛车姑娘。”主持人道。

又是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随风,她就是随风。”若水喃喃自语着。“她真的很优秀。”若水的目光看着那赛道上的车子,在心中想着。

“轮胎阵,不错!随风很平稳的过去了。好了,下面的急弯阵,不错!她又过了……”主持人的声音里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最后的一个阵叫做飞车台,这是此次比赛的精彩之处,选手可以选择绕过,因为飞车台需要的不仅是技术、还需要勇气。在最后的飞车台,随风选择了绕过,但尽管如此,她依旧依旧诠释了精彩的含义,做为女子,在这个舞台上,她足够的耀眼。

终点上,主持人对着走下车的随风进行了采访:“其实,不管这次比赛的名次如何,我相信,在大家的心中随风已经赢了,而且十分的精彩。那么请问,随风小姐,你现在最想说的是什么?”

随风拿过话筒,说:“我最想说的是,追风,我在终点等你!”这一声使得现场惊叫声一片。

主持人接过话筒,笑着问:“随风小姐,这算是告白吗?”

“当然,我的告白属于英雄,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随风用手指向了凌晗的方向。

“好,让大家一起来期待吧!好了,下面有请我们第二位参赛选手,清江野猫。”

若水坐在安全线外,耳畔响起了随风仿若告白的话语,想起了凌晗上次说的心动。一瞬间,她仿佛被完全阻隔在了他的世界之外,她不知道该如何靠近,该怎么靠近了,该用什么方式靠近。

随风,应该也是风一般的女子。他们在一起应该会有更多的话题,她是那般的阳光、青春,更重要的是,她也喜欢着凌晗。若水在心中百转千回地想着,痛,一点一点在心底蔓延……

赛道上比赛是那般的精彩,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有专业的摄影人员亦忙着寻找角度,捕捉精彩的瞬间,主持人的声音也随着精彩的赛事,越来越激昂。

“下面上场的是我们越野俱乐部的顶级车手——凌晗,外号追风。不知道,追风会不会让大家一睹飞车台的精彩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为我们的英雄鼓掌……”

若水的思绪,被凌晗两个字拉了回来,此时,凌晗已经站在了起点。汽车进行了检修后,随着裁判旗子的落下,车,如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什么叫速度,这就是速度。”主持人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轮胎阵面前,凌晗表现的实力确实让所有的车手自愧不如。

“急弯阵,过了,精彩!”

“水潭阵,天啊!还有什么可以阻挡勇士的脚步?没有,一往直前,追风,果真是风一般的男子。”

“跷跷板阵,精彩!他过去了。现在,我们的英雄追风,也将来到飞车台,前面所有的选手都选择了绕过,那么我们的追风,是否会给大家带来一场不一样的视觉上的饕鬄盛宴呢?”

近了,近了,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辆飞驰的红色车子上。

“精彩!”主持人大声喝彩着。

坐着的人站了起来,站着的人踮起了脚跟。掌声,四面八方响起!飞车,飞车,车子从飞车台跃起,真正如“飞”起一般。

沸腾了,这无疑是此次比赛的亮点。终点上,凌晗的车扬起一阵尘土。许多车迷都涌了上去。若水也向着凌晗方向走去……

电视台的记者对着刚下车的凌晗进行了采访,记者问:“凌晗,风一般的男子,我们的英雄,想问问你,此时你有什么感受?”

凌晗擦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水,说了一个字:“累!”

若水将矿泉水从背包中拿出来,握在手中,忽然,她看见随风在凌晗的耳边说了什么,凌晗似乎笑了一下,然后一个吻落在了凌晗的脸上。现场再次沸腾起来……

矿泉水落在了脚边,滚出了好远。若水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她知道,这是他的传奇,只是,他的传奇里没有她……

(9)

守候,需要多大的勇气?那么,离开又需要多大的勇气呢?凌晗始终不知道,他只知道,若水不见了,那一刻他的心有多么的慌乱。寻觅、回忆,一点一点肆虐着他的心。犹如风,忽然没有了方向,原来,爱的世界里,唯有两个人的传奇方才圆满。

一月、两月……

一年、两年……

凌晗又回到了了那条被若水叫做“风居住的街道”,原来风,就是他,因为他在,所以她不曾离开,只是,凌晗用了好久好久的时间方才明白。

黄昏,风再次摇响了风铃,“叮铃,叮铃”一如当年的岁月,有个女子,曾经一袭长裙,傻傻地凝望,曾经俏皮地叫着“小老头”……

“若水,你在哪里?”凌晗忍不住呼唤着,他想得入神,以至于没有发现门锁微微转动,一个熟悉的声影走了进来。

“小老头,我回来了”若水声音柔柔的,但难掩心中的激动。

凌晗回过身,如在梦里。将朝思梦想的人儿轻拥入怀,喃喃道:“你去了哪里?”

“其实,我一直都在的,Wind。”

“wind。”凌晗忽然明白了,在最近两年的岁月里,网络中总有个叫做“wind”的女子贴心的陪伴着,聆听着他的心语,聆听他和若水所有的故事。原来……

有风,穿过街道。风铃“叮铃,叮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