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说羊

2015-06-07 20:40 | 作者:无风无浪 | 散文吧首发

2015年农历乙未年是羊年。

在古代“羊”字与“祥”字通用,象征着吉利,羊年也就是吉利年。而且古代的“羊”字与阴阳的“阳”也是同义字,为此就有句祝福语叫“三阳开泰”也作“三羊开泰”。汉字的“美”就是借“羊”字创造出来的,即大羊为“美”。羊年生的孩子属羊,象征着吉祥、美丽。

羊是我国最早驯化的野生动物之一。我国早在五六千年前就开始养羊了,在3000多年前的周代养羊业就已很兴盛。北魏农学家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养羊》篇是我国现存的最早的养羊总结。南宋诗人陆放翁曾写一首《牧羊歌》说:“牧羊忌太早,太早羊辄伤,一羊病尚可,举群无完羊。日高露螨原草绿,羊散如云满川谷,牧童但螨竹一枝,岂必诗知草牧。”诗人以高度凝炼的诗笔道出了牧羊的要领,富有科学道理。

从形态上看,羊不如奔腾的骏马那样悍烈威猛,但它却给人以温顺、安祥、圣洁、可的感觉。羊羔吃奶时需要跪下,这是它的本能,人们借此抒发自己情感,于是便有了“羊羔跪乳”一词。文学家文天祥的《咏羊》诗中就有句“跪乳能知报母情”,展现了一个美好的义畜形象。

羊是人类的益友,它对于人的贡献从古到今都可以说是“功勋善世”,号称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澳大利亚的重要经济支柱就是羊。羊毛、羊皮、羊骨是重要的工业原料,我们用的毛笔、穿的毛衣、盖的毛毯、铺的毛毡哪一样不是取之于羊?羊肉是公认的美食,羊奶是哺育婴儿的最佳食品,羊在医药方面的用途也十分广泛,羊粪还是一种高效的有机肥料,许多农户靠养羊发了“羊”财,脱了贫,致了富。

羊是吉祥的象征,古代为秉公办事的官员树立高大的石碑撰写称颂的传文,那个石碑就叫羊碑,皇陵周围多立石羊,是吉祥驱邪的意思。广州市别称“羊城”,传说周夷王时,五仙驾羊自南海飘然至广州将五羊降落,表示把吉祥如意赐给民间,如今越秀公园内11米高的五羊石雕就是根据这个传说雕刻的。

羊是寓意吉祥的动物,历史上不少名人都属羊。历史上不乏属羊的名人,包括政治家曹操、唐太宗李世民、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资治通鉴》作者司马光和民族英雄岳飞等,当代莫言等名人都属羊。

在十二生肖中,“未羊”顺居为老八,“八”同“发”音,寓意吉祥。未羊生肖歌为“未羊顺居为老八,吉祥如意百事发。五羊衔穗风光好,跪乳行堪当夸。”在古代,羊与祥是通假字,表示如意快活的样子。与“羊”有关的文字很多,羊大为“美”、羊言为“善”、羊我为“義”。羊在甲骨文中约有四十余种字形,字形最明显的共同特征便是突出双角。《说文》说:“羊”,祥也。像四足、角、尾之形。汉字里最好的几个字,如美、善、祥等,都带“羊”字边,《汉字大字典》中,以“羊”为部首的汉字竟多达204个,充分说明其对先民生活影响力的之大,可谓占尽风光。

2015年是十二五收关及反腐倡廉的关键一年,说起反腐倡廉让人很自然地想起“羊续悬鱼”的故事。说后汉初年,羊续为南阳太守,有府丞送鱼给他,他把鱼挂起来,府丞再送鱼时,他把所挂的鱼拿出来教育他,杜绝了馈赠。后来用“羊续悬鱼,羊续悬枯、挂府丞鱼”来表示为官清廉,不受贿赂。在谦让文明的进程中,古代还有个“瘦羊博士”的故事。故事说后汉初年朝廷有个定例,每到年终举行腊祭时,皇帝特令赐五经博士每人一只羊。那是各地送来的羊,大小肥瘦悬殊,实在不好分配。管事的官员主张杀羊,称分其肉。博士甄宇不赞成;又有人主张抓阄,甄宇认为此举也可耻。就在大家争议不定的时候,他首先站出来挑了一只瘦小的羊,其他的人见状便不再好意思与他争议了,于是,分羊得以顺利进行。后来光武帝在召会群臣时幽默的说:“瘦羊博士何在?”消息一传开,京师都称甄宇为“瘦羊博士”。一时间,瘦羊博士甄宇让肥取瘦、谦让自律的美德在民间传为美谈。

有关羊的比喻,人们总爱和柔顺相联系。比如说怯懦,则以绵羊打比;说山路细小,叫羊肠小路;说凶险,叫“羊落虎口”;说尾大不掉,难以指挥,叫“使羊将狼”;还有课本上读到的《狼和小羊》的寓言,都强调了羊温顺的一面。其实,羊也有倔强的一面。前些时在中央体育频道看到一组苗族山寨里斗羊的画面,双方为争那上万元的奖金,那个“狠”劲,真的是触目惊心。两只体格雄壮的山羊,在角斗场上怒目相视,认清对手,然后转身跑到3-5米远站定,再转身相向迅跑,以大角相撞击,其撞击声犹如打桩,沉闷有力,很远都听的见。直斗得鲜血淋漓,仍然互不相让,其狠劲令人惊叹。

以前,作为六畜之一的羊主要是用来食用的,从庙会的祭祀,丰收的节庆,乡邻的贺喜,以及婚姻、寿辰的庆贺,乃至待客的羊肉汤锅等都离不开羊。所以羊大羊肥,则美则善,惹人喜爱,反之则不然。

其实,羊年跟羊并没有关系。中国古来一直用10天干和12地支的排列组合来纪年,12属相也是一种标记年份的方法。从魏晋以来,12属相才与人的诞生有联系,而这种联系也是当时的阴阳先生附会的,其实毫无意义。

先秦时期,人们对羊的个性有两个归纳:善良知礼;外柔内刚。羊“跪乳”的习性,被视为善良知礼,《三字经》开头说“人之初,性本善”,其中的“善”字从羊。甚至被后世演绎为孝敬父母的典范;外柔内刚也被引申出许多神圣的秉性,传说的始祖皋陶敬羊,《诗经?召南》中也有“文王之政,廉直,德如羔羊”的说法。在这里,羊与祥不仅仅是字的通假,而是羊身上被赋予的上述种种秉性使然。

古人把羊视为吉祥物,大致有三层含义:

其一,羊是“王”的象征。“羊”字去头则成“王”字,一些想成王的草寇英雄常以此预示未来。

其二,羊在六畜中是最讲礼义的。按董仲舒的观点,羊有好义、死义、知礼等品质。

其三,羊是美味的代表。古人以“羊”字引申为“美”字,本义是“味美”,说明是:“羊主给膳也。”

正因为古人把羊视为吉祥之物,因此也就有了许多与羊有关的习俗和传说。

古人还把牧羊与治国联系起来,从中悟出牧羊如牧人的道理。《列子》记载杨朱大谈治理天下之道,梁王说:“你一妻一妾都管不好,三亩的园子除草不净。天下那么好治吗?”杨朱说:“你见过牧羊人吗?百来头羊做一群,三尺童子挥鞭在后跟着,要羊东就东,要羊西就西,如果让尧在前面牵羊,舜拿着竹竿跟着,羊倒不肯走了……”杨朱的意思是说顺着羊性,牧羊则很容易;顺着民性,治民也非难事。古人说“牛性前顺,羊性前逆”,牛要人在前牵着,羊要人在后赶着,才会乖乖听话。

提到“羊”,不免也会使你想起历史上一个著名的成语故事——苏武牧羊。据《汉书?苏武传》,汉中郎将苏武奉武帝之命出使匈奴。匈奴单于背汉妄为,扣留苏武并遣其牧羝[dī]羊(公羊)于北海之滨,并扬言“羝乳乃得归”。苏武与羊群为伴,手执汉节,渴饮雪水,饿吞草籽或啃嚼皮带、羊皮片充饥。直至19年后,汉与匈奴再次和好,苏武才得返长安,受封典属国。苏武始终忠于祖国,不辱使命,表现出了大义凛然的堂堂正气闻名于世,从而也留下了羊伴英雄的千古佳话。

羊也是“和”文化的象征,古有“钟律和则玉羊见”的传说。清代喜欢用三羊组成工艺品,意寓“三羊(阳)开泰”。为一年开头的吉祥语,有万物更新的象征意义。因羊与阳在古音中同音可通假,加上羊形象可爱,性情柔中有刚。所以,人们以“羊”作“阳”的代号与具象符号,民间的绘画作品中,也用羊来表现“三阳开泰”的主题。旧时常用作新年起始的祝愿之辞。而“羊”与“阳”同音,久之便讹为“三羊开泰”。后人附会出“三只大角羊聚立于一处”之特定造型,成为妇孺皆知的吉祥之象。

当然,人们讲了羊这么多的好话,归根结底还是把它视为一种美味。在《广东新语》中说:“东南少羊而多鱼,故字以‘鱼’、‘羊’为‘鲜’。”“鱼”和“羊”结合成“鲜”字,折射出古人口福不浅。羊肉不仅味美,而且营养丰富。

羊肉为美食佳品,吃法很多 最大众化的吃法当数涮羊肉。在隆季节,坐在炭火熊熊的火炉前,夹上一片薄薄的羊肉,在滚开的汤里一涮,再蘸一蘸佐料,入口不腥不膻,鲜嫩可口,顿使人忘了室外寒冷,暖得浑身添劲。据说,涮羊肉的创始者还是元世祖忽必烈。相传元世祖忽必烈在一次南侵时,连续打了七天败仗,退到一座山谷之中。人缺粮,马缺草。大将军哈蜜史带领士兵,搜遍山野,捕捉到四头肥羊,献给忽必烈。忽必烈大喜,急令御厨烧制上来。没等羊肉烧熟送上来,饥肠辘辘的忽必烈跑到厨房,抓了一把切好的鲜羊肉片投入沸水中,用勺子盛起来,美美地吃了起来。他越吃越有味,感到从来没有吃过这等鲜美的佳肴。后来,忽必烈做了元朝的开国皇帝,就把这道菜钦定为“涮羊肉”。后来,这道适合兄弟民族口味的佳肴,也受到汉族人民的欢迎。

羊全身是宝,肉可作美味而食,其毛皮可制成多种毛织品和皮革制品。在医疗保健方面,羊更能发挥其独特的作用。羊肉、羊血、羊骨、羊肝、羊奶、羊胆等等可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载其功用“羊肉能暖中补虚、补中益气、开胃健力,治虚劳恶冷、五劳七伤。”金人李果说:羊肉有型之物。能补有形肌肉之气,故曰“补可去弱。人参羊肉之属人参补气,羊肉补形。凡味同羊肉者,皆补血虚益阳生则阴长也。”隋朝名医巢元方诊治麻大总管之病曰“风入腠理,病有胸臆,须羊肉蒸熟掺药之则愈。”祖国医学认为其性味甘温,入脾肾经,有益补气补虚、温中暖下之功效,因而可用于虚痨羸瘦、腰膝酸痛、产后虚冷、腹痛、寒疝、中虚反胃等病症的治疗。

羊年说羊,人们忘不了羊对人类的贡献。纵观羊的一生,它都是为了奉献人类。从物质层面来说,它四处奔波吃的是草,而奉献给人类的却是精美的羊肉、甘甜的羊奶、温暖的羊毛。从医学上来说,更是不可多得的肉食良药。从精神层面来说,因羊而产生出的那些美好的故事、传说,给人们以美好的寄寓与想象,使人们把吉祥作为人生追求的高境界和美好祝福。因此,人类没有理由不把羊看成是自己的好朋友,没有理由不对它怀有深深的谢意。

羊,祥也,羊年呈瑞,愿人人都能在羊年吉祥如意。(辽宁阜新 史庆有)

评论